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京中往事
    李心慧刚刚出了侧门,只见陈青云背靠在墙边等着,也不知道来了多久。

    拒绝了徐夫人准备的娇子,李心慧上前跟陈青云一起走。

    昏暗的天空只能勉强看清楚轮廓,然而陈青云那漆黑的眼眸显得比夜色更加沉寂。

    “怎么会这么晚?”陈青云的语气有些担忧。

    李心慧的思绪还沉浸在那位萧将军失态的氛围中,仰头看着担心她的陈青云,嘴角勾起一抹轻笑道:“怕知府大人的贵客不满意,所以我等他们吃好才出来。”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看得出嫂嫂的眸光有些暗沉,笑容也不如往日轻快。

    心里如翻覆的浪潮,陈青云压下心底的酸涩道:“日后若是不想出来,推了便是。”

    “老师不会勉强你的。”

    两人沿着宽敞的街道往前走,李心慧皱着的眉头不知不觉松缓下来。

    “不是客人不满意,而是”

    突然,一声马儿嘶鸣的声音打断了李心慧的话。

    她抬首看去,只见府衙正门外黑压压都是一片肃穆而立的兵马。

    马鞭高高扬起,昂首嘶鸣的马儿瞬间哒哒地往前掠去。

    “驾”

    后面黑压压的步兵顿时追了上去,李心慧晃眼间,只见那地上拖着一个人影。

    “啊”

    夜色微凉,让人胆寒的惨叫声早已远去。

    李心慧下意识靠近陈青云,她要是没有听错的话,那个被拖行的人,发出是惨叫声好像是齐东来的声音?

    陈青云也听到了,夜幕下,嫂嫂靠过来的身体清晰温热,让他的心冷不防一跳。

    李心慧侧目,只见知府徐大人站在府衙的大门前,远眺的目光渐渐收拢,随即垂下。

    显然,刚刚走的人就是那两位贵客!

    “陈娘子?”徐大人有些意外!

    李心慧跟陈青云上前,行礼道:“徐大人!”

    徐润泽看着陈青云欣长俊秀的身姿,那沉稳持重的面容让他露出了微微的赞赏。

    “我也要去见你老师,你跟我一起坐车吧!”

    “我让人给陈娘子备顶轿子!”

    徐润泽说完,转头吩咐管家。

    不一会,一顶小轿和一辆宽敞的马车就等候在府衙大门的前面。

    陈青云预感徐大人找老师,多半跟他有些关系。

    再加上他看着嫂嫂几次欲言又止,心里慢慢沉静下来。

    暗沉沉的天彻底覆盖下来,树影婆娑中,北苑的下人们烧水沏茶,急备点心,忙得不可开交。

    主院之中,齐夫人打开了李心慧带过来的锦囊。

    里面有一封书信,还有一张送子观音符。

    “呵呵,也不知道她又到哪里去求的,也亏得她这么多年都念着我!”

    齐夫人把符装回去,眼眸柔和,圆润的脸庞也荡漾着温馨愉悦的笑容。

    李心慧坐在一旁喝茶,并不多言。

    旧时的记忆随着那鬓角的皱纹一般,许许多多散尽了,遗忘了。

    可总有那么几件,却随着岁月的沉淀而越发清晰起来。

    “我的这位手帕交出自京中最负盛名太傅府,自幼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可惜她不像她姐姐那般贞静娴雅,相反古灵精怪,最喜踏青出游,留恋市井。”

    “当年她与镇国将军定亲后,镇国将军萧庭江以为她是娇滴滴的书香小姐,甚是不喜,一再拖延婚期。”

    “后来是她亲自去西北抓人,回京后更是把萧庭江迷得把西北大营都差点甩手出去了,一心只想着在京都陪着她。”

    “那时皇上初登大位,天下不稳,便让老太傅去劝。随后他们夫妻二人在西北常驻十二年,直到八年前才返回京城。”

    当年风靡京都趣闻如今也成了往日黄昏,齐夫人说着,眼眸里的光渐渐暗了下来。

    “嗯,据说伯父带着伯母游遍九州,蜀中,江南,西北,黔地,瀚海,赣江,金陵,广州,闽浙,多少闺中求之不得的?”

    “像萧夫人那种爽利的性子,也唯有伯母这般通透豁达,不拘于室的密友才能说得上话。”

    “噗嗤!”齐夫人忍不住喷笑。

    年少时参加宴会,那些贵女们必会集聚在一起,斗诗作画,下棋抚琴。

    而那些妇人们也聚在一起评头论足,挑肥拣瘦。

    后来她跟静仪摇头远观,拒不参与,渐渐的,到传出一些才艺缺失的名声。

    “我膝下只有娉婷,她这些年为我都求遍菩萨了,我记得有一年她给我带了什么苗疆秘药,结果我吃了以后上吐下泻,整个人比生孩子还要凄惨。”

    齐夫人摇头发笑,后来齐瀚就不准她乱吃药了。

    前些年还好,近几年许是知道年纪越大,希望越小,她渐渐有些心慌起来。

    “学子暑假还有两个多月,六月初我陪您去南山寺避暑如何?”

    “到时候书院的假期刚刚好,要是不怕伯父催促您回来的话,我觉得两个月潜心吃斋念佛的日子也是不错的。”

    李心慧调侃,她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暗暗合计起来。

    古代妇人疾病沉珂,其中不孕最为严重。

    可齐夫人生育过孩子,按理说只是难孕,而非不孕。

    或许她应该去找一找余大夫,可惜书院的事情结束以后,余大夫回到柳家去了。

    齐夫人沉寂的目光透出一抹闪烁的光亮。

    六月份去的话,对外说是避暑。

    书院学子们纷纷放假,也不需要她如何操持。

    想了一会,齐夫人下定决心道:“那好,我们六月份去南山寺避暑去。”

    “呵呵,带上聘婷,我给她换换口味。”

    李心慧笑道,聘婷那只小也是时候准备减肥了。

    齐夫人想到女儿最近紧绷绷的衣服,摊开手道:“初春的衣服都穿不成了,可她每天照镜子还说自己好清瘦!”

    齐夫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李心慧看着齐夫人圆润的下巴,跟着无声地笑了起来。

    她发现齐夫人胸脯鼓鼓的,肩膀也紧了些,从前行动自如的手臂都有些受限。

    显然长胖的人,可不止聘婷那个小丫头。

    开心一刻:

    青云:目测嫂嫂的胸脯也是鼓鼓的。

    心慧:,里面波涛汹涌,弹跳软滑,爱不释手。

    青云:大白天的我好吗?

    心慧:白日宣淫,别有一番刺激。

    青云:擦,鼻血流出来了!

    心慧:尤其是在圆木桌上,我低着头,刚好能够看到你在我体内进进出出的

    青云:我裤子已经脱了。

    心慧:梳妆台上也不错,我侧过脸,便能看到你健硕有力的胸膛,而你亦可以看见我迭起的模样。

    青云:憋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