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所谓贵客
    知府大人的饭厅幽静雅致,梅花形的窗户下摆满了淡雅清香的蕙兰。

    从厅堂过来,簇簇挨着的三叶梅红红火火,掉下来的藤蔓似叶似花。

    饭厅的小门上挂着好几个大红灯笼,远远瞧着,到有几分山间小院的气息。

    徐润泽在前面带路,徐夫人带着丫鬟婆子行礼后退下,只留了两个丫鬟斟酒侍候。

    “王爷,萧将军,请!”

    “招待不周,还请担待。”

    徐润泽笑道,虽然客气,可眼中并无谨慎小心之意。

    在他面前坐下了两个青年男子,一个着蜀锦云水龙纹对襟褙子,里面配上圆领的织锦里衣。

    浓密的眉毛斜插如鬓,一双丹凤眼深邃明亮,鼻梁高挺,红唇略薄。慵懒的神情好似带着三分笑意,然而那敛聚的目光却透出一抹疏离和凉薄。

    此人正是第九子,奉命前往西北监军的景王周煜。

    而坐下景王下首的男人着一身墨蓝色缎镶黑边对襟褙子,里面穿暗灰色里衣,窄袖长裤,一袭劲装彰显得他杀伐果决,气势逼人。

    浓密的眉毛又黑又密,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冷厉含威,鼻梁高挺,红唇略厚。

    轮廓上菱角分明,好似刀削斧刻而出,给人一种粗狂而深邃,凌厉而张狂,仿佛一眼看去,那面目便穿透入心,给人过目不忘之感。

    此人正镇国大将军之子,平西将军,萧凤天。

    此名为所取,萧凤天的母亲跟已逝的慧娴皇后乃是嫡亲姐妹。

    而慧娴皇后在宫闱之中,是一个特殊而神秘的存在。

    圆木桌上摆放这十几道的膳食,尚未动用,香气已经肆意引诱。

    小小的锅里热汤滚沸,锅下是一个小小的炭火架子。

    周围用瓷器圆盘撑住,好隔开火气烧到桌面。

    景王看得逗趣,对着萧凤天道:“像不像西北鞑靼的吊锅?”

    萧凤天垂首,只见那锅边片下的鹿肉清透红润,似乎只有针尖般的厚度,这样的刀法算得上炉火纯青。

    用筷子夹了鹿肉去刷,滚烫没过,顷刻间只见那鹿肉卷翘如花,霎是好看。

    徐润泽忍不住眼眸一亮,他知晓好友不会骗他,便想借陈娘子之手以待贵宾。

    可他之前只是抱着两位贵客不挑,不贬,可现在看到,似乎连两位贵客都有些意外之喜。

    “请用吧,这位厨娘可是我借来招待二位的。”

    “也就是二位来了,不然浩敏可不会借给我的。”徐润泽调侃。

    齐瀚字浩敏。

    “齐院长开办云鹤书院以来,我父皇就常说,好比皇宫的别苑在金陵,云鹤书院就是京城国子监的别苑。”

    “齐院长淡漠名利,胸有丘壑,用情专一,实乃当世一代大儒。”

    “回程时,忘徐大人引见一番!”

    景王年幼时曾见过一次齐瀚,然而那个时候齐瀚意气风发,辞去官职带着自己的夫人游历各地。

    光是那份豁达明朗,当时让京中的贵女暗暗思慕。

    可惜齐瀚独宠,多年来只得一女,也不曾纳一妾,到是用情专一。

    他父皇最赞赏的便是齐瀚这点,私下常说,爱护妻儿的男人,才能肩挑得起家国大事。

    所以他那几位皇兄明里暗里宠爱姬妾,却是不敢夫妻不睦。

    徐润泽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

    只见他举杯敬向景王和萧凤天,轻笑道:“这些年,京中来的人,他只见他的学生,那是因为他要告诫一番。其次就是我们这些同窗了。”

