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柳家寿宴(加更)
    陈青云奔波一早上,如愿在东街找到一月三百文钱的小铺子。

    上面有一个二楼,可以住人。

    村里那些人也不会一下子拖家带口地来,只有看得见银钱,才会自寻考虑。

    方有为他们一行人来的时候,先去书院看了自家孩子。

    结果瘦瘦小小的几个孩子在书院一月,竟然长高了不少,而且壮实有劲,脸色明显好看了很多。

    父子相聚,李心慧索性让他们去定南府好好玩玩。

    几个孩子在书院吃香的喝辣的,在大厨房有长康带着,每样细细说来头头是道。

    方有为等人总算是放心了,也埋下了一颗跟随的决心。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陈家村陆陆续续宰了十几头,除了送去书院的,每天他们在市集也要卖不少的肉。

    周围客人都知道他们是给云鹤书院送肉的,卖的时间虽然短,但回头客却非常多。

    这五人厚道老实,从不缺斤短两的,渐渐的生意越来越好。

    四月二十二的时候,柳夫人来书院找齐夫人,说是请李心慧帮她安排一下家里老夫人寿宴的菜式。

    寿宴在四月二十五。

    齐夫人自然满口答应,李心慧也没有拒绝。

    于是菜单提前准备,由李心慧捋定,一共十九道菜,席开六十桌。

    而预算则是两千两。

    为了准备食材和配料,李心慧头一天晚上就去了柳家。

    柳夫人给李心慧安排在了西厢房,给她拨了两个小丫鬟随身使唤,以防有什么遗漏的!

    因为家里老人寿宴,柳成元便请了一天的假。

    而陈青云也破天荒地跟着请,两人下学以后,直奔柳府。

    柳家的院子很大,光是的小院都有十几个。

    主院跟客房完全分开,夜晚落锁后更是像比邻而居。

    夕阳的余晖洒落下来,树影重叠的阴影显得昏暗不明。

    柳成元一边朝前走,一边苦口婆心道:“不穿下人衣服行不行?你想待在厨房就待在厨房呗,我家下人嘴的!”

    陈青云默不出声,目光定定地看着柳成元。

    柳成元败下阵来,带着陈青云先去拜见了他奶奶。

    慈眉善目的老人,眉峰有些犀利,笑得大方得体。

    指挥着丫鬟给陈青云搬凳子,又上茶又上点心,热情好客。

    陈青云带着自己的一副仙鹤松柏图祝寿。

    长长的画卷铺开,连绵起伏的群山巍峨耸立,若隐若现的仙雾笼罩而下,那笔直耸立的苍松姿态优美,形态各异。

    缥缈的云雾上,一对仙鹤昂首入云,双翅如展开的疾风扇面,清风相送,直入云霄。

    仙福永寿

    群山连绵有时尽

    仙雾渺茫云初始

    愿如苍松立百年

    化身仙鹤踏云霄

    子恒敬献于柳太君甲子寿诞。

    柳老夫人原本看那画的意境就很是喜欢,再看这诗豪气冲天,心怀海纳,当即连声道。

    “笔锋凌厉,苍松虽老,姿态挺拔。仙鹤成双,直飞入云,巍峨群山,缥缈云雾都成了点缀,唯独这鹤,这松,最得我心!”

    “好,很好,这么好的礼物可不能要回去啊!”

    柳老夫人笑道,连忙让丫鬟收起来。

    陈青云颔首轻笑,谦逊道:“青云资历尚浅,画不出什么好的意境来,让老夫人见笑了!”

    柳老夫人闻言,摇了摇头道:“你这意境估计也只有齐院长可以点评了,我觉得很好,比成元画得好!”

    “奶奶说得对,这个意境我可画不出来。”

    “你就别谦虚了,我奶奶是火眼金睛,看什么都准得很,她说好就是好,指不定以后还能给我儿子当传!”

    柳成元嬉笑道,却不知一语成谶,这幅画后来一直都是柳家的传。

    当然,这些乃是后话。

    松翠堂里再如何热闹,李心慧都是不知的。

    给柳府准备寿宴,这是她在定南府城走出的第二步。

    像是一道高高的门槛,能不能过去,就得看她的本事了。

    光是贺寿九碟就含了五谷杂粮和四色点心,其余的冷热菜,汤,长寿面都要花费心思。

    最好一鸣惊人。

    柳家的下人十分有规矩,动作快,手脚麻利。

    李心慧负责指挥,四更天起来她很快便备好食材。

    柳家在定南府赫赫有名,凡是在定南府数得上号的人家都会来。

    柳府的大厨房井然有序地忙着,李心慧用萝卜在雕花。

    六十桌席面,她一个人得雕六十个。

    谁也帮不了她。

    专注,认真,动作飞快,一双手灵活地在那萝卜上转着,手里的刻刀时而换小,时而换大,周围的人看得目不转睛,却不敢上前打扰。

    柳成元送陈青云来的时候,厨房里的那些丫鬟婆子连忙福身喊道:“大少爷!”

    “都忙去,没事!”

    柳成元挥了挥手,看着陈青云堂而皇之地踏入了大厨房。

    他站在门口,想喊,又突然不知道喊什么,咬了咬唇后,对着大厨房的管事柳婆子招了招手。

    两人走到厨房门口的墙角,柳成元道:“看到刚刚跟我一起进去的那个小厮了吗?”

    董婆子点了点头,她当然看见了,又不是她的人。

    “嗯,那就好!”

    “等会你不用管他做什么,他要跟着那个陈娘子也行,反正你不要叫他做什么?”

    “他是陈娘子的弟弟,怕陈娘子受欺负才来的。”

    柳成元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下午老师和学子们都会来,到时候

    青云跑到他家大厨房干活去了,这种话他怎么好意思说?

    而且青云早上才跟他和奶奶吃过早膳,要不是今天人多眼杂,大厨房又新添了不少人手,青云一定会非常扎眼。

    董婆子在柳家那都是几十年了,什么眼力见没有,当即保证道:“老奴知道了,少爷你赶紧去跟老爷夫人招呼客人吧!”

    “那位陈娘子很是厉害,现在还不忙,老奴想去看一会!”

    董婆子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

    柳成元无语地看着进进出出的下人们,扬起的手慢慢垂下。

    他也想看好吧,那玩意比木雕看着都带劲。

    问题是今天他是主人家!

    !

    柳成元在心里又憋了一句脏话,随即往前厅去。

    开心一刻

    青云:此诗篇为作者原创,大家鼓掌

    心慧:此画境为作者虚构,大家鼓掌

    三爷:此二人乃为作者,大家鼓掌

    读者:诗好,画好,一一般

    青云:,我哪里不好了

    读者:文弱书生,不会武功,差评

    青云:作者,我继续两个月,给我一位高手传授武功!

    三爷:这个可以有

    心慧:擦,那我哪里不好了

    读者:干干偏偏,迟迟不睡男主,差评

    心慧:作者,青云借你睡两个月,我要肤白貌美,胸大臀翘

    三爷:心慧你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