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难以启齿的隐情
    垂花门下的绿萝铺满了花圃,青砖的地面缝隙里隐隐看到冒头的绿意。

    李心慧跟在小丫鬟的后面,步伐轻快,神色淡然。

    “老爷,陈娘子来了!”

    小丫鬟在门口福身,退至一旁。

    开着的房门隐隐透着一股热气,李心慧抬首,只见一个小丫鬟笑道:“陈娘子请进吧!”

    李心慧微微颔首,随即抬步进去。

    她只认识徐润泽,其余的两位并不认识。

    行礼时,先对着知府大人对面的两位福身,再对着徐润泽行一礼。

    “大人,可是饭菜不合口味?”

    徐润泽再次见到陈娘子,见她面色恬淡,素净淡雅。

    穿着一身嫩青色的百褶裙配墨绿纹的对襟褙子,盘起的发髻一丝不苟,显露得白净温婉的脸蛋。

    一双点漆的眼眸明亮动人,低垂的视线显露着她长而微翘的睫毛,年纪轻轻,样貌秀美,可惜竟然守寡了。

    “饭菜很好。”

    徐润泽说着,指着萧凤天道:“这位萧将军的母亲跟齐夫人交情颇深,他带礼而来,现在不便拜见齐夫人,劳烦你帮忙带过去!”

    李心慧闻言,并未抬首看向萧凤天,只是对着他遥遥行了一礼道:“萧将军若是放心民妇,民妇乐意代劳。”

    萧凤天闻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锦囊放到桌面上:“不是什么贵重的,你带给齐夫人以后,劳烦请她给我母亲回封书信。”

    李心慧点了点头,随即往前从桌面上拿着那个锦囊。

    她靠近时,萧凤天的视线落在她白皙的面容上,小巧精致鼻子,嫣红的唇瓣仿佛初开的。

    漂亮的大眼睛明亮清透,却犹如平静的湖泊,淡漠宁静。

    “徐大人说,你跟齐院长家有些渊源?”

    “你丈夫是死在战场上的?”

    “呃?”

    李心慧抬首,目光有些愕然。

    她幽暗的视线落在萧凤天的下颚,哪里有一道疤痕,刺目得很。

    行军打仗的将军,许是看到她有感而发。

    李心慧点了点头,退到一旁。

    “他叫什么名字?”

    萧凤天问道,西北参加的士兵了成千上万,他也不知道问这个名字有何意义?

    然而,看着年纪轻轻守寡的小娘子,他的心蓦然有些触动。

    “我丈夫叫陈青山。”

    萧凤天的眼眸微眯,收缩的瞳孔闪过一丝异样。

    “收到抚恤银子没有?”

    萧凤天追问道。

    景王斜长的眸子闪过一丝疑虑,只见他皱了皱眉,低声道:“凤天?”

    萧凤天充耳不闻,径直地看向李心慧。

    刀锋般的面容如黑云蔽日,深沉的如海的目光晦暗浮沉。

    李心慧心下一抖,摇了摇头。

    “小叔说过,收到的。”

    “我守的是望门之寡。”

    萧凤天昏暗的眼眸低沉下来,像是深夜死寂气氛,充满了里无限扩展的危险。

    徐润泽垂下眼睑,跳动的眼眸闪过一丝异样。

    只听他轻咳一声,对着李心慧道:“陈娘子先下去吧!”

    李心慧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这时,只见萧天凤忽然站起来道:“等等。”

    萧凤天从桌子上起来,然后快速地自己随身所带的钱袋。

    “给你!”

    萧凤天递给李心慧,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房间里一半的烛光。

    徐润泽和景王也连忙站起来,房间的气氛顿时微妙起来。

    李心慧抬首,只见萧凤天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的隐情。

    李心慧垂下眼睑,摇了摇头道:“萧将军不必如此,参军者,马革裹尸,血浴疆场。他不是第一个,亦不会是最后一个。”

    “盼望将军早日打得胜仗,让活着的将士们也好早日返乡。”

    李心慧低下头,再行一礼。

    她转身时,萧凤天却将钱袋塞入她的手中。

    粗犷的气息被压制着,像是沉闷的天,乌云蔽日。

    李心慧在原地站着,一时间不知进退。

    “陈娘子拿着吧。”景王出声,他猜测萧凤天必然是想到了什么往事。

    徐润泽对着李心慧遥遥地点了点头,手指微动,示意她下去。

    李心慧颔首,快步离开。

    桌上的炭火已经临近熄灭,滚沸的汤也只剩下时停时起的汩汩声。

    明显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压抑,徐润泽便挥手让房中的丫鬟退去。

    萧凤天看着一桌子的美食,想着那血液喷洒在他脸上的,一时间眼眸暗沉幽深。

    “陈青山身手很好,入营一月便挑入我的帐下做护卫亲兵。”

    “玉城峡谷一战,我们腹背受敌,沙匪和鞑靼勾结,我身边的五十个亲兵护卫只剩下两个。”

    “陈青山替我挡了一刀,脖子都被砍断了,的弯刀划伤我的下颚,那个时候我根本分不清是我的血还是他的血?”

    “他看着我,一直看着我,嘴角动着,可什么都说不出来就闭上了眼!”

    萧凤天的眼眸泛起了红光,似恨,似冷。

    他死去那四十八个亲兵护卫,每一个人的名字他都烂熟于心。

    尤其是陈青云,他身上的挂牌是他亲自收下来的。

    景王看着萧凤天冷肃的面容,轻叹一声,伸手拍了拍萧凤天的肩膀。

    徐润泽也面色沉静,随即便道:“既然是将军的亲兵护卫,抚恤银子最少也是五十两吧?”

    “可浩敏却说他们叔嫂过得很是艰难。”

    “再说抚恤银子一向从府衙拨下,我从未得到过手令,当初陈青山的抚恤银子不过二十两,抱着一丝侥幸,敏浩还带着陈青云亲自来府衙找过我查看户籍名单。”

    “砰”萧凤天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圆木桌上。

    “噼噼啪啪”的声响雷鸣入耳。

    徐润泽看向景王,两人站到一边,远离一地狼藉。

    管理抚恤银两发放和军中饷银的人,貌似是张阁老举荐的人!

    “走吧,你这个监军也总算是有点用处了!”萧凤天冷嘲,面色阴寒。

    景王的眉头抖了抖,咽了咽口水道:“现在?”

    萧凤天冷戾的目光瞥向景王,冷声道:“怎么,你还吃得下?”

    景王摇了摇头,汤汤水水,碎瓷遍地,自然是吃不下的。

    “那走吧!”萧凤天率先大步出去。

    景王对着徐润泽无奈地皱了皱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照看着点那个陈娘子,以防某人秋后算账!”

    徐润泽眼眸清明地点了点头,随即道:“那个齐东来要不要”

    景王眼眸一亮,当即对着徐润泽道:“聪明,先送来给他消消火。”

    开心一刻:

    青云:所以,男二强势入侵了?

    心慧:所以,深情不悔都是从心有愧疚开始的?

    三爷:滚粗,凤天现在是我的人了,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我是不会放他出来打扰你们的!

    读者:作者你再这样我们要弃文了!

    三爷:别这样嘛,凤天把我侍候舒服了,我才有精力写文啊!

    读者:心慧,作者说她连青云都睡过了!

    心慧:青云,你竟然出体?

    青云:这话说的,过分了啊!我是在跟作者学习实战经验!

    心慧:我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