    “定国侯这些年一共来了五次,他知晓齐夫人回京不会快活,这些年从不提及此事。”

    萧凤天的眉头动了动,他母亲跟齐夫人乃是手帕交。

    算得上是感情较深那种,逢年过节的来往不曾少过。

    他还记得他娘今年上了大相国寺的第一炷香,为的就是齐夫人的子嗣。

    “这位厨娘可是齐院长家的人?”萧凤天问道。

    徐润泽放下酒杯,他想起公堂之上陈娘子的机智应对和临危不惧,心里便跟滚沸的热汤一样,也起了一丝八卦之心。

    “是也不是!”

    徐润泽卖关子,只见景王眼眸闪过一丝趣味,看了一眼同样抬首的萧凤天。

    “哦,这是什么话?”

    景王看向徐润泽,心里起了一丝探究。

    “这还得从云鹤书院的大厨房说起”

    徐润泽娓娓道来,下酒的菜肴嫩滑入口,香辣过瘾,色香味俱全。

    萧凤天和景王没有想到,在这顿吃食之下,竟然还牵扯出一桩的案子。

    三人说着,吃着,喝着,也不知是这菜肴太过好吃,还是这故事太过婉转,竟然整整说了一个时辰。

    额头都吃出了密密麻麻的汗,嘴巴一阵火辣过后,又是一阵香嫩。

    此番起起伏伏,别说是景王,就是吃惯西北臊子味的萧凤天都忍不住擦了擦汗。

    “如此说来,这个陈娘子不仅手艺好,而且还很聪明?”

    景王挑眉,有些想见见人了。

    徐润泽点了点,认真点评道:“聪明的人在这世上不知凡几,可聪明的女人,临危不惧的女人,说话条理清晰还能给别人下套的女人,我觉得少之又少。”

    “当天我审那个案子的时候,围观的百姓们笑得嘴巴都合不拢,我也甚是忍得辛苦!”

    徐润泽擦了擦头,眼眸映着闪烁的烛光,氤氲的热气冲上来,看着他那红润的脸庞跟煮熟的虾子一样。

    “哈哈!”景王大笑。

    萧凤天自幼跟景王一同长大,他自然分得清,景王这是开怀的笑容。

    想着自己随身带来的送子观音符,萧凤天出声道:“徐大人,麻烦请那位陈娘子一见,家母托我带份礼物给齐夫人。”

    徐润泽闻言,意外道:“既然带了礼,萧将军不去拜见齐夫人吗?”

    萧凤天瞥向景王,摇了摇头道:“算了,齐院长携夫人不问世事多年,此番贸然打扰是为不妥。”

    “待我回京时,再来拜见!”

    徐润泽看着收敛笑容的景王,了然地点了点头。

    萧凤天去拜见齐夫人,带景王去,外界自然以为牵线搭桥。浩敏虽说退隐朝堂多年,可他门生遍布,旧友众多,又有定国侯在背后撑着,确实是一支不可多得的助力。

    如今圣上未立太子,京中几位王爷各竖一帜。

    而景王与萧家亲近,又有实力雄厚的外祖家,实在是几位王爷的一大劲敌。

    思及此,徐润泽自然不可能再劝,当即让小丫鬟传话请陈娘子过来。

    友情推荐:

    谁说直男不弯,只爱女不爱男?看腹黑且暖冷酷军官如何炸毛傲娇小新兵……桃都最新**《定制诱受》带你强势围观!

    开心一刻:

    三爷:凤天啊,有话好好说,别亮出“凶器”啊!

    凤天:昨晚你睡我的时候,分明说是“宝贝”!

    三爷:咳咳,把裤子穿好,说正事。

    凤天:可以,不过你要把女主给我睡一晚。

    三爷:滚粗,青云陪我睡了两月了,你这才一晚上呢,哼哼!

    凤天:擦,你还睡过谁?

    三爷:这个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