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拒不道歉
    “呜呜呜,那个贱人打死我了!”

    “把那个小抓去坐牢。”

    “你们都要给我作证啊,那个小贱妇把我打得起不来啊?”

    牙尖嘴利的妇人骂人都不带重样的。

    周围的看热闹的人想去拉那个地上躺着的妇人,结果那个女人根本不起来,跟粘连在地上的一样。

    族老夫人和里正夫人被李心慧着一手给弄得晕乎乎的,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小,你也太狠了吧,大嫂子不过是说你句话,你犯得着下这么狠的手啊?”

    “就是,只当你是个不检点的,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是个心黑的。”

    “你婆婆死的时候大嫂子还帮忙做饭呢,你现在把大嫂子打成这样,你良心被狗吃了吧?”

    无数的旧账被翻起,无数的恶言全都疯涌而来。

    李心慧看着围攻的她的那一群村妇,她们指指点点,口出污言。她们目露凶光,几欲动手。

    她像是潮水中独自支撑的孤木,静静地看着,这想要掀翻她的无数潮水

    一张张跟风指责的脸,一个个叉腰挺胸的姿态,一双双鄙夷嘲弄的眼睛。

    李心慧环视一圈,冷戾一笑。

    那些村妇见李心慧死不悔改还笑,当即越发大闹起来。

    族长夫人和里正夫人见状,连忙打发两个孩子去坟山上报信。

    与此同时,坟山上的热闹一点也不比村里少。

    顽童稚子、青葱少年、风霜壮年、苍苍老者。

    也许每年到这个时候,家族中所有男丁都聚到一起,那心里久违的亲热才会显露出来。

    弟、哥、叔、伯、爷、祖,也只有这个时候,这些称呼汇集到一起,才能体现一个家族的繁荣和凝聚。

    陈青云远眺的目光看着爹娘和的坟头,那里的草似乎又绿了一些。

    他家是自他爷爷那一辈迁徙而来的,虽说同样是姓陈,可曾听他娘说过,他的曾祖父是从保定府逃难来的。

    也许正因为跟陈家村的祖辈有着隔阂,所以当年他爹才会想要彻底融进来,常年为村里的事情奔波。

    杀鸡祭拜,沾染着鸡毛的墓碑昭示着尚有亲族。

    艳阳高照,年轻人全都开始除草,烧纸,敬香。

    陈青云随着族老和里正站在高出俯视,陆陆续续地聊着,从以前的旧事,到现在的打算。

    陈青云的嘴角噙着一抹笑,仿佛温和如初,然而那深幽的眼眸却凉意四起。

    如同当年他爹内心毫无着落的归宿感,如今的族老和里正,更多的是担忧他一跃龙门,与陈家村再无牵扯。

    “我听你婶娘说了,你嫂嫂现在管着书院大厨房的采买。”

    “她的厨艺很好吗?这个以前到是没有听你娘提起过?”

    族老询问道,他没有想到这个小会在云鹤书院站稳脚跟,而且还揽了这么大的差事?

    “听说今天是青山家的掌勺,一会回去就知道了!”

    “我到是听说她想让村里给送些蔬菜?”

    里正轻笑道,看起来很有兴趣。

    陈青云知道族老和里正是存着试探的心思,想在他这里讨一个准话。

    毕竟在他们看来,他才是陈家最有发言权的人。

    “嫂嫂的手艺很好,学子们都很喜欢。”

    “书院的大厨房一律大小事物都是她在总管,她是想照拂村里几分。”

    “昨晚她还在跟我商量,想收几个徒弟。”

    族老和里正听到陈青云的叙述,眼眸不知不觉亮了起来。

    能够跟云鹤书院沾边,从那里面学出来的话,想找一份活计也不难。

    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想到,小能有这样一份心胸,不计前嫌,愿意照拂村里?

    “咱们村还有许多的荒地,种些蔬菜不难。”

    “这个收徒的事情,我们今晚回去合计一下,看看谁家愿意送孩子去。”

    族老和里正对视一眼,转动的眼眸已经有了主意。

    陈青云知道,里正和族老家的小孙子都送去学堂的,不可能去。

    只有那些上不起学堂的孩子,然而这个得考察人品,横竖他会给嫂嫂把关,这个到是不急。

    “大爷爷,二爷爷,青云叔叔,不好了,不好了,那个青山婶婶跟那个树根婶婶打起来了。”

    两个小孩跑得一头是汗,面色仓惶,陈青云目光一冷,连忙上前。

    族老和里正对视一眼,慌忙跟去,踉跄的步伐带着一股愤慨,在祭祖这一天闹起来的,不论是谁,都很不像话。

    而陈树根的婆娘是出了名的泼妇,连清明祭祖都不知收敛,着实可恨。

    “我去跟青山家的商量,跟树根家的道个歉。你去跟树根家的说,她再闹的话,去书院卖菜的事情就跟她家没有关系了!”

    族老夫人皱着眉头道,这村里还有很多外姓人呢?

    这么一闹,大家都出来看笑话了。

    里正夫人闻言,点了点头,当即两人分开劝解。

    虽然知晓李心慧今非昔比,可族老夫人心里觉得,她太冲动了,就不应该动手惹那个泼妇。

    轻叹一声,族老夫人上前拉过李心慧道:“你打了她,她气不过还不赖着你不依不饶?”

    “我让你二婶婶过去劝几句,你听我的,给她道个歉。”

    李心慧瞥了一眼那个躺着的女人,肥硕的身体沾染了泥土灰屑,像是圈里打滚闹食的肥。

    “这事您别管,她造谣生事,胡乱辱骂,我打不打她,这件事都不会善了!”

    李心慧冷笑,人言可畏暗四个字,可不是随意可以揉弄的。

    在这世间上,凡是想欺负她的人,她总要让欺负的人知道,何为代价?

    族老夫人见说不动李心慧,心里一紧,总有一股不大好的预感。

    而另外一边,里正夫人告知陈树根媳妇书院采买的事情以后,只听她当即叫嚣道:“那么好的事情,怎么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小娼妇到处男人,那齐院长有四十好几了吧,在怎么就没有把她弄死?”

    “下作的烂货,老娘活了几十年,还没有被人这样打过呢?等我男人来,看不把她撕了!”

    里正夫人的脸沉了下去。

    只见她用力推了一把陈树根家的婆娘,没好气道:“没眼见的东西,我还能骗你不成?”

    “青山家的现在是书院的厨房管事,采买一一律经她的手。你现在撒泼耍狠,毁了这长久的生意进项,小心树根回来打死你!”

    开心一刻陈树根家的泼妇:死不怕开水烫,老娘就不起来咋地?

    心慧:休要猖狂,等会真的要变死了!

    三爷:支持心慧!

    全村村民:支持,我们要吃肉!

    陈树根家的泼妇:擦,我已经起来了!

    青云:呵呵,我来了,你起来了也得躺回去!

    众村民:烧水,磨刀,杀凳。

    三爷:诸位别慌,杀了才来删减!

    陈树根家的泼妇:作者,老娘跟你誓不两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