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给他上药
    这,李林子留宿在陈家。

    打发两个醉鬼洗漱睡后,李心慧慢慢打开了带来的两个包袱。

    里面有做好的两套衣服,一套是玉兰色的襦裙配绿色的绣花褙子,一套是嫩青色的百褶裙配墨绿纹的对襟褙子。

    两套衣衫都是新布做的,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绸布味道。

    李心慧将衣裙拿起来,结果有东西顺着衣裙滑落在地。

    “叮铃”一声,清脆的银铃铛在脚边响了起来。

    李心慧低头一看,只见一根带着细铃铛的银簪子落在脚边。

    伸手捡起来,只见上面有细长的两根银签,面上是两片银叶子托住两朵并蒂莲花,最边上一圈一共镶有九个细铃铛。

    李心慧掂了掂银簪子的分量,少不得有二两。

    再加上精细的做工,市场价值在五两银子左右。

    而且看上面清洗过的痕迹,这根银簪的时间久了些,她要是推算没有错的话,她娘一定洗过的。

    这是陈家当年给李家的定礼之一,一直都是她娘保管,记忆中也就出现过两次。

    一根银簪都如此贵重,也难怪家里凑不齐定礼了。

    李心慧将银簪收起来,心里突生一股惆怅!

    当初醒来时,只有陈青云守着他,在张婶语气透出的鄙视当中,她以为李家的人都是不好的。

    却不想记忆重回,她得知李家在下寨村很是艰难。

    当初不是不管,而是她曾经跟娘亲吵闹过,因此出事的时候,才没有人去通知李家。

    天亮的时候,李林子本想着起床就走。

    来了一趟,他得回去跟他爹说说情况。

    结果一推开门,一股油香味扑面而来,伴随着滋滋的声音,好像是在煎什么东西?

    径直往伙房去,李林子看着小桌上金黄色的煎饺,咽了咽口水道:“昨晚的菜放油那么多?好吃得我把舌头都差点咬掉了!”

    “你可别为了招待你,把你跟青云十天的伙食都一顿做了。”

    李心慧看着憨厚的脸庞,淳朴的话语让她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给拿了筷子和蘸料,李心慧好笑道:“快吃吧,我等会跟你一起回去。”

    “真的?”李林子眼眸一亮,咬着煎饺的嘴巴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一直耗着也不个事,她总不能走在路上,连爹娘都不会叫一声。

    “呵呵,那最好了!”

    “爹一直念叨你,昨天还叮嘱我一定看你过得好不好?”

    李林子说着,一口一个饺子,吃得那个痛快。

    李心慧想起衣裙里裹着的银簪子,垂下眼睑道:“那衣服里的簪子也是爹让你给我拿来的?”

    “是娘,原本准备拿去给你娶嫂嫂的,兴许老天爷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所以让你哥我娶不到媳妇!”

    “那家人原先不还,你没见娘那个凶悍的样子,闹得那家人鸡飞狗跳。”

    李林子说到这里,咧开嘴笑了起来,仿佛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还回来以后,她洗了又洗。”

    “后来听说你出事了,娘就去请人给你算命,结果那算命的说你守寡命不好,无子早丧。”

    “娘气得一路哭回家里,一狠心就给你扯布做衣裳。我跟爹还奇怪得很,你知道娘一向有多紧手的了!”

    李林子说完,好笑地看着妹子。

    乡下的妇人多的是重男轻女,她娘能有这个想法,李心慧一点都不奇怪。

    更何况,那个算命的没有说错。

    确实无子早丧。

    “这个真好吃,以前在家也没有觉得你手艺多好啊?”李林子笑道,嘴上的油渍亮得发光。

    李心慧娇嗔地瞥了一眼,不高兴道:“咱们家以前什么光景,能吃饱就不错了?”

