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强势抱她
    “谁?”李心慧警惕地出声,犀利的目光看向房门的方向。

    隐约只见一道光影晃过,李心慧察觉有人,连忙一把扯过衣服。

    结果因为力道太大,扯动的衣服在空中划过流星般的速度。

    “啪”的一声,被衣袂带动的油灯碎在澡盆前。

    “啊!”

    一地的水渍混着油灯的火星蔓延起来,窜动的火苗一跃而起,李心慧心里一慌,手里抱着的衣服也扔到地上去。

    然而火苗没有被熄灭,相反,顺着棉麻的衣裙燃起来。

    “嘭”陈青云推开了门。

    伙房的门没有门销,李心慧毫无防备地瞪大眼眸,站在澡盆里的身体毫无防备呈现在陈青云的眼前。

    炙热明亮的火焰蹿得老高,陈青云瞳孔跟油灯的火焰一样,快速地闪动着。

    狂跳的心跟只小兽一样要蹦出来了,他手一抖,油灯当即掉在地上。

    “砰”的一声,碎裂在地的油灯忽然燃起了刺目的焰火,房间里顿时亮得吓人。

    “你”

    李心慧看着那大步走过来的身影,惊愕得下巴都要掉了。

    羞赧的眼眸迸发出恼怒的窘迫,李心慧连忙转过身去。

    房间里四处蹿起了火苗,陈青云深色的眼眸晦涩幽深,只见他快速地褪去外衫罩在李心慧的身上,然后不由分说地一把将她抱起!

    “啊!”

    李心慧惊呼,瞪圆眼睛闪过一丝羞愤和难堪。

    她微微挣扎着,身体的摩擦让陈青云的眼眸更加幽暗了。

    “别动,有火!”

    陈青云有力的臂膀强势地收拢,不给她一丝挣扎的机会。

    李心慧的脸颊又红又热,飘忽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瞥向陈青云。

    后者面色如常,明亮的火光在他的眼里闪动着,唯独那僵硬的步伐和紧绷的下颚透出了他的紧张。

    李心慧垂下眼眸,知道今天丢脸丢大了,一时间各种复杂的心绪分踏而来。

    她好怕看到陈青云会有戏谑的目光,那样她会觉得心慌,好似这个少年已经成长为一个男人,有了男人那些隐晦而龌蹉的心思。

    急行的步伐有些颠簸,可越是这样李心慧就越紧张,什么都没有穿的身体盖着薄薄的衣衫,而且还是他的。

    清香诱人的气息淡淡的,一阵冷风吹来,她忍受不住地朝他的怀里拱了拱。

    结果他走得更快,温热摩擦下,他的身体绷得跟琴弦一样。

    而她,老脸一红,清晰的触感传来,热气上涌,害她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到了厢房,陈青云将她放下后慌忙返回伙房收拾残局。

    李心慧裹在被子里,深色的瞳孔弥漫着窘迫和羞意,脸上火辣辣的,身体更是热得发烫。

    “乒乒乓乓”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火苗被水浇灭的滋滋声,李心慧一拳捶在床头,也不知道是恼的,还是羞的。

    陈青云的手脚很快,大缸里的水剩得不多,好不容易灭了火,他又打了两桶水洗漱。

    半身都湿透了,他站在寒风中,企图让刺骨的冷意将内心邪念也压下去。

    他好怕嫂嫂质问他是不是在偷看?质问他是不是故意摔下油灯的?

    面对那清透黑亮的眼眸,他光是想想都呼吸微滞,略微的停顿都会暴露他真实的想法。

    可他却依旧一遍一遍去回忆那些荼蘼的景象。

    她的脸颊羞得,眼睛瞪得又圆又大,闪烁的目光跟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来不及擦干的身体披上他的衣衫,结果水珠浸湿,微凸的粉没穿还要诱人。

    他强迫自己不去看,不去想,可那颤颤巍巍的触感似有若无,仿佛勾魂的妖精,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他

    陈青云静静地站了一会,直到刺骨的冷意灌入骨髓,他这才微微转身。

    结果,四目相对。

    “咳咳,你去睡吧!”李心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湿湿的头发还滴着水珠,狼狈不已。

    陈青云手眼眸一眯,深色的瞳孔闪过一抹暗色

    只见他快速地返回房间,不多时,拿着一块干净的帕子出来。

    温柔的手指拾起李心慧发丝,用帕子包裹着,慢慢地绞干。

    李心慧受宠若惊地看着面色平静的陈青云,只见他湿透的衣服紧贴着身体,露出了消瘦的胸膛和长腿。

    “你从前不会做这些的!”

    李心慧皱起眉峰,清亮的眼眸堆满疑惑。

    陈青云的手顿了顿,深邃的眼眸掠过一丝复杂。

    “我以后会做这些,会照顾好你!”

    温和的嗓音带着坚定的力量,一股无言的暧昧流窜在两人之间。

    李慧伸手去拿着帕子,两个人的手触碰在一起,仿佛闪烁出一道花火。

    陈青云想起之前紧握不放的那双手,忽然就对比了内心的异动。

    一份是温柔细腻,仿佛缓缓流动的河水,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显得岁月静好。

    一份是火花迸发,仿佛濯濯童山的红霞,在辽阔无边的景致中显得滚烫灼人。

    “你先去换身衣服吧!”

    李心慧慢慢擦拭起不再滴水的长发。

    陈青云颔首离开,稳健的步伐毫无异常。

    可他越是平静,李心慧的心就越是愤慨,仿佛那羞恼神伤,思附如何揭过此事的人只有她而已。

    而他,许是门外窥探的小人。

    虽然她不愿这么想,可那一闪而逝的光亮和紧急的推门而入都昭示着,他其实一直都在门外。

    不爽,闷气,羞恼,难堪,仿佛汇集成为一条溪流,朝着晦暗的夜色潺潺流去。

    回到房间,陈青云慢慢褪去衣物。

    失去阴冷的包裹,的肌肤更烫,深邃幽暗的眼眸隐隐窜出幽幽的火苗,整个人好似火炉里滚了一圈的炭,隐隐自燃起来!

    更为让他陌生的是,一股热流从背脊窜直,滋养着他无法克制的

    怎么会这样?

    陈青云暗恼,可无论他站着也好,坐着也罢,心潮不稳。

    同一时间,李心慧也好不到哪里去?

    少年惊愕又呆愣的模样历历在目,他猛然推开,根本没给她反应的机会。

    更为滑稽的是,他们一前一后地打翻了两盏油灯。

    原本微弱的光亮如白昼,浅浅的澡盆不是浴桶,她连藏都没有地方,最终的结果自然是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想着自己羞人的地带被人一览而尽,,细腰长腿,白皙肌肤。

    李心慧一把将擦头的毛巾盖在脸上,原本压下去的火气又蹿了上来。开心一刻:

    青云:作者,我想压!

    三爷:你会忍住的。

    心慧:可是我忍不住了!

    三爷:我也不想忍了!

    青云:那

    心慧:嗷呜兴奋!

    三爷:我去压我老公,你们两个继续喝汤!

    青云:

    心慧:

    (这一章修改了好久,差点就发布出来了,事实证明,肉汤也不好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