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暧昧的余韵
    古代不比现代,尤其是陈青云虽然看着成熟,然而不过十三。

    许是他什么都不明白,觉得好奇还会反复回想。

    又或许他明白思附着日后该以何种态度对她?

    毕竟她算长辈,而他不过还是一个如同春笋般冒头的少年。

    李心慧绞干头发,想了想决定去找陈青云聊聊。

    不然他们各自浮沉幻想,以后再想说清楚就难了。

    重新做了一盏新油灯以后,李心慧便拿着往陈青云的房间去。

    “”的敲门声响起。

    房间里静坐的陈青云忽然站起来。

    “嫂嫂?”

    陈青云试探道,轻快的步伐已经走到了门口。

    “是我!”

    李心慧也有几分尴尬,不过她打定主意要说清楚。

    只有她心里明朗了,这件事才能揭过不提。

    “咯吱”门开了。

    四目相对,陈青云的视线平和,目光清亮。

    李心慧正视着陈青云的目光,自己倒先败下阵来。

    请李心慧进屋,陈青云低头的视线闪过一抹。

    嫂嫂穿着湘妃色襦裙配蕙兰色的褙子,清丽淡雅,说不出的好看。

    可当他的目光触及过去时,仿佛山峦起伏的线条都清晰入目,白皙细腻的肌肤莹莹如玉地展露出来。

    陈青云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法,那昏黄的灯光里,美丽的无时无刻不在他的眼前晃动。

    一波强烈的来袭,陈青云的指甲暗暗掐入掌心,连忙侧身隐到暗影中。

    李心慧只当他是尴尬的,将油灯放到他的书桌上去。

    “今晚的事情”

    “是我鲁莽了,对不起!”陈青云道歉,略微低着头,显得虔诚而认真。

    “我听到厨房有声音,一开始以为你在做吃的。”

    “我走得急,油灯撞在门框上,我听你的声音有些急便想避开,谁知道”

    谁知道她自己打翻油灯,惊叫一声呢?李心慧轻叹,原本紧张的内心一下子松缓下来。

    她看得出陈青云在努力维持平静。

    显然,他性格内敛持重,不想给她增添心里负担。

    坐到窗边的圆凳上去,李心慧转头对着陈青云道:“今晚的事情是个意外,我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陈青云点了点头,目光清明。

    他当然会放在心上。

    只不过不能说出来而已。

    “你只要记住我是长辈,就像是我生病了你要贴身照顾是一样的道理。”

    “如果你生病了,需要贴身照顾我也不会避嫌的。”

    “我们是一家人,是亲人,知道吗?”

    李心慧舒缓地笑了起来,企图让气氛看起来温馨融洽。

    儒雅谦逊的陈青云是个好少年,她希望他可以一直都是这副温润阳光的模样。

    “我知道的,我们是亲人!”

    陈青云附和道,语气认真平缓。

    第一次,他对嫂嫂说谎了。

    那些负疚的心思,像潜藏在湖底的淤泥,你以为清亮的湖水是干净的,那是因为没有暴雨的侵袭和人为的搅动。

    里,浑浊不堪,浮波起浪,那都是他在漆黑的夜色里所需要掩藏的秘密。

    他也曾想要彻底抛弃那些不堪的想法和晦暗不明的心思。

    嫂嫂是喜欢的人,不是他的。

    从嫂嫂选择自缢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告诉自己,那阻隔在他们之间的距离有天高地厚。

    嫂嫂不愿,他便不再提起。

    可这陌生涌来的潮流,灌入他的四肢百骸,让他不得不正视自己对嫂嫂的感情已经从依赖转变成了依恋。

    内心一直隐隐抗拒的,是他一直不愿承认的。

    可真实的感觉会告诉他,他那微不足道的抵抗显得多么可笑。

    “青云,好好念书。”

    “这个家等着你撑起来!”

    李心慧笑了笑,抬脚走出门去。

    陈青云目送她离开,任由那开着的门灌入冷风。

    他想要清醒一点。

    屋外的夜暗沉无星,黑漆漆一片探不到路。

    可比夜色更深的,却是一双久久不能合眼的双眸。

    这,李心慧睡得不是很好。

    家里的潮气带着霉味,住惯书院里的厢房,那空旷的朝气仿佛带着催眠的魔力。

    此时她躺在老旧的雕花架子,心里反复都是陈青云漆黑的眼眸和平静到僵硬的面容。

    仿佛抛弃的记忆再次重组,那些曾经充满暗示意味的话语,一遍一遍在她的脑海里重复。

    青云曾经想过娶她!

    李心慧拉扯着被子盖过头顶,心里杂乱无章,思绪烦乱。

    那个少年在她的面前那么赤诚,如果可以,她希望他永远都是这副模样!

    自从被齐东来勒晕以后,她的脑袋里多了有些陌生而熟悉的记忆,原来根本没有所谓的被迫守寡

    李心慧头枕着手臂,打算清明祭祖过后,顺道去一趟下寨村见见爹娘。

    下寨村有三百多户人家,然而其中有一百多户姓马的,一百多户姓赵的。

    零零散散有十几户外姓人家,而李家就是其中。

    外姓人在下寨村的日子不太好过,她爹老实巴交,和善质朴。

    她娘跋扈泼辣,刀子嘴豆腐心。

    她哥憨厚老实,爽朗实诚。

    可就算这样,下寨村也有许多人排挤他们,每逢农忙的季节,总免不了有些摩擦的矛盾。

    之前她醒来的时候,还以为前身跟家人早已断绝关系。

    可后来昏迷,她慢慢得到李翠花的所有记忆,才知道娘是恨铁不成钢,跟她大吵一架以后,哭着回下寨村了。

    她娘在记忆中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可那天被气哭回去,也可见当时她们争论改嫁的事情有多恶劣。

    天色微亮时,未眠的陈青云就起床了。

    乱七八糟的厨房当然要立即收拾,可那小小的四脚凳上,却安安静静地放着一条月牙白的亵裤和一件浅黄色的。

    不过一掌能握的布料,陈青云却不由自主地红了脸。

    静谧的天色昏暗不明,已经干了一半的厨房冷飕飕的,可他却觉得一股热气从脚底直窜心脏,让他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迷迷糊糊的,李心慧感觉自己才睡着呢,陈青云就来敲她的门了。

    她眨着酸涩的眼睛起床,推开门时,远眺的视线自然而然地看到了挂在晾衣杆上的和亵裤。

    我擦!

    李心慧伸手捂住嘴巴,震惊的目光无声地泄露着。

    那是昨晚她特意放在一边的,兴许没有被烧掉,所以陈青云帮她洗了?

    两朵红云飞上脸颊,李心慧的眼眸闪烁着,混身不自主地去打水洗脸。

    清明祭祖是大事,所以不能偷懒,也不能缺席。

    以仁孝治国,各地州府百姓纷纷效仿。

    每逢清明,不论是远亲近邻都会忙活起来,各家分支陇聚,彻底显露出一个家族的底蕴和势力来。开心一刻:

    青云:我这么好,作者是不是也该让嫂嫂报答报答我了?比如以身相许什么的

    三爷:目前你的发展动向很好,快了,我抽空给你写个吻戏啥的

    心慧:作者是想把我得风情万种,最后好压榨小叔吧!

    三爷:聪明!

    青云:这么听起来有点污呢?

    压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