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青云出头
    陈树根的婆娘本来就气愤难平,再听里正夫人这扫颜面的威胁,当即抓了一把泥巴狠狠地甩向了李心慧。

    “那样脏的,我才不去跟她做什么生意?”

    “打量人家齐夫人是个傻的,只怕到不了年底就该把她撵回来了。”

    “到时候我到要看看,这个小烂货是怎么沉塘的?”

    李心慧闪身避开那些泥巴,站在她身边的里正夫人和族老夫人没有防备,被仍了个正着。

    里正夫人气愤地抬首,对着陈树根的婆娘道:“你以为是在集市卖呢,这么大个人了还遍地打滚?”

    族老夫人冷笑着摇了摇头后站到一边去,索性对着陈树根的婆娘道:“这件事本就是你挑的头,就算青山家的打你了,也是你自找的!”

    陈树根的婆娘恶狠狠地瞪着李心慧,冷笑道:“她把我打成这样,难不成就算了?”

    “想要我起来,除非她给我下跪求我,赔我二两银子的汤药钱!”

    族老夫人知道这根本不可能,可她还是想跟李心慧商量一下,多少赔点好结束这场闹剧。

    “你看”

    族老夫人试探道,没有说多少!

    李心慧冷冷地瞥了一眼准备在地上睡出一个坑的女人,掷地有声道:“除非我死!”

    “渍渍”

    许多村妇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觉得李心慧就是一个疯子。

    族老夫人往后退了退,不再言语。

    舆论的狂风再一次吹了起来,全都围绕着李心慧猜测谩骂。

    “什么人啊?户籍还在陈家村呢就敢这么横?”

    “有这样一个嫂嫂,陈秀才还考个屁啊,名声都毁了?”

    “树根嫂算倒霉了,看这个样子,横遇到疯的。”

    族老很快带着人浩浩荡荡地赶回来。

    结果一进村,发现村里的外姓人全都围着看热闹。

    陈家女眷将小围起来,不是在谩骂,就是在讥讽。

    陈树根的婆娘躺在中间一边哼哼,一边大骂,跟杀的嚎叫一样。

    “怎么回事?”族老呵斥一声,满面寒霜。

    族老夫人迎上前去,几句话就说了前因后果。

    族老凌厉的目光看向地上的泼妇,冷声道:“满嘴污言秽语,陈家村还从未出过你这般不要脸面的泼妇!”

    陈树根的媳妇闻言,忍不住嚎啕大哭道:“族老骂我做什么?那小在外面男人,不清不楚的。”

    “她还打我几个耳光,还踹我一脚,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话,我死也不起来!”

    虽然愤恨陈树根家的招惹是非,可族老也同样不喜李心慧动手打人的事实。

    只见族老凌厉的视线撇向李心慧,冷声道:“碎嘴的泼妇而已,何必动手?”

    李心慧闻言,正视着族老的目光道:“那得先问她为何满嘴了?”

    “噗”

    围观的外姓人笑了起来,觉得的也太形象了。

    陈树根家的那张嘴,可不像是的吗?

    族老动了动嘴,一时间语塞。

    不过为了结束这场闹剧,只听他道:“既然你是你打的,便陪她二十文钱买汤药吧!”

    “不赔!”

    “不赔!”

    异口同声的话响起,李心慧抬首,只见陈青云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一袭青烟色的长衫,一件藏青色的坎肩褙子,少年欣长的身姿亦步亦趋,面色冷肃,目光犀利深邃。

    “侮辱了我嫂嫂不算,还想撒泼勒索?”

    “莫不要以为我陈青云是个书呆子,任由你们欺负我嫂嫂!”

    陈青云冷厉的目光环视一周,慢慢站到李心慧的面前,替她遮挡了这周围恶意明显的目光。

    在众人的眼里,陈青云属于好脾气,没脾气,兄友弟恭又孝顺父母的学子。

    是村里无数次教诲之中的典范和楷模。

    族老和里正的眉头皱了皱,都觉得陈青云此举不妥,降低身份。

    陈树根见自己的婆娘被欺负了,小秀才又跳出来,当即也跳出来道:“你还小,她一个女人在外面乱搞你怎么知道?”

    “像这种女人,不知道你留在陈家干什么,平白败坏我们陈家村的名声!”

    “闭嘴!”陈青云呵斥。

    他握起的拳头青筋爆出,紧绷着下颚,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凌冽如刀。

    他瞪视着周围讨伐的村民们,忽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昨晚我嫂嫂还在跟我说,要照拂族里,把书院采买蔬菜的生意给你们做,好让你们多添些进项!”

    “没有想到,她的好心竟然都用在了一群豺狼虎豹的身上。”

    陈青云昨晚还在想,嫂嫂如此识大体,这些人怎么也会对她改观一二。

    可他没有想到,原来手里有了钱对他们来说,是来路是不正当的。

    原来手里握着权以后,就是用肮脏的手段换来的。

    冷冽的心仿佛被了一块,陈青云陌生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这一群人,仿佛从不认识。

    “青云,不可太过!”里正上前,摇了摇头。

    此时不能继续激化矛盾了。

    族老也沉了脸,从陈青云的口气当中,分明连他也怪上了。

    “陈青云,你嫂嫂才去书院几天啊?就能当管事?”

    “还什么采买生意?你不要被她骗了,女人想要钱,把腿分开便是!”

    “你”陈青云握紧拳头,愤怒的咆哮像蒸笼一样,一股灼烈的热气蹿了上来,他忍不住就想动手。

    李心慧从后面站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那怒不可遏的目光。

    冷冷地看着陈树根,李心慧嘲讽道:“你媳妇的腿向你分开多少次了?不知道她赚了多少呢?”

    “不过瞧着她翻滚几下就褶皱的衣服,只怕你没给钱吧?”

    “哈哈哈”

    周围看热闹的村民顷刻间大笑起来,一时间只见陈树根两口子脸颊通红,怒气横生。

    “小寡嫂,你找死!”

    陈树根抡起拳头砸了过来,陈青云见状,连忙推开嫂嫂。

    谁知道稳如泰山的李心慧根本不动,她灵巧的身体躲开迎面而来的拳头,用力踢了一脚陈树根的膝盖。

    陈树根猝不及防,当即跪在了李心慧的面前。开心一刻:

    青云:嫂嫂,给你钱!

    心慧:哦!

    青云:嗯,分吧!

    心慧:为什么???

    青云:我给钱了!

    心慧:我打死你个臭,你才给我三十文!

    青云:第一次给多一点,以后都是二十文!

    心慧:作者,阉了他!

    三爷:别生气了,以后我会让他把全部身家都给你!

    换个角度说,就是他的钱是你的,人也是你的,天干心燥的时候,压一压泄泄泻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