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暗生罅隙
    夜幕渐合,村里空地上燃着明亮的篝火。

    大家席地而坐,十人一桌,几个大盆盛着菜肴和大饼,诱人的香气一阵一阵地飘散。

    族老和里正站在高处,两个人接连说着团结家族,兄友弟恭的话语。

    末了,在大家眼睛都饿绿的时候,再次将陈树根家两口子批斗一番,以示惩戒。

    “陈家村自开村百余年来,接收外姓人共三十二户,从未有过,异姓难容,针锋相对的时候。”

    “今们所作所为,着实让青云和青山家的寒心,更何况摆在你们面前的大盆鸡肉,其中有五只还是青山家捐出来的。”

    族老吼完这两句,下面的村民们面面相觑,心里早就悔得半死。

    一夕之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小已经不是当初的小了。

    她有了身份,有了银钱,更重要的是她有了照拂大家的底气。

    燃着的焰火跳跃着,干柴烧得啪啪炸响。

    静逸的气氛中,陈赖皮隔着火光看着那个浅浅而笑的女人,一时间眼眸的瞳孔深了几许。

    从前低眉顺眼,说话温声细语的小变成了凌厉万分,据理力争的悍妇。

    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却像是变了一个人。

    陈青云看着众人心生惧意的表情,仿佛嫂嫂和他已经磨石为刀,已然有了锋利的气势。

    整理了一下长衫,慢慢走上前去。

    陈青云站直身体,深色的瞳孔聚拢目光,透出一丝显而易见的严肃。

    李心慧远远看着,嘴角慢慢流露出一丝骄傲和宠溺。

    少年单薄的身躯稳稳而立,如同一颗坚韧的松柏,虽然那根基可能不深,然而却毫不影响他俊逸洒脱的姿态和挺拔无畏的果敢。

    “这些年劳烦众位叔伯婶娘多有照拂,青云心存感激。”

    “这些年我们一家能够在陈家村扎根入住,而已多亏了左邻右舍的帮扶。”

    “青云不敢忘本,然而我嫂嫂自入了我陈家大门,从未做过有辱门风之事。”

    “她孝敬婆婆,体恤小叔,兢兢业业操持家务,避免冲撞诸位长辈,她甚至于闭门不出。可就算如此,风言风语四处传播,恶意诋毁铺天盖地。”

    “兴许我陈家依附在宗族之中,惹得各位不满,背地里生些口角。既然如此,日后族老和诸位长辈便当我陈家乃是外姓人家,借此暂居。”

    陈青云说完,拱手一拜,撇清意味十分明显。

    众人禁声,不敢置信地盯着陈青云。

    陈青云一旦脱离陈家宗族,那岂不是说明他们这些陈家村的陈姓族人容不得一个孤儿?

    更何况陈夫子在近几个村都是颇有些好名声,再加上陈青云年纪轻轻已有秀才功名,到时候就是唾沫都能把陈家村的陈姓族人淹死了!

    之前他们都以为陈青云跟他们是同宗同族,只当是打断骨头连着筋,他们是有些贬低小,那是因为他们认为小寡嫂守的这个望门寡根本不会长久。

    换而言之,不可能会一直是他们陈家的人。

    可此时他们猛然知晓陈家原来跟他们不是一宗同族之人,一时间众人心焦如焚,只知那最后的牵扯即将拉断,日后再想有联系就难了。

    族老和里正的脸色都很冷肃,今日齐盛离开时,意味深长的笑容不入眼中。

    显然这一躺他根本不会瞒着齐院长。

    陈家村日后若再有难事,齐院长不会出头,陈青云撇清不理,别的不说,至少这州府县衙就没有能让他们说得上话的人了。

    李心慧的视线迷离,忽然觉得眼前的火光都黯然失色。

    她想做什么,陈青云最清楚。

    是撇清还是掌控,族老和里正自会权衡。

    他至少没有想到,陈青云会愿意为了她,甘心赔上陈家多年来经营的好名声。

    一走了之,祖宅便不再有任何意义,兴许连亲人的坟都要迁走。

    李心慧忽然想起,曾经有人说过,房子只不过是房子,有亲人才有家的样子。

    也许她看见的只有这个少年的懂事温情,却忽略了,在他的心里,她这个唯一还陪着他的亲人,其实已经成为了他的唯一。

    看似形势所迫的结果,最后往往会传成年少轻狂,忘恩负义,登高眼底等等不利于他的言论。

    心里闪过一丝感动,就像是粗粝的荔枝,坚硬的外壳总是包裹着最美好的存在。

    清甜软糯的果齿留香,让人一再眷恋不舍。

    她忽然有一点不想离开他了,就这样一直陪着他,看着他成家立业,子孙满堂挺好的。

    可是为什么只要想到他也会对别的女人这样掏心掏肺,她就觉得很不舒服。

    仿佛连亲热的幻想都让她有些吃味?

    李心慧隐匿在嘴角的笑容慢慢荡漾开来,然而深色的眼眸却划过一丝空洞和孤寂。

    恍惚之中,她只听到族老沉声发话。

    “青云,休要胡说。你们家在陈家村已经三代相传,你父亲跟我们这一辈的叔伯都是从小玩到大的。”

    “当年陈家村识文断字不过一二,自从你爷爷来了以后,陈家村出去的账房先生都有五个,学子也有十八个。”

    “我跟你里正叔从未将你当成是什么外人,大家伙都还在一个锅里吃饭的,只要我还是一族之长,日后便不会再让人欺负你嫂嫂。”

    族老的声音带着破釜沉舟的戾气。

    心里的郁结得不得舒缓,让他悬着的心显得暴躁起来。

    他不可能让陈青云脱离陈家村,两败俱伤的结果,不过是让外人看尽笑话。

    里正也严肃地上前道:“青云,你看看这些跟你一起长大的兄弟们,你看看以你为榜侄儿们,纵然兄弟之情因为妇人口角生了罅隙,但你也要知道,他们都是希望你能考取功名,日后能够给他们一份庇荫之情。”

    “他们之中,没有人排挤你,异没有人中伤你。莫非曾经的手足之情你也一概撇清?”

    “青云”

    “青云”

    “青云”

    周围都是卑谦愧疚的脸庞,那一声声压低的呼唤,仿佛来自于孩童时期的讨好。

    小心翼翼当中透着一股亲昵的自豪。

    陈青云垂下眼睑,深色的瞳孔冷冽无畏,不去看那一道道期盼的目光。

    开心一刻:

    青云:嫂嫂,你要相信我一定能够带你抽身!

    心慧:小叔放心,你考不上状元我也会养你的!

    青云:我不要入赘!

    心慧:可以,不过你得给我压才行!

    青云:我下次长袍下面不穿亵裤,你想怎样嗯就怎样

    心慧:我来看你是热得裤衩都不想穿了。

    三爷:今天三更,早上我亲娘来了,忙做饭呢。所以才会晚,三爷下次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