    “呵呵,也是啊!”李林子没心没肺地笑起来,根本不去深究。

    李心慧抿了抿嘴角,忽然觉得有这样憨厚的家人也挺好的。

    陈青云宿醉头疼,起得晚些。

    一进伙房就看到相谈甚欢的兄妹俩,一个说着逗趣,一个巧笑嫣然。

    那样随意融洽的气氛,仿佛根本不需要刻意营造。

    不像他,总是提着心,却无法表明自己的意。

    “!”陈青云进门唤了一声。

    “青云起床了!”李林子笑着打招呼。

    陈青云点了点头,准备拿盆洗脸。

    李林子见状,好笑道:“哈哈,我竟然到现在连脸都没有洗!”

    “吃完再洗,一嘴的油!”

    “嘿嘿,就你舍得招待我,我在东家都没有吃这么好过?”

    “以后我经常做给你吃!”

    “好啊,不过不许放这么多油了,又不是外人?”

    兄妹两亲密无间的对话让陈青云的内心发闷,醋不可挡。

    他低着头端着盆出去,结果却被门槛绊倒。

    “嘭”一声,陈青云整个摔趴在地上,木盆咕咕地滚去老远。

    “噗!”

    “哈哈哈!”

    李林子大笑,连忙上前扶起。

    “这么矮的门槛你竟然都能摔倒?”

    陈青云摔得膝盖疼,手臂也擦伤了一些。

    囧迫的目光偷偷地打量着嫂嫂,陈青云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连忙去把盆捡来。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有些僵硬的腿,深幽的眼眸若有所思。

    再次打了一盆水的陈青云不发僵硬地房间走去。

    “我去收拾东西,到时候直接从下寨村去府城。”

    李心慧出声道,围裙。

    李林子头都不回,直接挥手道:“快去收拾,省得到时候再跑一趟。”

    厢房里,陈青云简单地洗漱后,慢慢卷起了裤腿。

    右边的膝盖磕破了,红肿一片,轻轻撩动的裤角都让他倒吸几口凉气。

    “!”

    敲门声响起,陈青云连忙放下裤脚。

    “嘶”

    摩擦痛楚的感觉刺激着陈青云,他还没有站起来呢,只见门外的人已经推门进来了!

    “嫂嫂?”

    陈青云瞬间绷直身体,竖得跟竹竿一样。

    李心慧狐疑地看着他的腿,皱着眉头道:“我都听到你哼了,是不是伤了膝盖?”

    陈青云下意识摇头,僵直的步伐往前两步,力证自己没事。

    李心慧盯着他看,发现他的左手也不太自然,像是衣服的摩擦都能带去痛感。

    将之前研磨好的药粉拿出来,李心慧出声道:“坐到椅子上去,我帮你上药!”

    陈青云眼眸闪烁着,连忙摇头。

    “没伤!”

    “你是想我亲自动手给你脱裤子?”李心慧出声威胁,眼眸专注地盯着陈青云的腿。

    想起嫂嫂之前在书院的强势,陈青云不知不觉脸热起来。

    乖乖地坐回椅子上去,陈青云尴尬道:“我自己可以的!”

    李心慧闻言,深邃的视线落在他害羞又无措的面容上,握着椅子的手紧了又紧,无声地透露着他的紧张。

    “我亲自上的药,我放心些!”

    陈青云的头垂得低低的,只见一道暗影慢慢地移过来,直到罩在他的头顶。

    恍惚之中,仿佛连呼吸都是热的。

    而原本紧绷僵直的他,却慢慢勾起了嘴角

    开心一刻:

    青云:嫂嫂说要脱我裤子,不知道会不会连亵裤都扒了?

    三爷:扒了又能干啥?

    心慧:得忍着让他长大一点,不然有心里阴影就不好了!

    青云:明明自己摸了非常傲人啊!

    感谢:亲们送的打赏,三爷受宠若惊。

    因为之前预估月底上架,三爷食言而肥,心里愧疚不安,所以今天继续三更。希望早日上架,也好每天都可以三更垫底。

    这本文男主和女主都慧慢慢变强,男主的性格慧逐渐变得腹黑强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