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为父出头
    赵老三看着李心慧,仿佛找到了可以宣泄的口子,当即冷声道:“能把你女儿送去守望门寡,你们两个老家伙又算是什么好人?”

    “你”

    杨素珍气急,刚好动怒,只见李心慧上前两步。

    挡住她娘怒不可遏的目光,李心慧淡淡道:“正是因为我爹娘遵守承诺送我去守门望门寡,才证明他们的诚实守信。”

    “而你们”

    李心慧淡笑不语,嘲讽的目光看向了缩头的赵有田。

    只见他闪烁的眸光凸显惊慌,许是发现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他便渐渐有些惶恐起来。

    “你想说什么?”赵虎看了一眼站出来的李心慧,皱着的眉头闪过一抹疑虑。

    在他的印象里,李老头的一双儿女都是老实乖巧的,一个勤奋能吃苦,一个心灵手巧。

    当时陈青山死了,村里还有许多人打过李翠花的主意。

    只是李家凑不齐聘礼,最后还是送李翠花去守望门寡,为了这个,村里许多人对李家说话阴阳怪气的,一副心气不顺,仿佛想占便宜没有占到的样子。

    “赵有田口口声声说我爹打的,一会说我爹推他,一会马家的那几个小子又说我爹用棍子揍他。既然如此,就让他说一说,他是在哪里遇到我爹的?又是怎么被我爹打的?伤在哪里?”

    “刚好这里这么多人,我们不防去原地走一走,他跌在哪里?什么东西挫伤他的?我爹抢了他的干柴,他那些柴又在什么地方捡的?我家厨房里总不会只有我爹今天抢来的干柴,不如让他去认一认,看看能否认得出来?”

    娓娓道来的声音平和清淡,仿佛这起闹剧在她的眼中掀不起半分波澜。

    赵虎皱了皱眉,感觉这些话调理清晰,句句在理。

    可他感觉脑袋里有跟弦对不上,就像是有人挖了坑,等着他跳下去一样。

    周围都在静待他发话,赵虎来不及多想,便转头对着赵有田道:“你说一遍,你是怎么遇到李爷爷的,他又是怎么打你的,他抢了你多少干柴,大概什么样子?”

    李心慧见赵虎改了尊称,嘴角勾起淡淡的冷笑,这位里正见缝插针的本事到是不小。

    赵有田撑大眼眸,有些不敢置信动了动嘴。

    他根本没有想过要说这些,慌乱间,他语句不清,说得颠三倒四。

    李心慧温和地点了点头,一会像是附和,一会又出声询问。

    她的声音温柔动听,神情淡漠有礼,然而她会在途中突然发问,比如伤在什么地方?用什么伤的?

    赵有田猝不及防,一会说是木棍,一会说是跌伤。

    等到问完一遍,李心慧又道:“嗯,你说得有些地方不是很清楚,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听!”

    于是在李心慧那黑亮专注的目光下,赵有田愣愣地再一次叙述一遍。

    “不对,刚刚你说手臂被木棍打伤的,现在你却说是我爹推你跌在地上挫伤的,错了!”

    李心慧提醒,面露不悦。

    赵有田心里一抖,连忙改口。

    接着诉说,不一会,李心慧再次打断道:“又错了,刚刚你说抢了你一捆干柴,现在怎么变成了两捆?”

    于是赵有田再次改口。

    等到赵有田说完,已经泪光闪烁,神情慌张。

    李心慧却再次嬉笑道:“呵呵,差不多能对上了,听起来跟真的一样了。你再说一遍,不要再跟前两次说的对不上了!”

    赵有田求救的目光看向赵老三,赵老三慢慢也品出些味道来了,一时间脸色灰黑,目光冷厉。

    赵虎也明白过来了,然而他没有阻止李心慧。

    此时笑意盈盈的李心慧仿佛是一只笑面虎,你以为毫无威胁,其实她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

    她可比她娘犀利多了,也聪明得很,知道利用赵有田口述的破绽证明她爹的清白。

    “呵呵,你又说错了,你一会膝盖是磕到石头上的。一会膝盖是被木棍打的,现在又说是推你去撞的。”

    “我爹要是从前面推你,你那膝盖怎么会朝前撞?”

    “我爹要是用木棍打你,你那手肘又怎么会往后擦伤?”

    “赵有田,信口雌黄,诬陷老者,这也就幸好你没事啊,这要是你摔断了腿,我爹还不得去坐牢啊?”

    “小小年纪,心思不正,品性败坏,这要是传扬出去,只怕以后连媳妇都娶不到吧?”

    李心慧站在一旁,说话时,嘴角还含着一抹笑意。

    众人只觉背脊发凉,感觉一股冷厉的气势无声地压迫过来。

    赵有田被颠三倒四地问,心神早已崩溃,这会又听李心慧要将他所这件事传出去,想着那些个玩得好的伙伴们一个个弃他而去,赵有田当即大哭起来!

    “哇呜呜,都是我娘让我说的!”

    “膝盖没有伤,是我娘说事情闹大点,让我去撞的。”

    “我就是怕李老头告诉我娘我偷他的干柴,才跟我娘说他抢了我的干柴又打了我!”

    “呜呜”

    赵有田不过才九岁,这般撕心裂肺地哭,可见被吓得不清。

    李心慧冷冷地看着那些面面相觑的人,想着看看他们会怎么收场?

    赵老三请了这么一帮人给他撑场子,冷不防被打得灰头土脸,一时间气愤难平。

    只见他用力打了赵有田几个耳光,又踢了几脚。

    赵有田受到惊吓又被自家亲爹这么一打,当即在地上咆哮着,哭得越发惊天动地。

    在李家下面等消息的马兰花二话不说当即冲了上来,嘴里还嘶喊道:“那个丧尽天良短命鬼打我的儿啊,你们等着,我明天”

    “啪,啪!”

    刚刚冲进李家大门的马兰花被赵老三反手甩了两个耳光。

    马兰话被打懵了,呆愣了片刻后,泪水立即涌了出来。

    只见她哭喊着伸手去抓赵老三,结果又被对方狠狠踹了一脚。

    “哎呦,我不活啊!”

    “赵老三,你长本事了,敢打我?”

    “老娘瞎了眼看上你,你没出息又没地,老娘跟着你苦了这么多年”

    母子俩的哭声在李家堂屋里哭得那个叫响亮,周围隐隐听到声音的乡邻慢慢聚拢而来。

    赵虎让赵三老道歉,赵老三知道赵虎说一不二,再加上今晚的事情是他让赵家有脸面的人都没有了脸面,当即便对着李光庆道歉。

    友情推荐:《鬼手毒妃:腹黑侯爷榻上卧》作者:十三月

    腹黑侯爷用男色千般引诱她,最后却被她反向调戏。古言权谋,有阴谋有诡计,当然也有各色美男来宠溺~

    开心一刻:

    心慧:以后有钱就买套大房子,把爹娘大哥都接来住一起!

    青云:不要,晚上不方便!

    心慧:呵呵,别担心,我准备修条暗道!

    青云:不是这个!

    心慧:那是?

    青云:大哥说我肤如凝脂,翘臀圆滑,手感奇好,他喜欢摸!

    心慧:擦,大哥撬我墙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