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何为手段
    陈青云回到陈家村时,炎炎的日头高升,村里斑驳的树影下聚满了村民。

    里正和族老黑沉着脸,等陈青云一到,便开了祠堂。

    高高的门匾写着《陈家宗祠》,肃穆庄严的气氛中,被捆绑的陈地,陈大宝,陈老四,陈栋被拖了进来。

    女人不能进来,远远地都被赶走了。

    整个祠堂里只剩下十几岁到六十几岁的陈家男人。

    早就揍了一顿的四人皮青脸肿,惶惶不安的目光投向陈青云,意图求救。

    “族老,这件事似乎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陈青云淡漠道,目光扫视一眼祠堂里的牌位。

    本来就是迁徙来的,当年他爷爷没有入祠,他爹也没有,所谓庇护,不过是相互依存,给点体面。

    事情闹大了,众人灰头土脸的,心里早就被苦水淹没了几回。

    族老和里正脸色不太好,头发也白了许多,粗糙的面容紧绷着,显出那青筋微微凸起,已经不能用严肃来形容。

    兴许掺杂着后悔,自己选的人,竟然如此靠不住。

    “青云,他们四个你想怎么罚都可以,村里这条出路”

    “族老,人必先自保而保别人,我嫂嫂如今朝不保夕,进退两难。”

    “这件事,我不会插手!”

    陈青云打断族老的话,表明态度。

    他漠然而视的表情看不出息怒,深沉无波的眼眸更是不悲不喜,压抑的气氛中,许多男人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他们还想送菜,确实强人所难。

    可这么多年,再难的莰都过去了,眼看富贵在前,他们如何肯甘心摔倒在门外?

    “青云,这件事是我跟族老用人欠妥,你要怪就怪我们。”

    “书院那边,还请你多多周旋。”

    里正沉声道,如此低三下气,早已折损了他作为里正的颜面。

    他也是陈家的人,怎么可能就看着陈家陷入泥潭之中,上不去莰

    陈地对小的爹不敬,那李老头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老好人。

    此番小必然记恨,而且人家现在今非昔比,不是几句话可以拿捏的。

    陈青云好歹在陈家村长大,别的不说,跟这些叔伯兄弟多少有点感情。

    而那齐院长又是他的恩师,由他出面,再好不过。

    祠堂里光线很暗,陈青云扫向一众低垂的脑袋,目光对上里正的视线。

    “我陈青云生在陈家村,长在陈家村,如同我父亲一次一次的帮扶,我也想尽心尽力。”

    “诸位指责我陈青云的时候,可曾想过我爹病重离世时,你们见面一句青云,日后好好读书烤状元,光耀门楣出人头地。背地一句孤儿寡母,只怕束脩都交不上了,还想继续念书?”

    “我英年早逝时,你们跟我娘说,节哀顺变,还有青云。转脸又说只剩下这陈青云一个了,考上了也没用,连个帮衬的兄弟都没有。”

    “我嫂嫂过来守寡时,你们背地嘲讽,一门两,晦气又倒霉。”

    “两面三刀的嘴,落井下石的心,我陈青云早有领教,你们望我记着往日情分,我也一直都记着,记得清清楚楚。”

    静!

    非常的静,连呼吸都似有若无!

    众人面色羞愧地闭了闭眼,连反驳的话都找不到一句。

    那些时候,村里的风言风语传了一阵,翻来覆去无非就是陈青云说的这些。

    甚至于还有更难听的,还有伴随着幸灾乐祸的嬉笑。

    从前他们不以为意,认为陈青云还小,翅膀嫩得一捏就碎,何谈照拂?

    谁知道陈青云年仅十二岁就中了秀才,当时连族老和里正都很吃惊。

    “青云,村里要也有好的。”

    族老闭了闭眼,感觉大势已去。

    陈青云说出这些,无非是想撇清陈氏一族。

    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无能为力又心有不甘,那握紧的手拼命想抓住什么,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陈家凋零,无以为质,小离开陈家村混得风生水起,陈青云有齐院长亲自维护,他们这些想沾边都得掂量掂量。

    唯一依靠的是陈青云对陈家村的惦念,可如今

    “是啊,有很多!”

    陈青云接话,视线从雕花窗户穿透出去,语气回暖。

    “我娘病重时,是张婶跟我嫂嫂守了七天七夜,陈家的婶娘们来了就走,说是死了再喊她们!”

    “家里的房屋漏雨时,方有为见我补瓦,连夜帮忙。那时他们一家来陈家村不过三月。”

    “我年幼时发烧,爹爹不在,是李大爷背着我一路跑到镇上去看郎中,那时他们家还没有牛车。”

    一桩桩一件件,这不过是凤毛麟角。

    陈青云转过身,面露冷笑。

    族老和脸彻底挂不住了。

    当时陈青云的娘眼看就,拖了好几天,村里的那些人也没个忌讳,便说了死了再喊。

    方有为一家老实,来了后买了一些田地就踏踏实实地干,他家住在村尾,其实跟陈家村不过沾了点边,给了钱落了户籍。

    李大爷那人脾气不好,心直口快,不过谁家有事却很热心帮忙。

    反倒是陈家这些,仗着宗族大,人口多,有时候眼高手低,混得不如意了就看人家混得好的不顺眼。

    像是一根大树,因为年头久了,有些树根就开始烂了,有些树干也开始开了。

    “青云,你是不是想迁户籍?”

    里正问道,他的心沉了沉,不再报希望。

    陈青云摇了摇头,看着那捆在地上的四人道:“走到哪里一样都有好的坏的。”

    “我只当自己是陈家村人,不是陈姓宗族的人。”

    “族老是陈家的族老,可里正却是全村的里正。”

    族老的面色有些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像是受了重重打击。

    里正忽然抬起头来,他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又不敢肯定。

    只见他忐忑道:“那你的意思是?”

    众人屏息凝神,感觉那心忽然就被提起来。

    “清理门户!”

    陈青云缓缓道,犀利的目光透出刺骨的冷意。

    空气中仿佛落针可闻,众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手段?

    开心一刻:

    青云:嫂嫂,你怕我吗?

    心慧:不怕!

    青云:哦,你不觉得我阴狠?

    心慧:再阴狠的男人,我也照样!

    青云:光说不练假把式!

    心慧:有种你脱裤子试试?

    青云:脱就脱,有本事你看着我脱!

    心慧:嗯,个中翘楚,不错,不错!

    青云:窃喜所以?

    心慧:毛都还没有长齐呢!

    青云:

    三爷:偷瞄一眼,擦这不是传说中的“擎天一柱”

    心慧你拿走裤子,剩下的我来收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