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齐夫人的求子心愿
    陈青云的脸忽然就黑了,深邃幽暗的眼眸也闪过一丝闷气。

    呵呵,他小?。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知道,他到底小不小!

    哼!

    别扭的陈青云感觉心里憋了一口气,义愤填膺,压抑难忍。

    殊不知李心慧只不过是随口一提,压根没有放在心上。

    齐夫人的爽朗大方让她彻底放下了心里的芥蒂。

    她之前虽说想要借云鹤书院实施自己的计划,可她心里始终不安。

    现在不一样了。

    她听得出,齐夫人是真的想要让她放开手脚去做。

    齐夫人是她魂入异世以来,给予她最大帮助的贵人。

    心里感动的李心慧目光灼灼地看着齐夫人。

    陈青云的眼眸又暗了,嫂嫂那种目光,专注得足以吞噬一切。

    就算老沉如齐夫人,也被看得老脸一红,眼神飘忽。

    “你这丫头,盯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齐夫人点了点李心慧的额头,嘴角溢出一抹讪笑。

    作为一个长辈,她可不好意思说,她招架不住那样亮如星辰,黑如墨玉般的目光。

    “我在想,我能够帮您做点什么呢?”

    李心慧认真道,语气赤忱。

    齐夫人的心忽然就软了下来,施恩不图报,那得看什么人?

    比如眼前这个,一门心思地想着,要怎么报答她。

    因为知晓她什么都不缺,所以歪着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

    “行了,下个月四月初九陪我去南山寺上香!”

    齐夫人轻叹道,温柔的目光落在李心慧的身上。

    南山寺香火很盛,不过据说是求子的。

    李心慧眼眸一转,当即明白过来。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无比认真道:“我做素斋也很好的,我们做三十八道不一样的素斋,或者九十九道也行,反正看佛家什么数最吉利了。”

    “要是九千九百九十道素斋呢?”

    齐夫人调侃,半开玩笑。

    李心慧点了点头,认真道:“可以啊,一万道都是可以的。素菜千变万化,区区一万,怎么就做不出来?”

    齐夫人瞠目结舌地看着李心慧,飘忽的眼眸捕捉到一丝兴奋的亮光。

    “真的可以吗?”

    “前朝曾经有一位御厨在南山寺做了四十九天的素斋,一共九千九百九十道不重样的斋菜,他那时为了求子,而后他的夫人接连生下了五个儿子。”

    齐夫人有些激动地抓住了李心慧的手,仿佛她已经成为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李心慧的眼眸迸发出绚丽的光彩,只见她握紧齐夫人的双手,认真道:“我能做的,您想要去拜一拜吗?”

    “四十九天,你要是在庙里呆得住的话,我保证一定做得出来。”

    齐夫人的眼眸有了些许湿意,她当然想去拜。

    可她这把年纪,公然出去求子,若是有了还好,若是没有

    只怕京中的那些女人还不知道笑成什么样呢?

    她这一生,事事顺心,唯独子嗣不丰。

    年轻时,到处求医,好不容易才有了聘婷。

    再后来,便再也怀不上了。

    齐夫人慢慢收敛心神,想着在小辈的面前说什么求子的,挺不好意思的,当即把来意说了。

    “知府大人听闻你烧得一手好菜,他府上今晚会有贵客来临,请你前去掌勺。”

    “知府夫人很和善的,她让人抬了小轿来接你,希望你能为他们家大人长长脸!”

    对于齐夫人突然转变话题,李心慧了然于心地不去揭开她心里是伤疤。

    而是附和着道:“我早就听闻知府大人跟伯府是至交好友,伯府倾心相交的人,我又怎么会推迟呢?”

    “我下午早点把学子们的吃食做好再过去!”

    李心慧说着,当即又揶揄道:“看来我得赶快教徒弟啊!”

    齐夫人见状,点了点她的眉心,眼里慢慢又多了些许笑意。

    陈青云一直都站在一边,他惊奇地发现,其实嫂嫂依赖起一个人的时候,更像一个孩子。

    她会撒娇,会讨好,会由衷地想要给予对方快乐。

    像是小小的芝麻糖,撒上了蜂蜜,甜腻的感觉让人暖了心窝。

    齐夫人离开厢房以后,李心慧便锁了门跟陈青云一道往大厨房走。

    “晚上吃草鱼,鱼肉肥厚,适合最酸菜鱼,水煮雨,烤鱼。”

    “可惜书院学子太多,烤鱼太麻烦了些,有机会我再做给你吃!”

    暖暖的阳光从树影落下来,细细碎碎的,时有时无,

    可嫂嫂脸颊上的笑容,却一再加深。

    她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隐隐想要压抑,当压抑不了的时候,她便想寻个合适的话题,让那脸上的笑容看起来不那么突倪。

    “晚膳过后,我去知府衙门的侧门等你!”

    陈青云出声道,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面,有人护送也不行。

    “会不会耽误你的功课?”

    李心慧问道,眼眸如沐春风,柔和得像垂入水中的柳条。

    “不会。”

    “那行,如果出来得早的话,我们顺便逛逛夜市!”

    陈青云笑着点了点头,定南府就一条夜市,只有两个时辰可以逛。

    而从府衙走过去,最快也要半个时辰。

    两人分开后,李心慧径直去了大厨房。

    长康一直都在大厨房盯着,这会在灶下盯着火,跟挑水的刘家兄弟和劈柴的王大树,毛仔吹牛聊天。

    几人讲着从前的糗事,笑得两口白牙晃动着。

    李心慧几步上前,长康看着师傅来了,麻溜地站起来。

    “师傅,您来了!”

    长康有些讨好地笑了笑,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可却莫名心虚。

    李心慧看着在大盆里奄奄一息的草鱼,对着几人道:“你们几个得空把鱼杀了,我今天教你们片鱼片。”

    “哎!”

    除了长康以外,剩下的四人眼眸一亮,连忙跑去找刀刮鳞。

    开心一刻:

    三爷:浪你个浪,我们天下无敌第一帅的男二即将现身了。

    青云:作者,我连个嘴都还没有亲到,你这是想换男主的节奏啊?

    三爷:怎么会,男二在才能凸显你的情深不悔,至死不渝!

    青云:我死了岂不是便宜男二了?

    三爷:男二又不是给心慧的,你急什么?

    心慧:为什么不是给我的,他不是应该求而不得,情深似海?

    三爷:别做梦了,我的男二是给读者的!

    读者:哼哼,算你识相!

    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