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脆弱敏感的他
    李心慧蹲在地上,然后慢慢卷起了陈青云的裤脚。

    陈青云的呼吸轻得仿佛没有声音,紧绷的身体跟琴弦一样。

    卷起的裤角摩擦着他的痛处,他忍不住抖了一下,然而瞬间又绷得僵直。

    “你在担心什么?”

    李心慧问,低着头的她显得异常认真。

    手掌的瓷瓶里装着石灰色的粉末,散发着一股浓阴的药味。

    陈青云的视线有些飘忽起来,他多想跟嫂嫂说,他没有担心什么?

    可是嫂嫂问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清楚地知道,嫂嫂在指什么?

    的人何止他一个?

    可他也许永远都做不到如嫂嫂这般,可以光明正大地问出来!

    “我只是不想以后陈家只有我一个人!”

    孤寂的语调落寞无比,李心慧的手停了下来。

    她看着膝盖红肿破皮的伤口,周围染上了紫色的淤血,可知摔得的时候有多重。

    心不在焉的人,连摔倒时的应变能力都没有。

    复杂的眼眸闪过一丝心疼,李心慧小心翼翼地给他吹了几口气。

    一股温热的气息包裹着刺痛的伤口,陈青云感觉四肢百骸都流窜着陌生压抑的感觉。

    他不敢动,不敢深究,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下来,让他清晰无比地听到了自己心跳声。

    “噗通,噗通,噗通!”

    李心慧撒上药粉,剧烈的疼痛像是蚂蚁密密麻麻地啃噬。

    陈青云的双手用力地握着椅子的扶手,整个人像绷直的弓,弯曲着忍耐的弧度。

    “你害怕我会听家人的话改嫁,扔下你一个人走了?”

    “其实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比起嫁人生子,伺候公婆,我更喜欢现在的日子。”

    “等你考上举人,我立女户。如果到时候你还把我当嫂嫂,我们便做一辈子的亲人!”

    守望相助,互相扶持的亲人。

    剧烈的刺痛过去,被揪占的内心忽然空了许多。

    陈青云看着嫂嫂认真的面孔,垂下的眼睑覆上一层暗影。

    无声地点了点头,陈青云卷起了袖子。

    又一片破皮的伤口,隐隐还有血珠沁出来。

    李心慧看得眸色渐深,舀着药粉撒了上去。

    又是一波的痛感来袭,陈青云闭上眼眸,忍着那焦灼入心的痛意。

    “如果我一辈子都考不上举人呢?”

    “嫂嫂是否也会改嫁?”

    陈青云的声音颤抖着,无法遏制的问话倾泻而出!

    慢条斯理地盖上药瓶,李心慧摇了摇头道:“不会!”

    她知道科举之路艰难,也不曾想过给陈青云多大的压力?

    考得上,他有功名,有她无她,他都能过得很好。

    考不上,他还有她,她不会让他孤寂落寞,贫困潦倒。

    陈青云慢慢松开握紧的椅子扶手,疼痛过去,心里都是密密麻麻发热的感觉。

    他有一种想去挠,但却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感觉?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那种滋味,他如今才开始浅尝。

    “我今天要去下寨村一趟,估计会歇一晚,我明天直接去县城跟你汇合!”

    陈青云的眼眸闪过一丝纠结,他动了动嘴,想说些什么?

    可抿着的唇瓣动了动,半响也不过“也好!”二字。

    他不是,没有陪着嫂嫂走娘家的道理!

    正因为他明白,所以才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李心慧颔首离去,片刻后,收拾好简单的包袱便跟李林子上路了。

    没有马车,步行的声音浅浅的,陈青云依在门口,很快便什么也看不到。

    空荡荡的路径拐弯以后,便只剩下风吹的声音。

    树叶莎莎的,枝繁叶茂,暖暖的太阳升起来,照出晃动的树影。

    而唯独那依靠在门框边的影子,矗立良久。

    下寨村距离陈家村要走一个时辰的路。

    李心慧在路上跟李林子说了她在云鹤书院做管事的事情。

    李林子瞠目结舌,要知道云鹤书院可不是谁都能进得去的,更何况他们村里赵家就有一位学子在云鹤书院,那个风光,不提也罢。

    马家就是没有出什么读书人,所以在赵家都低一头。

    不过那两家姻亲关系复杂,李林子也是说不清楚的,感觉两姓就是一家。

    李家的爷爷奶奶都过世了,有个小叔,不过上门去了。

    人口简单的李家在人多势众的赵家和马家看来,那就是秧苗犊子,根本不放在眼里。

    族老和里正都是他们的人,所以李家在下寨村没有什么地位,相反,还受点窝囊气。

    知道情况的李心慧渐渐有了头绪,一路上听李林子讲当初陈青山和她的那些旧事。

    等到了下寨村,李心慧总结,她这个憨厚老实缺心眼。

    幸亏她不是真的李翠花,不然都被自家给坑了。

    “回去就跟爹娘说,叫我心慧了。”

    “我现在在书院里做厨房管事,叫翠花不体面!”

    李心慧叮嘱道,既然她跟爹娘接触,以后一家人少不得跟小叔子碰面。

    她得提前串供。

    李林子没有什么心眼,妹妹说什么就是什么,当下便心慧心慧地叫起来!

    李家当年建房子的时候,买不到什么好地基,那房子建在半山腰上,要爬一个陡峭而上的小坡才到。

    李心慧抬眼看了看自家的房屋,顿时嘴角狠狠地抽搐几下。

    “挖井了吗?”

    “没有!”李林子摇头道,上面太高,挖不了那么深的井!

    “到现在都还没有挖井?”

    李心慧问道,眼睛睁得的。

    看着妹妹呆愣的样子,李林子大笑道:“哈哈,傻眼了吧!”

    “你十二岁的时候非要挑水,结果从上面摔下来,头都磕破了!”

    “吓得我跟爹抱着你到处找郎中,那摔破的桶后来不是被你栽了一株野蕙兰?”

    李林子笑出一口白牙,李心慧看了看那青石板一路向上的台阶,顿时打了个寒颤!

    我擦,挑水上去!

    幸亏那个时候没有摔死!

    李心慧默默地想着,越发觉得爹娘十分辛苦!

    她既然占了人家女儿的身子,便要将二老当成自己的爹娘孝敬。

    不要像前世一般,最终只剩下无数的自责悔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