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拧成一股绳
    李林子把李心慧和李光庆送到县城的时候,陈青云早就等候在那里了。

    同行的还有村里的好几个汉子。

    押送蔬菜的两俩牛车先行,里正和族老掏钱雇了两俩马车。

    在摇晃的马车上,陈青云也没有能跟嫂嫂说上一两句话。

    好不容易到了府城,长康带着厨房里的帮工们早就等候在小门处。

    “陈娘子回来了!”

    “可劳累,厨房做了些养胃的红枣银耳粥,我已经让翠环送了一些过去!”

    因为还没有拜师,长康不好喊师傅。

    然而妥帖的安排早就昭示了他的虔诚和态度。

    李心慧确实有些不舒服,不过还好能够压制。

    先将李光庆带进去,李心慧道:“这是我爹,新来的账房管事。”

    “你叫人带他进去歇着,给他盛碗粥,我在跟你说别的事情!”

    长康闻言,不敢怠慢,连忙让老实的刘家兄弟带李光庆进去。

    刘家兄弟一听是陈娘子的爹,当下越发殷勤,还让江婆子给炒了几个小菜招待。

    陆陆续续什么族老,里正,陈娘子的小徒弟等等,厨房里的帮工们应接不暇,接连炒了十几个菜才消停下来。

    里正和族老这会子知道陈娘子把她亲爹都弄来做账房先生了,一时间心里既羡慕又冒酸。

    五个跟来的小家伙最大的十岁,最小的不过才八岁。

    有好吃的早就闷头吃起来,看着周围善意的笑容,心里那些不安渐渐掩埋在夜色当中。

    长康结算了陈家村送来的蔬菜,一共是三百文八十文,因为是第一次送来,有些压坏的,便没有算进去。

    那都是陈娘子的意思,给他们算了坏的一次,那便会有第二次。

    长康嘴上不说,心里却是真的佩服。

    好不容易收拾妥当,族老里正和押送蔬菜的几个汉子去了民宿客栈勉强住一晚。

    第一次来,他们来得晚了,而且路上也耽搁了不少时间。

    只有第二天才能回去,但是几人得了实惠,又见陈娘子在大厨房一呼百应,心里总算是探到了底,一层朦胧的喜色汇入几人的眼睛,天色刚明时便迫不及待地赶回去陈家村报喜去了。

    齐瀚和齐夫人知晓李光庆来了,都想见一见,不过因为陈家村的族老和里正在,他们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李心慧在陈家村遇到的事情齐盛都一五一十回禀了,齐夫人气得肝疼。

    当初她亲自去接李心慧,就是害怕陈家村会有污言秽语。

    想不到正是因为她去接,竟然什么污水都敢往李心慧身上泼,她心里气闷,连着两日在园林修剪花枝了。

    齐盛亲自过来给李光庆安排住处,在夫子后院之中寻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子。

    以前是一位夫子的住处,那位夫子成亲以后,嫌小便搬走了。

    一进的院落,两间厢房,一个后罩房和耳房。

    李光庆受宠若惊地住了下来,雕花架子床繁复好看,蚊帐都是轻纱带绸的,摸上去又凉又软,的枕头被褥也都是新的。

    李光庆躺上去,感觉怎么都不踏实。

    后来他直接睡在临窗的软榻上。

    忙忙碌碌一晚,长康带着那五个家伙去了长工房,安顿下来时,大厨房里静谧无声,只有大锅里烧着的热水冒出汩汩热气。

    李心慧回房时,发现穿到园林里面的拱门处站着一个黑影。

    瘦瘦高高的,手里提着红红的灯笼。

    喜庆的光照在他的脸上,露出刀削似的侧颜和漆黑如墨的眼眸。

    “青云?”

    李心慧意外出声,她以为他早就回到学子寝房了。

    陈青云站在远处没动,等到嫂嫂慢慢走进时,他抿着的红唇轻启道:“我送你回去!”

    黑黑的园林里面没有灯,往常她早就回去了。

    只不过今日着实忙了些,统计陈家村送来的蔬菜品种,预估着能够吃上几顿,明日又要采买那些肉类搭配着吃?

    不知不觉,竟然忙到了亥时。

    “嗯,走吧!”

    李心慧率先往前,她知道陈青云应该等了一会了。

    拒绝还是接受,她瞬间做出了决定。

    既然觉得要跟家人一样相处,她便要学会接受他给予的关心和付出。

    而她,同样不是在为了他努力着吗?

    希望给予他更好的生活!

    “今天很忙吧!”

    “姨父还习惯吗?”

    陈青云淡淡道,他在陈述,其实他都知道。

    只不过两人一路走着,总是想听着些声音才觉得心里安稳。

    幽径的小道里,迎面袭来阴冷的气息。

    李心慧神情一震,随即道:“还行,只不过是坐车久了有点累!”

    “我爹淳朴仁厚,别人对他客气他都会腼腆几分,有时候想想,他的心应该很软!”

    “从小到大,我从未见过他与人红过脸,小时候教给我最大的便是谦让。”

    李心慧回想往事,那些熟悉教诲仿佛一模一样。

    有些缘分,仿佛轮回。

    终有再见面的一天,灌入魂魄当中的记忆,也许就是为了让她继续守护血缘至亲。

    “姨父很好的,我小时候每每见他,他都是温和地在笑。”

    “而且我从未见过有长辈像他一样,笑得腼腆又醇厚,像西域的葡萄酒。”

    “噗嗤!”李心慧发笑。

    “其实,我觉得他笑起来像待嫁的大姑娘,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但是又很甜!”

    “呵呵!”陈青云控制不住地笑出声。

    他形容得很含蓄。

    可嫂嫂形容得很贴切。

    就是像大姑娘一样,所以他一开始觉得那个姨父好奇怪的样子,但是又觉得很温和。

    直到后来,爹爹告诉他,那样的笑容,只有心境干净的人才笑得出来。

    那个时候,他对这个姨父就有了一种从心里发出的尊重。

    “现在姨父来了,下一步是不是李也会来?”

    陈青云问道,他的眼眸隐匿在暗影中,看不到转动的光。

    李心慧走在前面,她地听出了陈青云语气中的落寞,虽然她觉得那样的情绪莫名其妙。

    “嗯,我准备有了银钱便教他们自己做吃食去卖,给他们盘下一个小小的铺子就可以了!”

    “一家人拧成一股绳,才能坚韧有力。”

    “很好!”陈青云附和,语气黯然。

    他们一家人,一股绳!

    而他和她,又是什么呢?

    友情推荐:恶魔:男神,借个种

    开心一刻:

    青云:嫂嫂,昨晚三爷叫你去培训啥新技能了?

    心慧:没啥,就是教我怎么睡你!

    青云:学得如何?

    心慧:一句话,我怎么爽怎么来,你不爽我就绑着来!

    青云:你一定会很爽的。

    心慧:呃?

    青云:作者昨晚我的时候,充分想象我的某物天赋异禀。

    心慧:

    三爷:昨天评论没有过一百,然而我还是开森地裸奔了。

    今天能过520的话,你们懂的!

    哈哈(加更v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