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借人骂街
    惶恐,慌张,愤恨,不甘,烦闷的内心跟蒸笼一样。

    陈地抿了抿干裂的唇瓣,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着。

    半响,只听他寒意肆起的声音道:“是小嫌价钱贵不要村里的菜了,都是小的错!”

    “什么加钱?辛苦?劳累?我们统统都没有说过,一切都是小的借口,她想赚取云鹤书院的买菜银子,是她想贪墨,是她出尔反尔不讲信用!”

    “我们辛辛苦苦跑了一趟,还被人骂,被人撵走,小连面都不露,分明就是想断了村里的财路。”

    阴狠的声音带着破釜沉舟的绝决,仿佛咬紧牙关就可以颠倒黑白一样。

    剩余的三人面面相觑,神色不安。

    夕阳西下,像枯草一样的蔬菜压得太多,慢慢发出一股热乎的腐烂味。

    陈地四人连夜赶回陈家村时,陈青云正埋首在桌案上,潜心抄写书籍。

    柳成元在外嬉闹回来,只见陈青云兢兢业业地抄书。

    “我说,那墨香书斋的老板到底许了你多少银两啊?”

    “《说文解字》这么厚,抄到年底都抄不完吧?”

    柳成元皱了皱眉,他发现陈青云不止抄《说文解字》,什么《黄帝内经》,什么《礼冠》,什么《历法记录》等等,反正什么有收藏价值抄什么?

    按理说现在陈娘子已经有了自己的月钱,陈家也不拮据了,可他看陈青云似乎比以前更忙了。

    有时候一天到晚都看不到人影,放假必定埋首书斋,实在是奇怪得很。

    陈青云没有理会柳成元的嘀咕,垂首的视线连抬都不抬,直接吩咐道:“你明日给我找些人,最好是泼妇那种!”

    “咳咳!”柳成元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敢置信地瞪着陈青云道:“你找泼妇干什么?”

    “骂街!”

    陈青云笔锋凌厉,快速地将一页宣纸抄满。

    “什么?”

    柳成元有点懵,继续问道。

    陈青云抬首,蹙着眉峰皱到一起,十分不耐道:“你确定要我再说一遍?”

    柳成元被陈青云那幽冷的目光看得一抖,摇了摇。

    “我娘是镖行出身,我家那些婆妇骂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不过你这是要骂谁啊?”

    “看这阵仗有点大啊?”

    柳成元恶趣味地猜测着,眼睛贼亮贼亮地盯着陈青云看。

    陈青云瞪了他一眼,当即道:“想知道你明天自己去看!”

    柳成元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如果要翘课的话,老师一定会罚他面壁思过。

    权衡一下,貌似那热闹也不是那么好看了。

    “哎,跟我说说,你想怎么骂?”

    柳成元又靠过去,一脸洗耳恭听的架势。

    陈青云搁下毛笔,随即站起身来,缓缓将陈家村送菜的事情说了出来。

    半响,柳成元听完以后,愕然道:“这么点事?”

    “天呐,你要知道我家那些婆妇一只膀子都可以弄死人的?”

    柳成元觉得陈家村那些村民都弱爆了,怎么能够跟他家习武出身的仆妇相比?

    再说,他要跟他娘说借人来干这事?估计他娘一个眼神丢过来,鄙视之情溢于言表。

    “人多嘴杂,我不想嫂嫂的名誉再次受损!”

    “这件事你必须给我办妥,一定要堵得那些人连话都说不出来。”

    陈青云皱眉道,明日不是休假的日子,那些人必定会迫不及待地闹上一闹。

    他还等着那些人灰头土脸地回去,然后窝里反,到时候他也好握在手里拿捏。

    搓扁捏圆。

    “为什么我要给你办妥呢?”

    柳成元疑惑道,什么时候他成了陈青云跑腿的了?

    陈青云斜倪了一眼柳成元,似笑非笑道:“你说为什么?”

    柳成元顿时僵住,半响捶胸顿足道:“你捏住我的弱点就使劲戳吧!”

    “等哪天长康出师,你看我不”

    陈青云猛然回首,目光幽幽暗暗,抿起的嘴角流露一丝冷笑。

    柳成元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连忙举手投降道:“好了好了,我把我娘那些个陪嫁婆子和长工都招来,你放心,他们惩治起人来个个都厉害得很。”

    “不过有件事你得答应我!”

    柳成元讲条件,目光闪烁。

    “什么?”

    陈青云问道,口气淡淡的,好似压根不放在心上。

    柳成元暗暗咬了咬牙,气愤道:“我想请嫂嫂去帮我奶奶办一场六十寿宴。”

    “我那些姑姑一向看不起我娘出身镖局,有事没事都阴阳怪气的,我想让我娘出出风头。”

    陈青云凌厉的眉峰一扫,沉声道:“伯母那个性子怎么会让自己受委屈?”

    “你那些姑姑没少往伯母面前凑吧,想吃就是想吃,馋猫怎么可能会吃死耗子?”

    陈青云鄙夷。

    柳成元气得肝疼,他是真想让家里办一场真正的盛宴。

    他奶奶六十大寿,他爹光是公中的银子都拨了两千两。

    以其便宜那些酒楼,还不如请陈娘子坐镇。

    到时候别提有多长脸了,他跟他娘提过,她娘也乐意得很。

    说是会亲自上门跟齐夫人商量,可他觉得还是跟陈青云说一声,他隐约有种错觉,陈青云对陈娘子很在乎,这种在乎已经不仅仅用叔嫂形容。

    “不会亏待嫂嫂,我娘说了,最低二两银子。”

    做得好的话,估计他奶奶都会赏一些。

    他爹那个人一向豪爽,要是给他长脸了,十两他都舍得。

    想到这里,柳成元觉得心疼,他花费少了以后,他娘和爹直接扣掉了他一半的月银。

    他现在一个月只有五两银子揣荷包了。

    “她若去了,你让人照看些。”

    “如果她受了委屈”

    “怎么会?”

    “嘿嘿,我请了好多学子,再加上老师,夫子,玉衡,珍明他们都去,你总不会不去吧?”

    陈青云看向柳成元,缓缓地点了点头。

    柳成元心下大定,倒杯茶润润口。

    “我那天换身衣服,当个小厮给我嫂嫂打下手!”

    陈青云一本正经道。

    “噗!”

    “咳咳!”

    柳成元被呛得不轻,颤抖的手指着陈青云,好半天都没有缓过气来。

    陈青云视而不见,继续道:“你提前给我带一套你家小厮的衣服来,要能进出厨房的。”

    “咳咳”

    “你”

    “我怎么了?”陈青云问道,一脸淡然。

    “你”还要脸吗?

    柳成元翻了翻白眼,四仰八叉地瘫到去。

    开心一刻:

    青云:作者,你怎么了!

    三爷:嘘,你知道就行了,别说出去!

    青云:到底怎么了!

    三爷:呜呜,为了读者期盼的加更,昨晚我豁出去了!

    青云:所以你那眼睛肿成这样是熬夜码字?

    三爷:我穿了敲了我家编辑的房门,结果她说我是变态,把我暴打一顿丢出来了!

    青云:擦,你明知道她是一个女的还去撩她?

    三爷:可她没有男朋友啊,我这不是抱着万一上位的想法呢?

    青云:咳咳,结果有点惨不忍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