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旖旎之梦
    陈青云将要给陈家村寻个安全可靠的落脚点,既像铺子,但又不能跟铺子一样贵,既可以屠宰,又能居住的地方说了以后,场面顿时一阵静谧!

    柳成元翻着白眼,一副此事他无能为力的表情!

    谢明坤嘴角微抽几下,转动的眼眸却看到陈青云袖子里藏着的宣纸。

    往前走了两步,谢明坤调侃道:“这还不简单,珍明家的铺子房屋最多,让他给你腾一间不就好了?”

    张华闻言,当即道:“我爹之前在书院附近给我买了一处院子,那个地方不在巷子里,屠宰很方便,而且临街,也可以当铺子用。”

    “租金多少钱一个月?”陈青云问道,张家的房子是好,不过租金应该不便宜。

    刚刚进城那几家未必会舍得银钱!

    张华挠了挠头,懵着脸道:“不知道啊,我爹花了六十两银子买的。”

    “哈哈!”

    “蠢蛋,六十两买来的,租金一个月最少也要500文钱的租金!”

    柳成元大笑,不过随即住了嘴。

    他突然反应过来,陈家村那些人应该拿不出来。

    陈青云皱了皱眉,太贵了,那些人根本不会租的。

    “我明天再出去看看!”陈青云颔首,决定还是自己去找找。

    谢明坤再上前一步,面色微沉道:“书院附近寸土寸金,一两百文想找到可以屠宰又能居住怕是不可能了!”

    “不过西街那边到是可以,不过是要走半个时辰左右,我相信那些人一定会愿意的。”

    陈青云想了想,西街多是牙行暗娼,屠宰肯定合适,可如果说到居住,又有点不太安全。

    说到要走的话,东街也可以,虽然稍微贵一点,不过还可以临街,而且

    “哎呦,看看子恒藏的是什么?”

    突然蹿过去得手的谢明坤扬起手里的宣纸,跑得比兔子还快。

    陈青云瞳孔剧缩,当即反应过来的他面色阴沉,呵斥着谢明坤道:“快拿回来给我!”

    陈青云的声音尖锐刺耳,谢明坤皱了皱眉,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陈青云这般慌张的样子。

    柳成元和张华挡在谢明坤的面前,兴奋地大喊道:“快打开啊!”

    “就是,快点啊,顶不住了!”

    兴奋的两人目光贼亮地盯着宣纸,仿佛看到了藏宝图一样!

    谢明坤看着陈青云那阴沉如疾风骤雨的眼眸,手一抖,那宣纸就掉在了地上。

    白如雪的宣纸,黑如夜的眼眸。

    鲜明的对比,看着单调乏味,只有一双活灵活现,含悲带泪的眼眸,脸都没有,根本看不出来是谁?

    陈青云推开发愣的柳成元和张华,将画捡起来,然后压入自己厚厚的书籍当中。

    谢明坤明显察觉陈青云是真的生气,他那眼眸里黑沉沉的,寒意四起。

    他一直都觉得,陈青云是看着温和,瞧着卑谦。实则心思深沉,韬光养晦。

    他是大家族里出来的人,腌臜的事情见得多了,心思自然比旁人深些。

    可放眼身边这些学子,他唯一看不透的人,就只有陈青云。

    看似朗朗清风人如月,实则晦涩暗沉心似海。

    “走了!”谢明坤对着张华招了招手,率先出去。

    张华也察觉气氛微妙,当即跟着谢明坤跑出去了。

    柳成元尴尬地站在原地,回首对着陈青云挤了挤笑脸,赔笑道:“呵呵,明天我陪你出去啊!”

    陈青云没有理他,而是掏出从嫂嫂那里得到的钱袋,随手扔给了柳成元。

    “呃?”

    柳成元拿着那钱袋反复看,上好景泰蓝蜀锦,针脚细密,收口的带子上吊着两颗红玛瑙。

    “什么意思,送给我的吗?”

    柳成元掏出自己那个藏青色的钱袋,貌似旧了。

    档次就不一样,问题是,陈青云是送他的?

    柳成元觉得这惊喜好突然啊!

    “以后不准乱翻我东西!”陈青云告诫,今日谢明坤那一手提醒了他。

    日后什么画像之类的,只要还在书院里面,他便想也不要想。

    而他也是时候,应该弄些银钱,给嫂嫂和他安个家了。

    柳成元得了一个好荷包,心里舒坦了许多,当下便道:“跟你住了这么久,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别说你的,就是我的,也都是柳我整理的。”

    陈青云颔首,真正坐下来抄书了。

    心乱的时候,他只有一遍一遍地写,努力将思绪沉浸到书本之中,他才能真正静下来。

    这,陈青云很晚才睡下,迷迷糊糊中,他梦见嫂嫂拿着软尺在他身上量着。

    她巧笑嫣然地看着她,白皙细腻的手指在肩头,腰腹,脚踝徘徊。

    他隐隐升起了一股渴望,恨不得嫂嫂的手能够多在他的身上停留一会。

    仿佛有一片羽毛在颤动的心间挠着,那种痒痒的感觉,欲罢不能。

    陈青云醒来时,发现亵裤支起了帐篷,而他被子早已被他踢到一边。

    慌忙坐起来的陈青云看到柳成元那只懒还在贪睡,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陈青云若无其事扯过被子,缓缓地躺了下去。

    额头密集汗珠渐渐风干,身体急聚的温度散去,陈青云却还一直躺在被子里。

    早课的铃声在耳边响了起来,柳成元猛然惊醒,一边翻床,一边穿衣服大骂道:“我,子恒那个没良心的竟然不叫我?”

    等他穿好衣服,一转头发现陈青云侧身目光阴测测地看着他。

    “我去,吓死我了!”

    “你生病了吗?”柳成元先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

    陈青云总是起得最早的,也从不会缺席早课。

    “今日是假日!”陈青云友好地提醒!

    “啊?”

    柳成元摸了摸凌乱的发丝,胸前没有系好的领口摇摇欲坠。

    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柳成元再次到道:“寻常放假我都是回家的,这一次不是你说帮忙看着嫂嫂吗?”

    “吓死我了,我梦见早课的铃声响了,突然惊醒!”

    陈青云没有理会柳成元的嘀咕,他面色如常地起床洗漱,然后出门。

    等到他走以后,柳成元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往常就算是假期,子恒也必定起得很早,他甚至于彻夜不眠都不会晚起!

    所以一定有事!

    开心一刻:

    青云:男人都是衣冠,脱了裤子谁也拦不住!

    心慧:尿急

    青云:非也,再想想!

    心慧:尿频

    青云:跟尿没有关系!

    心慧:啊,我知道了!

    青云:说!

    心慧:拉肚子!

    青云:说好要压我的,你怎么就想不到呢?

    心慧:我对急于送货上门的不感兴趣!

    欲哭无泪的痛苦,比脱了裤子却遭人更惨呜呜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