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等你呢,快进来
    陈青云吃晚膳时,得知嫂嫂找他有事。

    向来沉着冷静的他一时间有些忐忑起来。

    勉强吃了两碗饭,陈青云回寝房换了一身衣服。

    蓝色的对襟褙子,浅灰色的儒衫,竖起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柳成元吃撑了,一路打着饱嗝回房。

    结果刚走到门口,只见陈青云忽然开门。

    他冷不防,差点撞上去。

    “子恒,你去哪儿呢?”

    柳成元问道,皱着眉头,眼眸忽闪。

    他发现一向不在乎外表的陈青云竟然换了一身亮眼的衣衫。

    “你去温书!”陈青云懒懒道,明显不想多说。

    柳成元追了两步,结果陈青云忽然停下,转头目光深幽地看着他。

    “额?”

    “不让我跟,嗯,去吧,我知道了!“

    柳成元抬头望天,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

    陈青云收回目光,大步往前。

    柳成元的余光瞥见陈青云彻底消失在拐角,愤恨地扯了一把袖子。

    气死他了,不就是去见嫂嫂吗?

    至于吗?

    柳成元气闷回房,结果他看到陈青云摊开在书桌上的《说文解字》时,一时间头疼欲裂。

    陈青云那个疯子,竟然在抄厚得比《阿弥陀佛经》两倍不止的《说文解字》?

    李心慧在厢房里把自己给长康提的三个要求给写下来,甚至于将来酒楼的一层净利润都标注清楚。

    然而这些都是建立在,长康以陈记为招牌的情况下。

    如果长康放弃陈记的招牌,或者滥用油料砸了陈记的招牌,这些都是会被追究谴责,逐出师门的。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

    陈青云来的时候,李心慧已经写好了一份潦草的字据。

    “咚咚”陈青云站在门外敲门。

    李心慧回头,只见亮眼的少年静静地站在门外。

    蓝色的对襟褙子很好看,衬得他的肌肤白皙细腻。

    一双黑亮的眼眸熠熠生辉,欣长的身姿像是柔韧的芦苇,随风摇曳,生机勃勃。

    “等你呢,快进来!”李心慧笑道,对着他招了招手。

    陈青云蓦然红了脸,目光微微闪烁着。

    “你先抄一份给我,然后你拿回去多抄些放着,最好抄上百份我以后要用!”

    陈青云接过嫂嫂递过来的宣纸,只见上面字迹歪斜,潦草多墨。若不是连起来,有些字他还不认识。

    嘴角微微抽搐几下,陈青云出声道:“嫂嫂准备收几百位徒弟?”

    李心慧闻言,眼眸一亮,神秘地道:“你以后就知道了!”

    “我还准备挣钱买园林小山庄呢。”

    李心慧的语气轻快得意,仿佛胸有成竹。

    陈青云但笑不语,心中却隐隐期待起来。

    他手执毛笔,沾墨抒写。

    飘逸的小楷瞬间变成了一行一行行云流水般的字句。

    李心慧看得目瞪口呆,眼里不知不觉起了一层崇拜。

    “笔下生花!”

    李心慧情不自禁地说道,苍劲的力道伴随着墨迹的蔓延,仿佛一朵又一朵的花开在了藤蔓之上。

    隽秀的字体又细密清爽,迎面的墨香袭来,一股沁人心鼻的味道逐渐散开。

    陈青云握笔的手不知不觉抖了一下,可惜李心慧沉浸在陈青云熟悉的笔法当中,压根没有发现。

    她更加没有发现,每当她全神贯注地看着陈青云的手时,陈青云握笔的姿势总会僵硬的一些。

    她也没有看到,当她不由自主的赞叹落在陈青云的耳边时,陈青云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

    终于,一篇字据总算是写完了,陈青云在心里吁了口气,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笑意。

    “我明天给长康写了以后,便会真正教他一些复杂的菜肴了!”

    “不知道学子寝房又会养出几只猪出来!”

