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助攻齐盛
    污蔑一代大儒的清名,不是拔舌,就是流放,其结果根本不会好到哪里去?

    陈树根眼眸欲裂,握紧拳头,一转身就如雨点一边砸在自己媳妇的身上。

    “嘭,嘭,嘭”

    “啊不要打了啊”

    陈树根的媳妇惨烈地叫唤着,众人连忙纷纷退开,捂住双眼。

    陈树根的媳妇被打得吐血了,陈青云深色的眼眸闪过一丝不忍,撇开头,挡在了嫂嫂的面前。

    李心慧纵然暗恨村妇无知,却也不想弄出人命。

    更何况陈青云还小,人心虽险恶,可让他眼睁睁看着人被打死,她却是不忍在他的心里留下这样一道阴影。

    族老和里正暗暗投过视线来,那些村妇一个个恐惧地抱在一起,额头上布满密汗。

    趾高气扬神采早已消失,那种被死神盯住的感觉,让她们全都虚浮无力。

    “够了!”

    李心慧站出来冷冷道。

    “寡妇门前是非多,可那也不关你们的事?”

    “想要践踏我,最好思虑周全,别害我不成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书院采买的事情就当我没有说过。我能不能挣到钱?是不是管事?这些都跟你们没有关系!”

    李心慧看着地上哼哼出不来气的女人,眼里折射的冷光跟刀子一样。

    叫嚣打滚,跟连动都动不了的结重伤相比,之前的撒泼坑钱显而易见。

    陈青云很不甘心,可是只要他们还在陈家村一天,便是这里的一员。

    污名散播出去,对嫂嫂也很不好。

    他更加恨自己处处受限,空有傲骨,却无权势。

    就在众人思绪万千的时候,早就到来的齐盛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李心慧和陈青云的身边。

    突然出现的齐盛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里正和族老跟是瞳孔剧缩,肝胆欲裂。

    “啪,啪,啪,陈娘子说得很好。”

    “他们跟你无关,何必心存善良,反而给他们侮辱你的机会?”

    齐盛拍了拍手掌,嘴角含笑,眼眸阴冷。

    他早就来了,往年老爷回乡祭祖,必定让他亲自跑一趟来给陈夫子上炷香。

    但那个时候陈夫人还在世,他便和陈公子一起回来。

    今年他想着来了住宿不太方便,便当天来,当天走。

    却不想,看到许许多多人围着陈娘子指责,无数污言秽语肮脏不堪。

    “齐管家?”李心慧诧异,她没有想到齐盛会出现。

    陈青云眸光微闪,无声地点了点头。

    齐盛会来,他早就知道了。

    这些人欺负嫂嫂,他有心维护却处处受限,有齐盛在,他便可以安心许多。

    齐盛环视一周,看着许多人看他的眸光有震惊的,也有疑惑的。

    他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着族老和里正道:“两位一定还记得我吧?当年村里陈大牛偷盗进了县衙,是两位拜托陈夫子问我家老爷寻个关系,用银子私了了。”

    “还有你们村当时被拐子拐走的孩子,姓张的,没了爹。也是陈夫子出头去找了我们老爷,当年是我带着书院几十个人帮忙找才找回来的。”

    “早些年陈家村在城里找活干的,被地痞流氓欺负的,被工头克扣工钱哪一件不是陈夫子出面解决,当时我家老爷还笑称陈夫子像个族长,可谁知陈夫子却笑说,他根本不是陈家村人,是从他父亲那一辈迁来的。”

    齐盛说着,许多陈家村的人都一脸懵逼。

    除了年纪稍长的,那些年轻冒头,三四十岁的汉子都不知道陈青云家竟然是迁来的?

    族老和里正低垂着头,眉心狠狠皱起。

    陈夫子为陈家村出钱出力,做了不少好事。

    这些年,年老的不再提起伤和气的旧事,年轻的也就没有几个知道。

    现在说起来,陈家村却似乎和陈家确实没有什么关系?

    齐盛见众人神色各异,闷不吭声的样子,当即又笑道:“陈夫子过世时,我家老爷怕他们一家孤儿寡妇受欺负,想出面做主让他们迁出去。”

    “陈夫人识大体,说是乡里乡亲对他们颇为照顾,便想着继续住着。”

    “谁知道原来是这样照顾的啊?呵呵,族老和里正放心,这一次我回去一定回禀我家老爷,他一定会做主把陈公子和陈娘子迁出去的,不会再碍着你们的眼了。”

    族老和里正握着的拳头紧了又紧,全身僵硬。

    陈家村地处偏远,当年陈青云的爷爷过来安家落户时,还是一位满腹学识的青葱学子。

    人口简单,为人低调。后来陈青云的爹考取了秀才,村里的热乎劲就上来了,陈夫子年轻时颇有才气,喜欢乐于助人。

    可惜后来没有再中,郁郁而终。

    村里的人逐渐对陈家冷淡下来时,陈青云又忽然再中。

    这一起一伏,让早熟的陈青云也知晓些滋味,对族里一直不冷不热。

    可村里有一位秀才,那都是值得说道的事情,在外人的眼里,陈青云就是陈家村陈氏一族的出去的学子。

    眼下若是迁出去,这么大的脸,村里丢不起。

    “齐大管家,这件事是我这个做族老的监管不力,让这个恶婆娘造谣生事。”

    “青云他娘在世的时候,村里也多有帮扶,绝非今日之景。”

    “青山家的上吊伤重,也是村里张婆子每日前去照顾。”

    族老说着,指了指站在人群中的张婆子。

    张婆子想起儿子被拐旧事,抹了抹眼泪,连忙站出来点了点头。

    齐盛不知道竟然还有上吊的事情,当下诧异地看向李心慧和陈青云。

    陈青云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齐盛眼眸一转,有些意外地看着李心慧。

    李心慧微微一笑,仿佛浑不在意。

    齐盛的心里产生一丝敬意,当即对着族老道:“您也别急着表态,横竖我家老爷还不知道你们这陈家村的农妇都敢诋毁他的清名?”

    “书院三百多位学子,个个都喜欢陈娘子做的菜,让陈娘子做厨房大大管事那也是诸位学子求之不得的事情?”

    “别的不说,你们去府城打听打听,那首富柳家公子,谢氏书香的公子,章大善人的公子等等,哪一位对陈娘子的厨艺不是称赞有加?”

    “莫不是你们这些人要连云鹤书院的诸位才德俱佳的公子都要胡乱攀扯一通?好好的抬举不识,那便得空继续去城里做苦力挑工呗,只怕自此以后,陈家村的事情,我家老爷再也不会沾边了!”

    气氛忽然沉重下来,一时间周围静谧一片!

    开心一刻:

    青云:旧事重提被补刀!

    心慧:小叔曾经想娶我!

    三爷:也是时候要开始撒糖了!

    青云:作者,我不想看了,我想摸!

    心慧:作者,我不想摸了,我想滚床单!

    三爷:滚这么急还写个毛啊?要不了三章孩子都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