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让她收用
    杨素珍拍拍走了,留下三个面色尴尬的人坐在一起吃含桃。

    李光庆不善言辞,微妙的气氛让他有些坐不住,索性抓了一把含桃拿着鱼竿钓鱼去了。

    丝毫没有觉得,他这样的行为有何不妥,反而还有一种轻松自在的感觉。

    陈青云忘记上一次吃嫂嫂家的含桃是什么时候了,反正他记得吃过好几次,都是李亲自送到他们家的。

    有一年,他爹带他去摘过一次。

    他清楚地记得爹爹说,以后要一颗含桃树陪嫁,因为嫂嫂最爱吃。

    那个时候他还年幼,嫂嫂也不过是扎羊角辫的年纪。

    可世事难料,一晃眼,他们都这般大了。

    “村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心思不正的都剔除在外,剩余以后应该会以为主!”

    “我明天去寻一处地方,等那五个孩子的爹娘在府城站住脚,嫂嫂便可以收为己用!”

    陈青云只字不提刚刚听到的事情,温和的面容配上清透的眼眸,像是不谙世事的少年。

    李心慧意外地抬眸,她是想收用点自己人。

    那个几个孩子都是好的,勤奋好学。

    然而她摸不准他们的父母为人,所以便一直没有正式收为徒弟。

    陈青云每一次都能猜准她的心思,而且还努力地对她给予帮助。

    他其实真的很好!

    贴心又暖心!

    “不论做什么,起步的时候总是很会处处受限。”

    “我预计到你秋闱时,我便可以放开手脚了。”

    李心慧袒露,之前她去知府衙门赚了五百文的外快。

    那位萧将军给的足足有五百两,但是她一直都没有花,因为那个钱不是属于她的。

    将贴身收着的钱袋拿出来,李心慧对陈青云道:“这个是之前去徐大人家做菜,那位萧将军给我的。”

    陈青云看到那个钱袋很不一样,上面收紧的带子上还有两颗红色的玛瑙。

    钱袋不鼓,显然放的是银票。

    陈青云接过,里面有五张银票,都是一百两一张的。

    不愧是统帅,当真大手笔。

    陈青云把钱袋留下,把银钱递给嫂嫂。

    “呃?”

    李心慧有点傻眼,不知道陈青云拿那个钱袋干什么?

    “嫂嫂为我陈家做的,已经够多了。”

    “这些钱,嫂嫂想如何处理青云都不会过问的。我在天有灵,也会赞同青云的选择。”

    陈青云捏紧那个钱袋,深幽的眼眸闪过一抹暗沉。

    李心慧到是觉得无所谓,横竖她并不打算花那笔钱。

    “你什么时候要用了跟我说,这些钱我不会动的。”

    “柳公子说你还熬夜抄书?”

    李心慧皱眉,把自己的钱袋递给陈青云,那里面有几百文,虽然不多,但小用足够了。

    陈青云看着那绣着玉兰花的钱袋,精致又漂亮,让他忍不住想伸手去摸。

    将嫂嫂递过来的钱袋推回去,陈青云道:“抄书是提升学识,就算不给书斋抄,老师也会让我自己抄的。”

    “笔墨纸砚书都不缺,用不到什么钱。”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真诚的样子,点了点头,收回了钱袋。

    她想着抽空去买几匹布料,给陈青云多做几身新衣裳。

    衣食住行解决了,其余的问题不大。

    支起的窗户透进缕缕清风。

    一摞的宣纸都抄完了,柳成元愕然地看着那个自从回到寝房就埋头急书的陈青云,疑惑道:“子恒,你就跟我说实话吧,是不是陈家村那帮村民给你气受了?”

    “要不你折腾自己干嘛,要不我带珍明,玉衡他们两个给你找场子去?”

    陈青云不语,仿佛浑然不觉柳成元在说话。

    柳成元气闷,用力地摇着扇子道:“莫非是有人找嫂嫂的麻烦,你不好出面?”

    陈青云猛然抬首,目光晦暗地盯着柳成元。

    急骤的暴风雨雷鸣闪电,柳成元被看得瘆得慌,一只手伸到门边,提腿就跑。

    边跑边道:“此番你心思太重,我唯有请教玉衡去了!”

    陈青云不理,然而却停顿搁笔。

    他曾真的以为,嫂嫂过来给守寡虽是情愿,却也是形势所迫。

    出事以后,他娘大受打击,一病不起。

    那二十两的抚恤银子给娘治病,给办了一场丧事,寥寥无几。

    陈家急需银钱支撑的情况下,原本定了亲却无缘结亲的李家本该归还定礼。

    结果李家拮据,送了嫂嫂过来守寡!

    可他没有想到,一切都是姨父跟嫂嫂合谋而为。

    姨母那个人占强好胜,风评一向都是斤斤计较,寸步不让。

    他之前一直觉得姨母重男轻女,对嫂嫂并不太在乎,可原来姨母竟然想要卖田地?

    嫂嫂是真的很喜欢。

    她是真心来陈家守寡的。

    她可以为了,忍受孤独寂寞的日子,也可以为了悬梁自尽。

    他始终都忘不了嫂嫂当日看他那种哑然悲悭的目光,仿佛那一瞬间,生无可恋。

    陈青云再次俯首,可晕开的墨迹沾染了宣纸,他却什么都写不出来。

    他突然想作画,画一双眼睛。

    情不自禁地动笔,细致缓慢地描绘,那眼眸之中无怨,无恨,无喜,只有无尽的悲。

    是为她自己无依无靠,进退两难而悲,是为他卑鄙拙劣,强势靠拢而悲。

    漆黑如墨,晦暗浮沉,他看得透,又仿佛看不透。

    陈青云猛然回神时,只见他白色的宣纸上,一双眸色深深的眼眸怔怔地望着他。

    似悲,似怨!

    “有你们两个在我量他不敢动手的,我们可以好好逼问一番。”

    柳成元高亢的声音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快速而来。

    陈青云慌忙拿书压着宣纸,又惊觉那样太过显眼,慌忙之中将那画连忙折起来,了衣袖之中。

    “呵,现在你不敢瞪了吧?”

    “我们现在可是有三双眼睛!”

    柳成元进门看到陈青云坐得笔直紧绷,一副企图掩饰什么的样子?

    谢明坤打量着陈青云的神情,似乎隐隐可见惊慌的痕迹!

    眼眸微动,谢明坤道:“子恒,你要是遇到什么难处,我们三个不会坐视不理的?”

    “是啊,我们不行还有老师呢?”张华帮腔,没有心眼的他压根没有觉得陈青云怪异。

    只不过看到那抄好的一摞宣纸时,嘴角微微几下,心里自叹不如。

    陈青云抬首看了神色各异的三人,认真道:“确实有事!”

    柳成元:“呵呵,我就说他不会无缘无故瞪我的!”

    谢明坤:“哦,能难住子恒的事情,说来听听?”

    张华:“咳咳,真有啊?”

    推荐好文:《盛宠军婚:老公假正经》作者:井井然

    那个总在夏若歆思中出现的男人,究竟有多大的能力可以让她一次次弄湿锦被?当有一天,这位契大活好先生出现在自己面前之时,她这才发现,自己重生只是为了转改两人的命运…

    推荐一首歌给你们听:“给我一片夜空一轮初升的月亮,给我一盒tt还要一张床,给我一个汉子我用一个晚上,给我一把小皮鞭,叫我女王,推车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坐莲的姑娘就像疯一样”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