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我还有你(加更)
    淡淡的清风吹来,园林到处都是芬芳的花香。

    李心慧往前走,脚下的路时而清晰,时而黯淡。

    长廊的尽头往下,便是北苑了。

    李心慧抬首看着北苑大门上的两个红灯笼,转头对着陈青云道:“等我们以后存了钱,也修这样一个山庄!”

    “亭台楼阁,园林假山,引活水种藕,迁青竹为林,花圃都种四季花卉,廊下种葡萄牵藤。”

    “最重要的是,院内必有槐树遮阳,摆放石桌,石凳,夏日炎炎时,异能摆棋谈笑,抚琴为声。”

    眼前的漆黑仿佛都明亮起来,未来那么远,可又那么近。

    陈青云畅想着,鬼使神差般问道:“只有我们两个吗?”

    李心慧闻言,觉得他这话带着试探和小心翼翼。

    “暂时只有我们,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没有成亲的话?”

    “你成亲以后,得看你媳妇愿不愿意跟我一起住了,我这个人向来不会委屈自己,她要是不愿意,我是不会留你们夫妻的。”

    陈青云的眼眸暗了一些。

    他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因为那对于他来说,像是水中的浮沫,看似存在,伸手时,却什么都没有。

    “你不想跟姨父他们一起住吗?”

    陈青云问道,他真正想知道的,是嫂嫂内心的想法。

    他知道自己像是一只的刺猬,明知道一紧张就会泄露自己真实的想法,可是他却忍不住想要问个清楚。

    “不会!”

    李心慧认真地摇了摇头。

    “我想让他们自己立起来,然后我哥哥娶个好媳妇,他们好好的过日子就成。”

    “我还有你,等到你成家立业了,我也就了无牵挂了!”

    到那时,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天下之大,总会有她想要驻足的地方。

    陈青云本以为,问出来的答案一定是伤人的。

    伤他,或者伤她。

    可是他想不到会是这样?

    嫂嫂的语气落寞孤寂,却平和坚韧。

    她像是随意而安的浮萍,因为短暂的驻足,停留了些许惆怅而缱绻的念想。

    可她终有离开的一天,所以她强迫自己不要过多留念,仿佛他们好了,她便好了。

    她语气里那种孤单和坚强,像是飘零了许久,已经知道如何跟寂寞的空虚为伴。

    那样的她,莫名让他心疼。

    “还早呢,还有好多年!”

    陈青云出声。

    “我会陪着你的,一直!”他补充,语气笃定。

    李心慧勾起嘴角笑了起来,她恍惚地想起,有位母亲曾经说过“当年她儿子年幼时,她曾问过他,如果将来儿媳妇不孝顺她怎么办?她儿子说,我会打她。多年后,儿媳妇不孝顺,跟她大吵一架后撵她出门,结果她儿子说,你出去租房子吧!”

    我们曾以为坚不可摧的诺言,有时候就是一句玩笑话。

    她不会当真,亦不会相信。

    她想,只要这一刻,陈青云是真心的,那么她的付出就算是有了回报,足够了。

    这,李心慧睡得很踏实。

    清晨的厨房总是忙得不可开交,蔬菜很多,可书院还是需要定时采买米面油盐等等。

    李心慧给学子们做了打卤面,苋菜饺子,茶香萝卜饼。

    假期阔别,学子们腹内馋虫肆意撕咬,让他们一觉醒来枕头上都是口水。

    好不容易冲进食堂,那自然是什么都要来一碗。

    陈家村来的五个小子早就看傻眼了,一早上,那跟喂一样大盆大盆端出去的早膳不一会就空着见底回来。

    因为是孩子,他们五个得到优待,一人一大碗的面条先吃起来。

    “咻咻咻”整个大厨房都是吸面条的声音,江婆子忍不住笑道:“瞧瞧,又是五只小馋猫!”

    李心慧瞥了一眼,只见五个家伙齐齐碗,那动作整齐麻溜,很是带感。

    将最后一波打卤面扔下锅,李心慧对着长康道:“我想收你为大弟子,不知道你可愿意?”

    长康握着鱼的手一抖,那四五斤重的草鱼瞬间在地上弹跳起来。

    “愿意,我愿意!”

    一把捞起地上的鱼,可是太滑,长康的手几次三番掉落。

    眼看长康都急出汗了,李心慧轻笑道:“反正都要杀的,你先把它敲晕了!”

    长康闻言,连忙去找榔头。

    众人见状,羡慕的目光一下子追随着长康的身影。

    李心慧暗暗观察那些羡慕过后埋头干活的帮工们,心里暗暗合计起来。

    早膳过后,长康在李心慧的示意下,亲自烧水泡茶,带着五个家伙给李心慧磕头行礼。

    李心慧把那个五个家伙拉到一边,出声道:“你们年纪还小,先看看可有兴趣学再来拜师。”

    五个家伙懵懂不知,全都谨慎小心地站到一边去。

    大厨房里空旷下来,李心慧认真地看着长康道。“没有什么手艺是别人永远学不会的,我只希望你记住几句话,一旦你忘记了,那么你将不再是我的徒弟!”

    “请师傅教诲!”长康心悦诚服地叩拜下去。

    “第一,勤勤恳恳学厨,精心钻研新菜。”

    “第二,今学厨我不收一分银钱,他能开酒楼饭馆,我收一层盈利,牌匾上需标注陈记。”

    “第三,若是偷工减料,滥用廉价油料,当即逐出师门,走遍天下亦不能说是我的徒弟,陈记招牌更是永远不能擅用!”

    “我的要求只有三点,你若是还愿意拜师的,那么需签下字据一份,从今天起便是我的徒弟。”

    比起齐东来的恶意欺压,陈娘子这三个条件让长康颇为动心。

    陈娘子收他为徒以后,还准许他出去开店。

    一层的利润,孝敬传授手艺的师傅,这乃最正当不过。

    长康认真地点了点头,再次叩拜。

    李心慧指了指墙边站着的五个家伙,对着长康道:“以后我带你,你带他们。有天分的就教,没天分的让练,他们若是能够坚持三月,到时候再行收徒。”

    长康明白地点了点头,刚来的稚子们确实太嫩了,厨房的门道都莫不清楚。

    作为亲传弟子,长康一跃成为了大厨房的第二红人,也彻底成为了李心慧的左膀右臂。

    开心一刻:

    青云:进去了吗?

    心慧:等一会,太大了!

    青云:用力挤进去!

    心慧:不行,会坏的。

    青云:可是这样卡着它会肿起来的!

    心慧:不会,它滑得很。

    青云:

    心慧:你别怕,第一次都是这样的!

    青云:我不是第一次!

    心慧:那你应该有经验啊?

    青云:我们都是用热水烫了直接去皮。

    心慧:那样闷了血在里面,腥得很,不好吃。

    三爷:所以,你们两个讲了半天是在杀黄鳝?

    读者:擦,鼻血流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