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饮酒
    “那个张大爷了鸡翅对着跟他抢的齐大爷道:呵,你还欠我二百两银子呢?”

    “结果那个齐大爷说:哼,等会连本带利还给你!然后直接伸头,一嘴把那个鸡翅给啃了!”

    “哈哈哈!”厨房的众笑。

    上菜的小丫鬟学得活灵活现的,他们仿佛看到两个男人为了一只鸡腿翻旧账的情景。

    “还有呢!”

    “那个一直喜欢穿金戴银的余夫人抢到了螃蟹腿,然后她身边那个方夫人立即道:天哪,你金镯子掉进汤里面去了!”

    “余夫人低头说,哪里?然后那螃蟹腿就被抢走了!”

    “哈哈哈!”厨房里再次唱响着笑声,一阵忙碌过后,大家的心情总算是放松下来!

    “这算什么?”一个小厮抱着托盘出声。

    众人看向他,只见他晃了晃自己的脚,然后道:“那个书院的秦夫子,就是胡须很长的那个。”

    “他对身边的学子道:你的脚没了!”

    “那个学子没有反应过来,立马站起来,结果他筷子的鲍鱼就不见了!”

    “哈哈哈!”这次连李心慧都笑弯了腰?

    她一只手按着肚子,一只手搭砧板上道:“有你们说的这么夸张吗?”

    陈青云看着嫂嫂的面容,不知不觉也勾起了嘴角。

    两个小丫鬟蹦到面前来,激动道:“当然是认真的,我们都是吃饱了的,看到他们那个样子都想咬舌头!”

    “老夫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呢,我看着她到是想抢的,可一直忍着!”

    “我估计她明天不会放你走了,嘻嘻,陈娘子别走了,教教我们做菜吧,真的太好吃了。”

    两个小丫鬟一左一右地拉着李心慧的手,目光亲昵又崇拜。

    李心慧摇了摇,缓和了一会才忍住笑意。

    “你们想学可以来书院,或者书院放假我来教你们!”

    “只要你们喜欢我做的菜就行!”

    “喜欢,当然喜欢了!”两个小丫鬟还没有说完,只见董婆子满面红光地从外面走进来,眼里全是笑意!

    “刚刚那个张夫人拉着我的人问道,那鸡不是没有破肚子吗?那香菇从哪里放进去的?”

    “我忙着回来,没空解释呢,就跟她说从!”

    “她当时都傻了,喃喃自语道:难不成我吃了鸡屎?”

    “噗!”

    “哈哈哈哈!”

    这一次连陈青云都没有忍住,大厨房全是震耳欲聋的笑声,久久不歇。

    柳家忙活了到了亥时,除了留宿的近亲,其他的宾客方才慢慢离开。

    这一场宴会柳家出尽了风头,所有宾客临走时依依不舍,恨不得在柳家继续吃个三天三夜。

    柳夫人嘴上满面笑容,心里却催促着快走。

    实则磨不过那些手帕交和亲眷,便将李心慧的身份给透露出去。

    一时间,云鹤书院陈娘子之名如雷贯耳。

    等到众宾客散尽,柳老爷子喝醉了被人扶去歇息。

    柳夫人也想扶婆婆去歇着,自己也好躺躺。

    谁知道柳老夫人丝毫没有睡意,屏退了下人道:“那位陈娘子可还在?”

    柳夫人愕然地点了点头,摸不准婆婆地心思。

    这么晚了,要说见人家也不急在这一时。

    “咳咳你去请她帮我做碗寿面来!”

    “啊?”柳夫人意外出声,看着婆婆那忸怩的样子,似乎像是没有吃饱啊?

    “噗!”

    “娘,你不会没有吃饱吧?”

    柳夫人向来心直口快,想到什么说什么!

    柳老夫人的脸黑了黑,要说她不喜欢这个儿媳妇,也不是因为她的出身。

    而是她这个不会察言观色,婉转迂回的性子。

    “嗯,她们抢太快了。”

    柳老夫人陈述,按理说儿媳妇也该顺杆下了。

    谁知道柳夫人闻言,当即撸了撸袖子道:“早知道我就跟娘坐一桌了,我们那一桌,两位姑妈都不是我的对手!”

    柳老夫人的脸再次黑了下来。

    而且,还有点沉。

    “咳咳”

    “那我去大厨房看一眼。”

    后知后觉的柳夫人逃之夭夭,瞬间消失在柳老夫人的面前。

    柳老夫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早就馋得不行的嘴里口水逐渐多了起来。

    宴会结束以后,李心慧又炒了几个小菜跟大厨房的厨娘小厮们吃起来。

    董婆子在柳家多年,深得信任不说,府上的众人对她也颇为尊敬。

    她拿了两壶好酒出来,大家挨着坐了三桌。

    “今天辛苦陈娘子了,陈娘子让我们大厨房的出尽了风头,来,大家跟我敬陈娘子一杯!”

    董婆子豪爽,当即对着李心慧举起了被子。

    小厮丫鬟们贪吃了一天的美食,又得了不少赏钱,更重要的是真正见了世面了。

    一时间,众人心悦诚服地举杯,遥遥地敬着李心慧。

    李心慧不善饮酒,可这些家伙的目光真诚又明亮,热忱又崇敬。

    她举杯,爽朗而笑道:“今日大家都辛苦了,吃了这一顿,好好休息。”

    大家一饮而尽。

    男女不同席,陈青云看着嫂嫂滚动的喉咙,她喝醉的时候闭着眼睛,用力灌入。

    而且当那烈酒入喉时,她立即闭紧眼睛,好似想快点速结束**不适的感觉。

    众人开始吃菜,自然少不了一番赞美。

    陈青云一直暗暗关注嫂嫂,见有人敬酒,他便连忙起身。

    然而嫂嫂并不肯再喝,脸颊微红的她看起来不胜酒力。

    陈青云再次坐了下去,却时时刻刻都盯着,怕有人给嫂嫂灌酒。

    李心慧当真不是喝酒的料,那酒气也散发得快。不一会,只见她眼睛都红了,掩面而笑的时候,娇羞得像一朵明媚艳丽的桃花。

    周围的小厮眼睛都看直了,要说美人,柳府那些二八的丫头们个个面如。

    然而那皮肉跟泥捏的一样,一点趣味的都没有。

    这位陈娘子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非常好看,甜得像个要糖吃的孩子。

    可她收敛笑容时,恬静淡雅,明媚动人,像是枝头上的桃花,泛着珠玉般的光芒,有着沁入心间的香气。

    “要是能娶到这样的美娇娘,死也甘愿了!”

    一个小厮痴痴地道,陈青云转头,目光凌厉!

    身边的人连忙拉了那个小厮一把。许是暗暗窥探的心思被发觉了,那个小厮羞愧难当,连忙低下头去。

    陈青云看着嫂嫂撑着下巴跟身边的人说笑时,那一双眼眸潋滟逼人,勾魂夺魄。

    他忽然有些坐不住了,不想她的美在这明亮的灯影下清晰入目。

    开心一刻:

    青云:别喝了!

    心慧:我是在给你机会!

    青云:这是在别人家,我找不到门路!

    心慧:不用你找,我自己来!

    青云:你知道我说的是啥吗?

    心慧:那你知道我说的是啥吗?

    三爷:知道这两人说的是啥吗?

    读者:知道,我们都不纯!

    哈哈哈哈

    昨天晚上小四的新闻铺天盖地,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还是很喜欢他的文字,悲伤逆流成河都看了两遍。

    我真心希望,你们看完以后出去,不要说被我压得惨无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