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他来处理(加更)
    忙了一天,夜色降临时,长康总算得空。

    亚麻色的天昏暗之中带着残红,余晖在遥远的天际摇摇欲坠,仿佛被即将到来的黑夜压着。

    长康靠在穿行学子寝房的二门处小憩,刚刚闭上眼,便感觉一道冷厉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陈公子!”长康连忙站直身体,跟随时待命的属下一样。

    “说罢,大厨房有什么事情?”陈青云问道,他知晓没事长康不会找他。

    长康低垂下头,随即道:“是陈家村送菜的人说是要加钱,今天还辱骂了我师公,很猖狂。”

    陈青云的脸色也暗影里显得晦暗,一双深潭般的眼眸转动着,只听他平静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长康诧异于陈青云的平静,不过他领教过陈青云的厉害,当即拱手后离开。

    陈青云负手静站了一会,随即抬步往北苑而去。

    忙活一天的李心慧正在给李光庆做衣服,量好的尺寸记在本子上。

    陈青云来的时候,只见嫂嫂的房间已经亮起了灯。

    她坐在窗前罗汉床上,低着头,认真地做着针线。

    矮桌上摆放的插屏透过一丝淡淡的光晕照在她的脸上,越发显得她沉静如水,温婉动人。

    “扣扣”陈青云上前敲门,收回他驻足已久的视线。

    李心慧放下手里的针线,嘴里应道:“来了!”

    “咯吱”门开了。

    李心慧看着矗立在门口的陈青云,眼角闪过一丝意外道:“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陈青云勾起嘴角,微笑着抬步进屋。

    圆形的木桌上摆放着随记的手札,上面第一行就是他衣服的尺寸。

    脸上仿佛起了一层氤氲,陈青云垂下眼眸,藏住了那抹深色的喜意。

    “今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我会处理的。”

    陈青云说明来意,消瘦的肩膀撑着单薄的衣衫,身形高高瘦瘦的,像是个拔苗助长后的抽条。

    给陈青云倒了一杯茶,李心慧道:“你别插手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

    “你多吃点饭,长胖一点,太瘦了。”

    李心慧蹙眉,她觉得陈青云的脸如果饱满一点,会更加帅气。

    像是阳光的小鲜肉,嫩嫩的,又可口。

    可是现在看着,菱角分明,到显出几分风霜凌厉的气息。

    有点像

    像谁呢?

    李心慧想了一会,突然就想到了,像萧凤天。

    只不过萧凤天的气场是外放的,粗狂凌厉,张扬压迫。

    而青云的则是内敛锋芒,晦暗如海。

    有种好似城府极深的腹黑的气息。

    “他们就像是一条蛇,蜿蜒前行时,你以为他们低头匍匐,其实不过是伺机而动。”

    “我来打头阵吧,唱戏总是黑脸容易一点。”

    陈青云认真道,他要把那群人压下去,压到地底。

    要不要活,想不想活,奋力挣扎后,再给一线生机。

    “得让他们知道,没有下一次了,我不是陈家宗族里繁衍而来的后嗣,我兴许高中之后翻脸无情,到时候说不定后补到西北蜀地为官,谁知道又会在哪里扎根?”

    陈青云的声音有点冷,淡淡的,好似嘲讽。

    李心慧心有些凉,悲悯的气息缓缓萦绕着她的心脏。

    早熟的孩子,往往付出的代价都太过沉重。

    没有人喜欢在放风筝的季节赤脚犁地,亦没有人喜欢在喉结微凸,身姿欣长时穿着短衣旧裤。

    那种一眼就可以看到的窘迫,是一种仿佛珍珠般的磨砺。

    粗野,疼痛,漫长。

    “那就由你来处理吧,我看着就好!”

    “他们所仰仗的,不过是你需要一个好名声。”

    “可眼下他们占了便宜还不知足,传扬出去,是非自然有人公断。”

    “现在就要让他们知道厉害,不然以后你高中了,只怕会更加麻烦!”

    不论在什么年代,道德绑架都并不奇怪。

    陈青云如果自己立不起来,那么以后那些人要是打着他的名号寻衅滋事,后果会严重得多。

    陈青云见嫂嫂说得十分有慎重,全然为他的将来考虑,他心里一暖,当下便笑道:“嫂嫂可是想过他们会提价?”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道:“我想的是他们看到了无限的商机,然后开荒种菜,自此全村慢慢富裕起来。”

    “噗嗤!”陈青云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忽然觉得嫂嫂好单纯,看似很厉害,然而她心善明朗,所以想的永远都是朝前的方向。

    不像他,之前想的却是市场被压价后,那些人的闹腾。

    果然,他的心思,终究要阴暗些。

    可那些人亦如同他一般,阴暗得如同偷食的老鼠,一次又一次,总想得到更多。

    陈青云目光幽深地看向嫂嫂,视线缓缓地从她的面容扫过,然后是耸起的胸脯,纤细的腰身,以及那晃动的裙摆。

    他不知从何时起,仿佛看得的风景多了起来!

    有时让他心痒难耐,火苗丛生!

    “我之前一直在想,站在高处俯视着。他们如果心悦诚服地埋头苦干便好,如若不然,抬头一个便扔出去一个,直到都老实了,或者都扔光了为止。”陈青云轻叹,他不是没有准备。

    “噗嗤!”这一次,轮到李心慧发笑。

    她忽然想起了打地鼠,直到银钱耗光,地鼠也全都趴下去。

    如此,战局方可结束。

    给陈青云竖起了拇指,李心慧赞叹道:“高手,自愧不如!”

    陈青云深幽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他抬首看向嫂嫂,忐忑道:“你不会觉得我的心思很坏吗?或者应该说是阴暗?”

    李心慧摇了摇头,认真道:“就是儿子孝顺父亲也要分愚孝和忠孝,更何况他们什么都不是?”

    “你这是一种自保的本能和未雨绸缪的先见,我觉得很好。”

    李心慧再次赞叹,她惊奇陈青云的智慧和成熟。

    同样的,她也感到欣慰。

    像是秧苗不再依靠着田水的灌溉,而是慢慢生根,吸取土壤里的养分,开始茁壮成长,结穗成谷。

    “我以为你会觉得我心思深不好!”

    “我之前一直都在担心!”

    陈青云欣喜道,他深邃的眼眸笑得眯起来,很是好看。

    李心慧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里面幽幽暗暗,像跳动的火焰,燃起来的时候簇簇靠拢,亮得刺眼,暗起来的时候,黑漆漆的全是阴霾,让人看不真切。

    “只有聪明的人才能隐晦自己的心思,才能看透一切而冷静沉着。”

    “许多人拥有了自己的城府,就如同拥有了一个智囊,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其实不过是察言观色,窥探其意罢了!”

    开心一刻:

    三爷来,大家跟我念,写死路一条

    编辑门在那边,滚

    三爷我要开始存稿了,不成功的话,我编辑胖三十斤

    编辑拖出去,糟蹋了

    三爷这真是太卑鄙下流了……不过我好喜欢3☆

    编辑我飞过去就是一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