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甜枣
    村里空旷的草地上,摆上了四方桌和凳子。

    族老和里正一左一右地坐在陈青云的旁边,陈青云慢慢研墨,不缓不急地对着下面跪着的四人道:“你们是永远都不能参与跟云鹤书院的任何一项买卖。”

    “可你们现在还能再做一单生意。”

    “凡是村里唆使过你们向书院提价的,供出一个,十文钱,村里损失的几百文也不要你们赔了。”

    “我会让人分别问你们,如果你们所说的名字对不上的,或者故意攀咬,那么需要赔偿村里的损失不算,我还会公布他所攀咬的名字,到时候被揍得鼻青脸肿就不好了。”

    地上跪着的四人早就心如死灰了,此番听陈青云这么一说,又有点神智回笼。

    如此大阵仗要将他们撇清,不再接受他们参与书院的生意,这么严重的后果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

    一时间四人面面相觑,努力回忆起当时村里那些人说过这种话。

    在陈青云的示意下,由方有为,陈勇,李大爷,陈墩子四人带着陈地,陈栋,陈大宝,陈老四去问话。

    片刻后,问话结束。

    陈青云将收集到的名单都写出来,其中陈姓占三分之二。

    其余的散姓多为没有参与,又眼红的村民。

    陈青云将写好的名字都念了一遍,随即道:“以下的人家,从此以后,不能参与云鹤书院的生意。”

    “除此之外,你们的栽种的菜卖完了,想赚二手钱并无不可。”

    “可与其这样,你们不如养,养鸭,养牛。书院每日都要采买的家禽肉类,一只羊卖一百文到两百文。一头卖三四百文,一头牛卖一二两银子,可如果是的话,价钱会更高。”

    “到时我会给你们找一处杀杀牛的小铺子,一头书院最多两天也就吃完了,牛肉最多三四天,你们还可以腌制成牛干,腊肉,书院也是收的。”

    村民们陆陆续续地嘀咕起来,比起卖蔬菜的银钱,牛羊和家禽似乎更加赚钱。

    被剔除的村民们肠子都悔青了,一个个驻足探听,根本不想离去。

    陈青云见这些人心动了,深幽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

    这都是嫂嫂跟他说的,比起日夜奔波送菜,其实家禽肉类更适合陈家村的村民们。

    到时候固定几个人在城里屠宰,其余的人每次送去,都给屠宰的几人一定的银钱。

    “我会让里正统计你们喂养的家禽和羊等等,你们愿意进城屠宰的,到我这里说一声,我便记下名字,到时候屠宰一头五十文,一只羊五十文,屠宰一头牛一百文。”

    “价跟肉价是不一样的,完全可以余出这些银钱,更何况你们若是做熟悉了,村里没有牛羊的时候,便可以买来杀,从中赚取银钱。”

    “你们需和云鹤书院签订字据,不准滥竽充数,不准以次充好,不准恶意涨价,否则协议作废,书院也不会再跟你们有生意往来。”

    陈青云说完,众人先是情不自禁地点头,转而又开始暗暗合计。

    尤其是村里的外姓人,这一次陈青云剔除那些居心不良的,好逸恶劳的,自以为是的,剩下的这些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家。

    族老和里正对视一眼,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

    陈青云这个办法很好,这样一来,除去的屠宰那几家就不愁没有生意。

    而村里的养养羊的也会殷勤起来,不怕卖不出价钱!

    接下来一切顺利成章,报名去屠宰的很多。

    可陈青云就只要了五家,就是孩子也在府城的那几家。

    分明是陈勇家,陈敦子家,方有为家,陈生家,马明柱家,族老和里正扫视一眼,心里微定。

    至少陈青云没有刻意排除陈氏族人。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所有事情全都定了下来。

    陈青云掏钱陪了村里的损失,那四个人连番嘲弄,脸色涨得通红,可那眼睛却是一片死寂。

    被剔除的村民们拿到陈青云给的银钱,原本想闹一场的胆量都没有了,族老里正都赞同的事情,再闹下去只怕连手里的银钱都握不住。

    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脸色青紫,像是大病初愈,浑身连点力气都没有。

    天黑的时候,有些厚着脸皮去敲陈家的门,可惜陈青云根本不为所动。

    于是酸酸的嘲讽和不甘的妒忌又缓缓流了出来!

    族老和里正合计一番,知道经过这次的事情,陈青云已经表明态度不再以陈氏一族自居。

    陈氏一族很不甘心,说什么难听的都有,族老和里正闻风后,原本想要周旋的心思都淡了。

    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厉害,陈青云家的祖辈牌位都不在宗祠,现在要走他们都是无法阻止的。

    更何况眼下是他们无理在先,说出去都是被人嘲笑的,陈青云日后再不济也能在云鹤书院当一位夫子,回到陈家村长住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族老和里正彻底妥协下来,开始认认真真帮助村民把事情办起来,谁家的有?估价多少?能卖多少?全都一一做了记录,只等着陈青云找好地方以后,他们便可以给书院送肉了。

    原本以为连送菜都不成了,可陈青云狠狠甩了一个耳光以后,又抛出了一颗甜甜的蜜枣。

    如今小依旧握着陈家村的生计,看着是陈青云出的头,可绕了一圈,等到陈家村的人彻底回过神来,又会发现,最主要还是小肯收。

    尤其是那已经送孩子去书院的五家,此番去定南府屠宰,扎根下去的话,就成了依附小和陈青云的人。

    这下来,族老和里正头发都掉了一大把,想来想去都没有发现哪里不对?

    可他们就是觉得,陈青云这次回来目的还是让陈家村把生意做下去。

    可剔除的那些人,又似乎是在为小出口恶气!

    好似鞭炮炸过的陈家村又平静下来,不过经过这番剔除,陈家村彻底分化成了两派,再也不分姓氏和宗族。

    陈青云在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就赶回定南府城了。

    开心一刻:

    读者三爷……

    三爷别说了,我是宁愿去偷电瓶车也不愿意码字的。

    读者三爷……

    三爷别说了,我是宁愿去骗人也不愿意码字的。

    读者三爷……

    三爷别说了,我是宁愿去也不愿意码字的。

    读者千字一百……

    三爷擦,不早说,今天码两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