    “噗”陈青云难得地笑了起来,红唇上翘,眉头舒展,自有几分少年风流的潇洒俊逸,眉目朗清。

    “呵呵,小大人一个,你笑起来多好看啊!“

    李心慧含笑,手点墨印在了陈青云的额头。

    圆圆的一点,十分醒目。

    “哈哈,好憨的感觉。”

    李心慧发笑,看着僵直身体的陈青云,戏谑的眼眸里全是捉弄。

    陈青云怔住,有些呆傻。

    温柔的指尖仿佛还在他的鼻翼之上,可他却分明感受到酥麻的感觉落在了心尖上。

    顽劣的嫂嫂,又何尝不是一个小大人?

    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红唇娇艳,就是牡丹都要逊色三分。

    那一双春水般的眼眸,流光潋滟,专注地看着他的时候,仿佛连他的魂都会被吸走。

    陈青云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像是浮浮沉沉的波浪,忽然就无声了。

    黑压压的气流四处流窜,昭示着,沉静的气氛下,潜藏着更大的风暴。

    李心慧嘴角的笑容慢慢收敛,一时间,气氛凝滞。

    “嫂嫂”

    “咚咚!”

    突然而来的敲门声打断了陈青云的话,尚未出口那句:不要这么笑!堵在了喉咙里。

    他后知后觉地明白,自己的话有多么可笑?

    一时间,连替自己开脱的理由都找不到。

    他对嫂嫂的感情,终究还是发生了无法预料的转变。

    由亲情,变成了他无法掌控的感情。

    齐夫人没有想到陈青云也在,那叔嫂开着门,两个人都站在桌案边上。

    几张宣纸铺开,仿佛在抒写着什么。

    “伯母,有什么事情吗?”

    李心慧笑道,大大方方地迎了上去。

    陈青云连忙伸手抹去额头上的墨迹,上前行礼。

    “师母好!”

    齐夫人点了点头,看向桌案上的宣纸。

    李心慧见状,直接给她取过来。

    齐夫人看后,轻笑道:“有趣,我好像不只是看到一份字据,我好像看到的是陈记的招牌!”

    李心慧闻言,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告罪道:“您不怪罪就好了,我这可算是投机取巧了!”

    齐夫人闻言,嗔怒地瞪了一眼李心慧道:“跟我见外了不是?”

    “你跟青云以后一个为官,一个经商,相互帮衬再好不过!”

    “你能有这份头脑,我看着别提有多高兴了,以后书院厨房就是你的地盘,只要你让学子们吃饱饭,不闹腾,我随你折腾!”

    齐夫人的慷慨大方让李心慧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李心慧控制不住地攥住了齐夫人的手腕,然后在她的脸颊印下一吻。

    “伯母,我好喜欢您啊!”

    “真的,您让我感觉我是您的亲生女儿!”

    齐夫人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亲她!

    这让她想起了偷偷摸摸的齐瀚,总是趁她不注意就亲一下,等到她转头,他立马又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让你恼也不是,笑也不是!

    李心慧欢快的心情感染了她,只见齐夫人笑骂道:“在青云面前呢,你这个做嫂嫂的,孟浪了!”

    “青云还小呢。”李心慧理所当然道。

    陈青云的脸忽然就黑了,深邃幽暗的眼眸也闪过一丝闷气。

    开心一刻:

    青云:说好让我进去的。

    心慧:让你进了啊,我不是把门都打开了?

    青云:(郁闷)我说的不是这个进!

    心慧:(疑惑)那你想进哪里?

    青云:(暧昧)你懂的!

    心慧:(心塞)我不懂!

    青云:(黄暴)就是进去!

    心慧:(问号)你已经进来了!

    青云:(猝)

    心慧:(不懂)不是一直都在里面?

    进什么进啊,说得我一头雾水!(猖狂得意地大笑,哈哈,小样,跟我斗,等着洗白白被压吧)

    读者:我们裤子都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