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门缝窥探
    族老夫人的眼眸亮了起来,热诚地拉着李心慧的手道:“那书院主要是买些什么价位的蔬菜,是贵一点的还是便宜点的?”

    李心慧感觉老人家的手略显粗粝,然而却热乎乎的,似乎带着一种对金钱的向往和兴奋。

    “都要的,鸡鸭鱼肉虾,便宜到大白菜,贵到那香菇藕片等等。”

    “书院不比寻常,齐院长和齐夫人一再说了,要让学子们吃好的,不能只吃那白菜土豆。”

    “再说那桃子,山梨,野枇杷等等,寻常只要上街见了,都会买来给学子们尝鲜!”

    李心慧见族老夫人和里正夫人已经意动,心里也暗暗规划起来。

    大厨房由她掌勺,在银钱可许的情况下,她会给学子们逐渐加强营养。

    等到四六月一到,多的是新鲜的水果。

    “那等过两天你跟青云回去的时候,我让你叔套了牛车,带着地里的蔬菜跟你们走一趟!”

    “现在那地里的韭菜和菠菜长得跟青草一样!”

    族老夫人很显得很兴奋,说话时,手都会跟着挥舞。

    李心慧笑着点了点头,随即道:“当然可以,还可以去挖些春笋苋菜。”

    “这些菜一般都要几十斤一百斤地装,可千万不要想着怕不要糟蹋了。”

    “书院里的大厨房每天要做三顿饭,一顿有四百来人吃,三顿就相当于一千多人了。”

    李心慧这样一算,族老夫人和里正夫人懵了半天。

    几十斤上百斤地菜,基本上还要天天送,那得拿多少地来种啊?

    可惜他们初春都撒上种子了,这一时半会还真腾不出合适的菜地!

    几个女人商量了一晚上,气氛比陈青云他们那边还热闹。

    等到最后分别时,族老夫人和里正夫人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拉着李心慧的手舍不得放开。

    陈青云看着嫂嫂笑容满面的样子,似乎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

    族老的小孙子提着油灯送陈青云和李心慧回去,路上陈青云也不好多问,好不容易到了家里,这才对着李心慧道:“嫂嫂跟婶婶她们聊了什么,这么高兴?”

    李心慧的眼眸比星辰还要耀眼,只见她的嘴角一翘再翘,忍不住笑意道:“我主要想到办法让她们普遍种植我带来的种子?”

    “我准备这一次回去带着族老他们,反正书院每天都还采买,如果他们能送的话,也免得大清早奔波了。”

    最重要的,当他们掌控了村里的生财之路,那么以后在陈家村的地位,便如果里正族老一般。

    威严而不可冒犯。

    陈青云深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异样,凭着嫂嫂的手艺,根本不用如何照拂村里。

    她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看在他的份上。

    走得再远,清明时节总是要回来。

    背祖忘宗名声,不是任何一位学子可以承受的?

    然而,照拂族里乡民的美誉,却是学子们所渴望获得的。

    陈青云笑了笑道:“多谢嫂嫂为青云费心了。”

    少年明亮的笑意如同山里迎风而来的幽兰,莫名动人心弦。

    李心慧眼眸微眯,嘴角勾起一抹玩味道:“哦,是为了你吗?”

    “我认为是为我自己呢!”

    陈青云看这嫂嫂那目若星辰的双眸,心旌荡漾。

    “嫂嫂的心意,青云知晓便是。”

    “呵呵!”

    李心慧看着少年清透的目光,儒雅温润。

    那种被信服的感觉,美好得像是枝头绽放的玫瑰,娇艳的里,包裹着沁入人心的香气。

    黑了许久的陈家老宅亮起了灯光,微弱的灯影一直持续着,仿佛那样沉静的美好,总叫人不忍心打搅。

    李心慧在书院习惯每晚沐浴了,躺在翻来覆去睡不着,想了想还是起床烧水洗澡。

    夜深人静,寥寥的星光渐入黑云。

    李心慧见陈青云房间的灯已经关了,便不想搬动着澡盆走来走去,再说伙房里还有火星,暖暖的热气熏过来,让她眉眼间多了一份缱绻。

    把桌椅收拾一下,腾出一个空旷的地方。

    因为准备睡觉,李心慧连都没有拿,只拿薄薄里衣替换。

    摸着温热水,荡漾的波纹在指尖滑动,细腻紧密的触感来袭,李心慧迫不及待地开始服。

    亵裤因为要单独洗,李心慧便放到一边的四脚凳上。

    澡盆有些小,斜斜地躺着,水位刚好蔓延至那里。

    为了不让自己冻到,李心慧一边用毛巾滔水往胸前淋下,一边按摩着难得滋润的肌肤。

    享受地眯了眯眼,李心慧投入到热水的浸泡当中,发出舒服的叹息!

    壁台上的油灯闪着弱弱的光,昏黄的光线衬着那肌肤上的水珠莹莹如玉,天鹅颈般的线条流畅完美,延绵着一路向下的峰峦美景

    “啊”李心慧意外仰着头,满足的低叹从她的喉咙,柔柔的,迷人。

    潺潺的水声在身体的动荡下显得尤为清晰,粉色的肌肤在水温的滋养下显得更加诱人,偏偏李心慧毫无察觉,伸长着交叠在浅儿易见的澡盆当中。

    门外的廊檐下,一盏随风摇曳的油灯渐渐低下头去。

    起先的震惊过后,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瞳孔敛尽了伙房里的一切。

    陈青云在房间里根本没有睡着,起初他听到烧火和桌椅的声音,以为是嫂嫂起床做吃的。

    结果厨房的声音渐渐小去,却没有听见对面厢房开门的声音。

    他不放心,就起来看看。

    结果厢房的门是开着的,伙房的门是关着的,而且还伴随着流动的水声

    老鞋底走起路来根本没声,陈青云没有想到,那探头一看的视线会生了根,留恋在那如同玉琵琶一般的背脊上

    修长笔直的腿紧致细腻,纤纤细腰莹莹堪握,弯弯的柳眉舒展开来,伴随着那清透黑亮的眼眸,仿佛像是一颗美丽洁白的珍珠。

    打湿的墨发贴在胸前,半遮半掩地挡住那诱人的风光昏黄的灯光下,那浅浅的暗影里,仿佛吸走了他所有的理智和风度。

    陈青云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步,手里的油灯抵触在门框上。

    “吱”地发出声响。开心一刻:

    青云:作者,你能让我再看一会吗?

    三爷:能看不能做,伤身!

    心慧:我踏马的被看光了!

    青云:迟早的事情,以后作者会让我跟你xxoo。

    心慧:那个时候是我主动!

    青云:擦,我是男人会让你扑倒?

    心慧:男人都喜欢女人主动,你还小,不知道!

    三爷:踏马的,老娘还没有想好姿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