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论吵架的最高境界
    李家在下寨村几十年了,李老头的为人是出了名的老实,从不会多说别人一句闲言,从不会争强好胜。

    赵虎垂下眼睑,凌厉的目光转头看向赵有田。

    赵有田被大伯盯得背脊发凉,他心慌得很,可都这个时候如果承认的话,他只会被他爹修理得很惨。

    “你骗人,分明就是你看我一个人下山,抢了我的干柴以后,打伤我的。”

    “我的膝盖还有伤呢!”

    赵有田说着,连忙弯腰把膝裤露出来。

    左边的膝盖处,青紫一片,被刮伤的皮肉露出凝固的小血珠,看起来到是触目惊心。

    赵老三率先忍不住了,当即冷冷地看向李光庆,冷声道:“李老头,我家有田还是个孩子呢,你怎么就能下这么重的手?”

    李光庆向来不会辩驳,他再一次出声道:“他跟我抢柴的时候,腿还是好的。”

    抢了他的一捆干柴,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人,膝盖又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你放屁,分明就是你打的!”

    赵有田见他爹信以为真,脸上再一次有了诬陷的底气。

    “呵呵,你爹和你伯说的这几句也是放屁啊,莫不是你们赵家都是用说话?”

    李林子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站起来。

    他生得高大魁梧,一站起来,房间里的油灯都被挡了大半。

    赵虎脸色阴沉,但也知道是赵家的孩子出言不逊在先。

    “有田,闭嘴!”

    赵虎呵斥,随即看向李林子道:“不过是问问清楚而已,都是乡里乡亲的,总不会冤枉你爹!”

    “呵!”李林子冷哼。

    只见他慢慢走到赵有田身边转了一圈,厉声道:“老天有眼,谁说谎骗人便让他断子绝孙好了!”

    “就我爹这个性子要是会打他赵有田,我李家自此以后断子绝孙,在我这一辈!”

    明亮的火把忽然闪了一下,赵有田缩了缩脖子,不自觉埋低目光。

    赵虎的眼眸闪烁了一下,握着火把的手一紧。

    在场的十几个壮汉全都对视一眼,心里多少有些底的。

    赵有田攀咬别人还行,问题是这个李老头的名声,着实是个烂好人。

    工头克扣了他的工钱,他闷不吭声。马家人堵了他家秧田里的水,他半夜才去通。

    农忙时节,谁家请他,他便去帮忙,自家永远都放到最后。

    这样的人,你说他打一个孩子?

    赵虎转身对着赵有田道:“今天你跟谁一起去捡柴的?”

    赵有田心神不稳,恍惚的视线里,只见大伯的目光跟铡草的刀一样锋利。

    “就是马他们几个!”

    赵有田缩了缩脖子,他早就跟那几个串供好了。

    赵虎让人去问,不一会,去问的两个男人回来,只说没有跟赵有田赌柴。

    而且他们在山下的时候,看到李老头用木棍打赵有田。

    气氛再一次僵持起来,好似连人证都有了,这一下事情也就有了定论。

    可众人的心里都在打鼓,因为这样是事实有些不符合常理。

    “赵有田,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是不是李老头打你的?”

    “这是干什么,这孩子都说了好几遍了!”赵老三不满,在他看来自己家孩子根本没有必要冤枉李老头。

    赵虎斜视一眼赵老三,目光犀利。

    赵老三心里一抖,拎着赵有田往前一点。

    通明的火光照耀着堂屋里的人,审视的目光一道接着一道。

    赵有田心生不安,点了点头。

    “就是他打的。”

    “放屁!”一直都是透明人的杨素珍冷不防爆粗。

    刚刚收拾好堂屋里的饭桌,好似时间掐得刚刚好。

    李心慧站到一旁,心里暗暗给娘竖起了拇指,就这一声中气十足的呵斥,她都能感觉到后面滔滔不绝的怒骂。

    果不其然,只见杨素珍把抹布一扔,当即怒视而笑道。

    “虽说我们李家是外姓人,可搬来这下寨村也有五十年了吧,从孩子爷爷奶奶那一辈起,就还没有听说过我们李家会欺负人的?”

    “这都不说了,这下寨村不是赵家村马家村吧?你们两家苟且那些龌蹉事我都不提了,什么侄女跟舅子成亲,小叔跟嫂子通奸的,那都是你们那不伦不类的辈分勾扯来的。”

    “你们一门心思壮大下寨村,两位族老做大,一位里正相帮,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何必又要牵扯我家老李?”

    “冤枉谁不行,欺压谁不行,怎么就跟我们老李家过不去了?秧田堵水,交税排后,农忙请李叔,农闲李老头,呵呵,说出去给人家听听,这方圆五十里,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你们赵,马两家的黑心肝烂肚子,谁人不知道我家老李老实巴交,和善厚道?”

    李心慧跟个稻草人一样矗在一边,心里竖起一个又一个的拇指。

    那些龌蹉事不提了,然而点名了要害。

    李心慧知道,赵,马两家的硬伤,可谓就是姻亲关系辈分给扯出来的。

    至于叔嫂通奸那件事,传得有鼻子有眼睛,只不过当事人不承认,赵家没有处理。

    赵家的小侄女嫁给了马家的叔叔,这个她到是知道的,无非就是上一辈通婚,下一辈再通婚可是却把辈分给弄混乱了,于是便传出许多的笑话。

    眼前挡着一众汉子说出来,那要多打脸就有多打脸。

    赵老三更是恼羞成怒,他的媳妇是马家的,按照辈分,得叫他一声叔。

    赵家和马家的姻亲关系,在下寨村那是出了名的乱,所以许多人提起赵家和马家,那都是闲言碎语一堆,暗自鄙夷不屑。

    赵虎的脸被火光映得通红,只见他的目光闪烁着,四十来岁的汉子,一时间连怎么回嘴都不知道?

    “李婆子,我们都知道你嘴巴厉害!”

    “你不用扯东扯西的,李老头打了我儿子,这笔账我怎么都要算的!”

    赵老三憋出两句话,企图找回场子。

    结果杨素珍冷笑地瞥了他一眼,再次开腔道:“请我给你家翻地的时候李婶子,怎么现在我就变成了李婆子了?”

    “要不怎么说你们赵家的人不厚道呢?”

    “按道理说眼皮子短盖不住眼睛才是,怎么红口白牙就只会咿呀吐脏水呢?莫不是心黑肠烂,出脓倒流了?”

    “噗!”李心慧喷笑,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突倪的笑声打断了沉静严肃的气氛,李心慧看着扫向她的一众目光,当即扬了扬眉。

    友情推荐:

    《回到初中:男神我要么么哒》作者:朱湾湾简介:准毕业生杜淦烨,重生回到初中,欢喜冤家轻松互怼,养养傲娇毒舌小竹马,逗逗高冷禁欲小男神……

    开心一刻:

    青云:大舅哥身材魁梧,胸膛宽厚,猿臂蜂腰,翘臀紧致

    林子:所以

    青云:我先弱弱地哭两声不要压我啊

    林子:呵呵,小样,就你这小身板也就够一晚。

    三爷:残,心慧伤!

    心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