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争相讨好
    气氛忽然沉重下来,一时间周围静谧一片。

    一开始许多村民不知道齐盛的来路,现在就算是不知道的,也猜出来了。

    他们震惊于齐盛的到来,更加震惊于齐盛证实了小的管事身份。

    也就说,之前所谓的买卖生意都是真的?

    他们原本可以跟云鹤书院搭上关系,如果没有侮辱小这件事,那么兴许还能走走后门,托小寻个活计?

    在书院里哪有什么体力活啊?说出去又体面,银钱又高?

    无数悔恨在村民们的脑海里,心里翻滚着,恨不得时间倒退回去!

    “青山家的,这件事确实是陈树根家的对不起你,口无遮拦胡言乱语。”

    “你看她也得了教训了,念着往常村里也有照拂你们寡嫂小叔的”

    族老单凭齐盛几句话就知道此人是一个擅长交际的湖,索性把希望寄托在李心慧的身上。

    毕竟问题的根源在这里。

    李心慧知道,陈青云根基未稳,现在迁出去只会惹来许多非议。

    然而留下来,她却不想再抬举这些人了。

    得让他们都知道知道,她早已今非昔比。

    “族老,这次回来我本来打算照拂村里的,昨晚也跟婶婶商量着采买蔬菜的生意。”

    “不过现在这种局面您也看到了,就算我愿意,只怕书院里也不肯了。”

    “至于那迁不迁走?得看青云的意思了,我一个妇道人家可做不得主!”

    李心慧说完,退至陈青云的身后。

    这个做人情的机会,她得让青云来。

    陈青云看着低眉温顺的嫂嫂,心里闪过一丝热乎的。

    这件事,不能外传。

    村民的嘴巴还得堵上,不能让他们破罐子破摔,坏了嫂嫂的名声。

    “族老,今天清明祭祖,伤和气的话咱们明天再说。”

    “齐管事是来给我爹上香的,我便先带他去坟山了。”

    “我相信在场诸位总不会再趁着我陈青云不在的时候,合起火来欺负我嫂嫂!”

    陈青云说完,环视一周。

    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下意识后退几步,而且连忙摆手。

    陈树根面色发白地跌坐在地上,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他媳妇在地上已经晕过去了,那张脸更是肿得不能看。

    齐盛见好就收,跟着陈青云率先往外面走。

    族老和里正得不到准话,心里提心吊胆地呵斥着陈姓族人,叮嘱自己的婆娘后连忙带人跟去。

    剩下的妇人们腆着脸不好意思地靠近,有些想道歉的动了动嘴,硬是半天都没有说出来。

    族老夫人最难堪,当面被自己的丈夫训斥不说,回想起李心慧细数的罪状更是胆寒。

    里正夫人也暗暗后悔。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男人看得背脊发凉。

    “青山家的,刚刚都是婶婶没有及时阻止这事怪我!”

    “小不,小嫂嫂啊,刚刚是怪我,怪我嘴贱跟着附和?”

    “还有我,我也说了,对不起啊。这寻常说习惯了三长两短的,嘴贱,该打!”

    一群妇人把李心慧围起来,道歉的道歉,讨好的讨好,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李心慧看,她们全都改过自新了。

    陈树根手脚地看着自家婆娘,伸手去探了探鼻息,惊惧的眼眸亮了一下。

    还好人没有死!

    陈树根心里的大石落下,彻底在媳妇的身上。

    他媳妇闷哼两声,却是连眼睛都睁不开。

    总不能叫人真的死在这里了,族老夫人又招呼四个妇人帮忙把人抬回去。

    陈树根自然不能留下来,他心灰意冷,手脚地跟着回去,想着陈青云说的明天再谈,一时间感觉心都是吊起来的,让他惶惶不安。

    因为陈姓族人少了许多,外姓的祭祖完了都过来帮忙。

    张婆子瞅了好久才找到机会窜到李心慧的身边?

    “都是自己作死的,你也别太在意了!”

    “就是这么难熬,清清白白也会有人说你几句!”

    李心慧点了点头,看着张婆子耳鬓上的白发,垂下眼帘道:“张不是在城里做学木匠吗?应该可以出师了吧?”

    “书院的桌椅时常都要更换,还有学子寝房里面的床柜等等,我听齐夫人说,等暑假又会有一批学子到来,到时候什么都要做新的。”

    “你透口信让张做些桌椅给带去书院找青云,到时候如果可以,张就不愁没有活计了!”

    李心慧热乎的话让张婆子心里跟吃了蜜一样开心。

    儿子早就出师了,可外面的活少,他年纪又轻,所以一直都只能跟着他师傅做。

    “桌椅家里就有他给我做的,还有一个太师椅呢,说是给我靠着舒服一些。”

    “你张老实,做工也细,到时候我一定让他送去给青云瞧瞧!”

    张婆子兴奋地说道,越发麻利地帮着李心慧做菜。

    周围的妇人们全都竖起耳朵在听,冷不防被李心慧着抛出的消息砸到,当下一个个心里痒痒的。

    都能得到齐夫人的准话了,可见这小在齐夫人跟前是个说得上话的。

    还有齐管家对小也很尊敬,书院三百多学子都喜欢吃她做的菜?

    厨房的管事那就是油水最多的地方了,怪不得小去了没有几天,穿得漂漂亮亮地回来,还有钱买五只公鸡捐出来。

    李心慧知道众人都存着讨好她的心思,跟张婆子闲聊之余,李心慧是很快便做了好几个菜?

    烧鸡公,鸡汤豆腐,春笋肉片,白菜豆芽汤,凉拌苋菜,再加上烙的韭菜鸡蛋饼。

    分好的大桌上香味四溢,许多妇人暗暗偷尝一口,当即眼眸一亮,差点把舌头咬掉了。

    之前存着好看戏的妇人们全都彻底心服口服了,就小做的这些菜,她们根本就做不出来!

    一时间,许多农妇纷纷靠拢李心慧。

    沾亲带故的,拐了弯也在攀亲。

    往日恩惠的,陈年往事也能想起。

    这其中步伐相互贬低,各自揭短的。

    李心慧淡淡地笑着,听着,对于那些急于表现的妇人们而言,她不过是耳聪目明的旁观者。开心一刻:

    读者:作者你够了,我们要看,,!

    三爷:我也想书桌来一幕,圆桌来一幕,凳子来一幕,这不是响应号召,清水撕逼吗?

    读者:鄙视,没有胆子的作者注定只是个扑街!

    三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