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让爹爹去当账房先生
    “李叔,对不起,都是我那婆娘儿子惹出来的,我回去好好教训他们!”

    李光庆摇了摇头,对着赵老三道:“行了,说清楚就好!”

    外面的脚步声隐隐多了起来,赵虎不想多待,便出声道:“李,那我们便先走了!”

    余下的也跟着打了声招呼,然后跟着赵虎离开。

    赵老三一路揪着婆娘的耳朵,踹着儿子的,那激烈的动作惹了许多村民争相看热闹。

    马兰花的娘家又正好是下寨村的,这一晚,李心慧关了灯以后,听到的全是骂街的声音。

    许是赵老三下手太重,到了后半夜都还有赵马两家对骂的声音。

    第二天,李心慧起了个大早。

    可比她更早的杨素珍喂喂鸡,已经忙活了一大早上。

    因为前一晚的事情,一家人都没有好好说说话。

    李心慧去厨房张罗吃食,给家人做了薄薄的豆腐烧麦。

    杨素珍忙活了完了,一进厨房就看到女儿已经上蒸笼了,那簸箕里放着的一个个小巧玲珑的东西,像又不是,皮薄馅多,看得清清楚楚。

    “你还会做这个?”

    杨素珍挑了挑眉,十分意外。

    李心慧点了点头,随即道:“在陈家学的。”

    陈家早些年没有败的时候,那算是十里八村最讲究的人家了。

    讲礼节,重规矩,当年他们有幸跟陈家结亲,多少人明里暗里妒忌。

    酸话一箩一箩的,她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可谁曾想

    杨素珍低头下视,眼里多了一抹黯然。

    李心慧看着娘亲的手,青筋凸起,粗粝泛黄。

    这些年,一看就是辛勤劳作的手。

    “你穿这身衣服好看!”

    杨素珍说着,浅浅地笑了起来。

    李心慧瞥见她眼中有泪,手里捏着的烧麦不小心破了皮。

    她这一身是娘给她做玉兰色的襦裙配绿色的绣花褙子,淡雅素净的颜色衬得她面如芙蓉,目似,着实好看。

    “我现在在云鹤书院当管事厨娘,需要一位管账的先生。我想让我爹去做,我记得我爹做过账房先生的!”

    李心慧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银钱她可以从她的份例中出。

    经过这几天的折腾,她知道银钱在底层社会意味着什么?

    她也知道自己应该弄些门道出来赚钱,否则一个月一吊钱她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在定南府城买上自己的房子?

    杨素珍知道云鹤书院,当年她弟弟惹上官司,她找上亲家陈夫子,后来托了云鹤书院的院长齐瀚才平安化解的!

    当年她还特意背了两只鹅去送那位齐院长,是齐夫人接待了她,富丽堂皇的院子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路很长,花团锦簇的,她走了许久才到。

    齐夫人为人热情好客,留了她晚饭又让人备车送她回来。

    那都是七八年前的旧事了,现在想起来,她心窝都是热乎的。

    “你爹可以去吗?”

    “不需要齐院长和跟齐夫人点头?”

    “你爹是一个厚实的人,他管账从来不会出错的,之前跟你爹一起上工的那些人都私下让你爹给他们算工钱呢,所以后来发现工钱不对,你爹就被撵出来了!”

    杨素珍念叨,心有不甘。

    那些人过河拆桥,心眼坏得很。

    李心慧细细的捏着手里的烧麦,不打算将自己精通厨艺的事情说出来。

    再好吃的东西,都需要一口一口地嚼碎,过之犹不及。

    “齐夫人知晓我在陈家村守寡艰难,便照拂我几分。书院大厨房的事情,齐夫人全权交由我在打理,我爹不去我也要找人的,何必便宜外人?”

    李心慧顺着杨素珍喜好的话语说。

    果不其然,杨素珍当即就道:“那当然让你爹去啊,怎么能便宜外人呢?”

    “你爹最老实不过,当年跟你那位远方的叔爷爷念书,虽然没有考得功名,不过算术却是厉害得很!”

    李心慧点了点头,在她的记忆之中,她爹是识文断字的。

    而且小时候还教过她一些浅薄的学识,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李翠华喜欢的是刺绣,认为可以帮助家里赚些银钱。

    所以渐渐的,也就荒废了。

    就算是她,也是识字会算术的,只不过他力气大,时常都是去干体力活。

    渐渐的,外面的人也就以为他是个二愣子。

    李光庆知道女儿要带他去书院做账房先生的时候,震惊得不敢置信。

    “我见过齐院长的,风光霁月一样的人物,去他的身边做事,真是自惭形愧!”

    李光庆略微低了低头,很不好意思。可那闪动的眼眸又昭示着他的惊喜和兴奋。

    李林子没有想到妹妹还能在云鹤书院给他爹谋一个这么好的差事,当即便高兴道:“什么自惭形愧,就是自残也要去啊?”

    “这么好的机会,爹不去就要便宜别人了,再说爹穿长衫最好看了!”

    李林子笑得眼眸眯起来,越发觉得妹妹十分能干。

    李心慧看着她爹朴实淳厚的样子,当即点头附和!

    “爹爹穿起长衫,一定会比书院里头那些夫子好看!”

    那些夫子都给她喂胖了,李心慧想着,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来。

    李光庆做了一辈子的老实人,那种君子之风对他来说太过遥远。

    他只想找一份活计,多存点银钱,好给儿子娶房媳妇。

    云鹤书院那么好的差事,他想都没有想过。

    当年陈夫子在世时,他都不曾想过去攀些关系,更何况后来陈夫子离世,他更是连云鹤书院都不曾踏入一步了。

    早些年陈夫子在世时,每次去云鹤书院都会带上他,可惜他憨笨,每次去都是低头喝茶,木讷得很。

    后来陈夫子察觉他很局促,渐渐的也就不带他去了。

    想到这里,李光庆有些黯然。

    私心里他觉得自己错过一些机会,可现在他已经四十多了。

    村里许多跟他一样年纪的,都抱孙子了。

    可他却连儿媳妇的茶都没有喝到。

    “我能行吗?”李光庆抬首问道,目光有些腼腆。

    一辈子的老实人,逢人便露三分笑,平时温和敦厚,此时也忐忑不安起来。

    “当然可以,就是给工人们算算工资,采买的时候对对价钱!”

    “再简单不过,您一定可以的!”

    李心慧笑起来,满是鼓励。

    开心一刻

    三爷:我很伤感,我的读者都不爱我,她们不留言,不打赏,不催更

    青云:求三爷,就算这文看的人少,你也先写一段再弃坑。

    心慧:求三爷,就算这文没有稿费,你也先等我强上了再自宫。

    读者:作者,你好意思吗?我们裤子都脱了,你给我们看这个?

    擦,活该你的文扑死。

    三爷:心慧上吊那条白菱淘宝卖多少来着?

    求读者赏我一百条,让我先去死一死!

    有奖竞猜:今日有加更吗?(看读者热情揭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