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扎堆送礼(三更)
    鸡鸣两遍,村里陆陆续续有人起了。

    村头的方有为家乃是苗族,搬迁到陈家村不过三年。

    她媳妇是个精明得力的,知晓李心慧如今的身份以后,便让自家男人带着年前腌制的咸菜和两条腊鱼走走后门。

    她男人腼腆憨厚,村尾到村头整整走了半个时辰才到。

    方有为以为自家婆娘聪明伶俐,又肯拉下脸,想出这走后门的法子估计算是第一个了。

    他跟陈青云不熟,就是本着为家里的孩子多争取点口粮才硬着头皮来的。

    结果远远的,他看着陈家门口好不热闹。

    提着腊肉的,拎着鸡蛋的,还有绑着鸡鸭和扛着大米白面的。

    方有为在昏暗的晨曦中红了脸,有些局促地想要往回走。

    可他刚刚调转方向,便想着媳妇的叮嘱。

    成与不成,总要试一试。

    更何况这么多陈姓人都赶来走后门了,他一个外姓人明显不太惹人关注。

    掂量着手里的东西,方有为慢慢靠近,然后像个不惹人关注的树影子一样安安静静地待着。

    陈树根没有想到,天还没有亮呢,就有人提着东西在陈家门口等着。

    相反他一个双手空空跪了的人就显得可笑了。

    甚至于,他仿佛鼻息之间都闻到了那种讥讽和鄙夷。

    焦灼的内心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崩溃,可他一次又一次地在难堪之中忍了下来。

    他可以逞凶斗狠,他也可以谩骂鄙夷,然而在生计的面前,他渺小得像践踏的稀泥。

    别人踩上一脚,都会嫌脏的存在。

    “哎呦,你家也来了。”

    “是啊,来了,这不是希望给孩子讨一个机会吗?”

    “呵呵,是啊,我家那个到是被选上了,不过这怎么教不得指望着青山家的吗?”

    热闹的妇人们站在门口讨论着,偶尔言语之中带着试探,仿佛谁都看到了谁的心思?

    曾经的是非斑驳,在这一次都成为了不能提及的阴暗。

    陈青云和李心慧大早上起床,连灶台都还来不及烧热,一开门,只见众人蜂拥而至。

    堆叠的礼物放满了整个厅堂,陈家村所有村民陆陆续续都来了。

    挤满了院子的人七嘴八舌都地揭短探风,仿佛谁家孩子被选上了,谁家就过上安稳日子了。

    几名妇人帮忙李心慧烧火,告诉她陈树根还在外面跪着。

    李心慧出去的时候,陈青云已经让陈树根回去了。

    一瘸一拐的背影看起来狼狈不已,凌乱的发丝仿佛脚边的杂草,踩上一脚都能听到的声音。

    陈青云站在门口,目送陈树根离开。

    “可恨之人必定有可怜之处,看他的样子,只怕昨晚跪了!”

    李心慧淡然出声,语气没有起伏。

    陈青云回头,嘴角慢慢露出一丝温润的笑意。

    “我让他去找族老,云鹤书院这笔生意如果长久,我想族老不会太过为难他。”

    李心慧点了点头,没有逐出去,还是陈氏一族,族老自然会庇护三分。

    昨日的辱骂,跪了,在族老面前也足够交差了。

    “今日人很多,而且送来的吃食也多,不如趁机修整房屋如何?”

    李心慧笑道,既然有心拉拢这群乡民,她便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更何况,她看得出也有许多不是陈氏族人。

    一紧一松,打脸给糖也好让人心安。

    陈青云看着嫂嫂黑亮的眼眸转动着,跟一只掠食的小狐狸一样,拨动着他沉闷已久的心弦。

    修整祖宅,便证明他有心盘踞陈家村,对于这里的村民来说,更像是给了一颗定心丸。

    嫂嫂明着是占了他们的便宜,不过是让他们心安,以为他们受惠之后,生意必然妥帖,做起事情来自然更加卖力。

    想到这里,陈青云的嘴角一再上翘,深邃的眼眸也过了几许赞赏。

    陈家当年修建房屋的灰瓦还有好些,足够把后罩房和厢房漏雨的地方修补好。

    陈青云在前头看着,众人全都心热手长,个个忙得汗滴如水。

    方有为是瓦匠出生,有他领头,陈家老宅修得妥善牢固。

    李心慧带着一群妇人收拾房间,洗菜做饭。

    虽然说老宅破旧,但好歹是她和陈青云唯一的家。

    她打算以后银钱足些,把被褥蚊帐都置换新的,伙房也要重新打造,现在这个太占地方了,不好施展。

    为了让前来修房的村民们吃好吃饱,李心慧又掏出了三百文钱买了一头给大火加餐。

    一时间陈家老宅人满为患,连族老和里正都赶来监工。

    杀切肉,李心慧忙得不可开交,还找机会叮嘱陈青云去请一些族中的老人前来吃饭。

    陈青云领会,当即一家一家请了一个周到。

    一天下来,原本跟陈家不熟的,也熟了。

    陈青云谦逊有礼,陈娘子大方好客,一时间那些曾经的污言秽语仿佛不曾出现过。

    这一天,陈家热闹非凡,到处都是热乎忙碌的声音。

    白面馒头蒸了五笼,用大盆盛,血旺白菜用挑水的桶装。

    这还不算凉拌的香辣木耳,豆腐鸡汤,酸辣土豆丝等等。

    忙碌一天的村民们吃的那个叫香,人间美味也不过如此了。

    五盆四桶的菜肴,不一会就吃得干干净净。

    席间,李心慧听着众人的赞叹恭维,一声一声,一句一句,滔滔江水不绝于耳那种形容,她总算是深有体会。

    陈青云那边也是如此,攀亲的,念旧的,儿时玩泥巴下河捉虾都成了朗朗上口的自豪之事。

    可接踵而来的,关照,帮衬,照拂,鱼贯而出,恨不得讨得一两句准话,也好自此无忧,心里大定。

    酒过三巡,妇人们渐渐搀扶着自家男人离开。

    余下些许帮忙收拾碗筷桌椅的,等到忙完,天已经黑尽。

    李心慧在厨房烧水洗漱,这一天修整房屋收拾房间,她又做菜做饭的,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陈青云看着嫂嫂打盹,先是帮她把洗澡水抬到房间,然后再来叫醒她。

    李心慧累得连羞意都消失不见了,上眼皮耸拉下来,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好不容易洗完澡,差点就在澡盆里睡过去了。

    还是陈青云敲门,她这才猛然惊醒,随便披了件衣服就了。

    结果等到第二天醒来,房间里早就收拾干净了,甚至于连她的脏衣服都洗了。

    看着晾衣杆上的亵裤时,李心慧腾地脸红起来,清透的眼眸闪烁着,无言地透出一股羞燥的暧昧。

    这小叔,当真是一点都不避讳了……

    开心一刻:

    青云:嫂嫂的亵裤好,我喜欢摸,揉,搓。

    三爷:能不能别说的这么暧昧?

    青云:我了,我是真想被压啊!

    三爷:史上最软男主。

    心慧:软萌好压,我的最爱!

    三爷:我到底写了一对什么奇葩啊?

    郑重说一遍:此文有存稿,不低于十万字。因为这文刚刚起来,目前正在推荐中。三爷偶尔加更可以,具体爆更时间等编辑通知。亲们别急,八月份肯定上架,谢谢支持等待的亲们厚爱!

    三爷致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