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灰头土脸
    气氛一时沉静下来,片刻,又有一个结实的汉子上前道:“别看了,就是你,还有另外三个男的。”

    “我给书院送豆腐刚好出来,就见你对着人家管账的李先生出言不逊!”

    “我还知道那个李先生是陈娘子的爹,你们这帮人良心都叫狗吃了,人家陈娘子冒着被人说闲话议论收你们的蔬菜杂粮,你们倒好,贪心不足蛇吞象,嫌弃银钱少还要加?”

    “呵呵,现在好好让陈娘子看看,到底是我们的便宜,还是你们的便宜,到底是我们外人好做生意,还是跟你们这群狼子野心的贼亲戚好做生意?”

    讥讽的声音逐渐扩大,在场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陈家村的村民浑浑噩噩的,全都不敢置信地瞪着陈地。

    原来搞了半天,是他们几个送菜的得罪了小的亲爹,然后连带着把他们也坑了!

    他们想涨价也没有跟大家商量啊,只怕连族老里正都不知道?

    真是日了狗了,晦气又恶心!

    李大爷冷笑地看了一眼陈地,随即抽身出去道:“我算是看清楚了,合计着是自己人挖坑栽跟头了!”

    “得嘞,以后我的牛车还是我自己赶吧!”

    李大爷甩袖离开,周围的人见他年迈,神色跟那些脸色灰败的村民不一样,下意识给他让出一条道。

    “陈地,到底是不是你说的加价?”

    “青山家的爹怎么说也是长辈,你是不是出言不逊了?”

    “原来竟然是你们四个惹出来的祸,怪不得我说陈大宝他们三个怎么蔫得跟害虫的秧苗一样,连头都抬不起来?”

    一声声质问接踵而来,众人怒目而视,只差没有当场把陈地暴打一顿。

    陈地干裂的嘴皮动了动,眼眸里涣散的光再次聚拢起来。

    只见他握紧拳头,不甘心地咆哮道:“天那么热,赶那么久的车加二十文钱怎么了?”

    “她不加就算了,还不让我们送菜,凭什么啊?”

    “当初是她说收大家伙才到处种菜,现在她说不要就不要了,那些地里种下去的怎么办?你们花钱买来的怎么办?大家吃吗?可吃得完吗?”

    陈地眼眸猩红,微凸的眼珠跟条恶狗一样。

    陈家村的村民们已经没有多少火气可以煽动起来了。

    原本的怒火,自以为是的道理,据理力争的澎湃心情归于平静。

    周围全是鄙夷嘲讽的目光,仿佛他们这群人就像是泥潭里挣扎的泥鳅,在那泥水里浸泡着,一脚下去便钻入泥洞里,上不得一点台面。

    自卑,怯懦,不安,羞愧。

    别人衣着整洁干净,说的话含枪带棒又句句在理。

    他们衣衫佝偻,说的话语句不清又是非不明。

    陈家村的人彻底安静了,除了叫嚣的陈地,许多人都知晓,他们冲动了。

    这一仗,他们本以为雄赳赳气昂昂,一战必胜。

    结果正主还没有出现,他们便被几个商贩骂得灰头土脸,再无斗志。

    “呵呵,真是可笑,怪不得听说你们陈家村欺负人家孤儿!”

    “人家陈娘子又不是非要你们送菜,嫌累,嫌钱少,心不甘情不愿可以不送啊,我们这么多人排队等着送呢?”

    “再说了,人家给你们一个挣钱的门路,你们倒好,还嫌人家给的活计太累了,要加钱?”

    “哈哈哈!”

    围观的众笑不止,看着那群灰头土脸的人像是过街老鼠一般。

    “别跟他们啰嗦了,像他们这种人,陈娘子怎么还会要他们送的菜?”

    “再说,如果陈娘子要他们的菜,我们就守在书院的门口告诉齐院长,到时候陈娘子管不到买菜这一块,谁还稀罕他们大老远累死累活送来的?”

    其中一个挑夫挥舞着扁担,好像扬起的是胜利旗子!

    “嗷呜,嗷呜,嗷呜!”

    众人跟着起哄,个个脸上都是得意的笑容。

    这些人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一会维护小,一会又说要告小。

    陈家村的村民们一个个晕头转向的,原本怀疑是小作怪的人也打消了那个想法。

    “陈地,你的那些话跟族老和里正去说罢”!

    “还有我们的损失,你们四个也要陪!”

    “心里臜坏的东西,背着我们还想价钱,我呸!”

    “我呸!”

    陈家村的村民们对着陈地吐了口涂抹,随即甩手就走。

    热闹的小门外不到片刻便走得一干二净,长康眨了眨眼,忽然就觉得这个陈青云十分厉害。

    昨晚汇报以后还没有消息呢,今早陈青云就叮嘱让他看着师傅,别让她出去跟那些人对上。

    原来早就安排了人。

    “我连门销都拿下来了,结果就这样?”

    毛仔愕然,觉得这个世界真奇妙!

    刘家兄弟尴尬地摸着手里的扁担,他们也以为要干架,结果竟然是看了半天热闹?

    “关门,回厨房。”

    长康出声,率先回去。

    他得汇报情况。

    所有人都走了,小门外再次清净下来,唯独那地上的泥印子在阳光下越发显眼。

    云鹤书院高高的藏书楼上,两道俯仰的视线将小门外的一切纳入眼底。

    “如何?是不是很厉害?”

    “那些村民气冲冲地来,灰头土脸地回去,这下你总该知道我娘多年来横着走的原因了吧?”

    柳成元沾沾自喜。

    陈青云看了一眼柳成元,随即道:“后会回陈家村一趟,大厨房这边,你给我盯着点!”

    “我觉得不用吧?”柳成元狐疑,现在大厨房都是陈娘子当家,谁还敢给她脸子看不成?

    “我总觉得那个赵天曜这几天有些奇怪!”

    陈青云觉得这个人突然蹿出来很奇怪!

    那个赵天曜最近三天两头都往大厨房跑。

    有点小聪明,没往嫂嫂面前凑,不过却一直在姨父跟前晃!

    “赵天曜是我嫂嫂娘家下寨村的人,我估计他是想从我这里走走老师的门路。”

    “嗤”柳成元嗤笑。

    “他当老师什么人都会收的吗?能在进书院都算是祖上烧香了!”

    柳成元觉得赵天曜痴心妄想,那个人又不是勤奋得挑灯夜读,悬梁刺股,天分高得三岁吟诗作对?

    “行,我会盯着的。”

    柳成元认真点头,决定趁机让陈娘子给他开开小灶。

    开心

    三爷:夜遇劫匪,颤抖道:,我是写的,一把年纪了工资不到三千,没有五险一金,没有假期

    劫匪痛哭流涕道:妹子,俺也是写手,快四十了无风无车无老婆,穷疯了才出来做匪的。

    三爷:这将会是我的下场

    读者:不会,我们会养你的

    三爷:别骗我了,上上个月,挣得多,我吃啥,狗吃啥

    读者:上个月呢

    三爷:上个月,挣得少,狗吃啥我吃啥

    读者:这个月呢

    三爷:这个月厉害了,直接没有稿费,准备吃狗

    读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