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众叛亲离
    “回禀大人,黄根已经招认画押,他说那装药的荷包是齐东来媳妇绣的,另外齐东来这几年还给他买了一进四合院,买了十亩水田和十亩肥地。”

    “啊”齐东来握紧拳头,彻底丧失所有的理智。

    混乱的思绪纠扯着,他开始想象最坏的结果。

    他去流放,去坐牢,去充军。

    结果黄根却搂着他的婆娘小妾睡觉,还有他的儿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种?

    齐东来的眼眸猩红如血,暴戾地望着公堂之上的徐润泽。

    “大人,我要告黄根跟我婆娘通奸!”

    “我要滴血验亲!”

    “大人,都是黄根和我婆娘陷害我的!”

    齐东来的声音尖锐刺耳,围观的百姓们忍不住又挤到一起去。

    这接二连三地攀咬,连自己婆娘都不放过的人,这案子也算是离奇了。

    齐东来的婆娘本就在衙门听审,冷不防被齐东来吼这一嗓子,当即差点吓晕过去。

    同一时间,被押解上公堂的黄根听闻齐东来竟然为了脱罪,连自己婆娘都推出来。

    他心里一直坚守的堡垒坍塌,看向齐东来的目光变得阴冷无情。

    齐东来奄奄一息地被拖回公堂之上,一地蔓延的血迹触目惊心。

    徐润泽皱了皱眉,这案子发展到现在早已出乎他的意料。

    重重的惊堂木拍下,徐润泽开始对黄根和齐东来的婆娘问话。

    结果齐东来的婆娘几欲昏死,面对丈夫的指控哭断肝肠。

    而黄根更是当场翻供。

    是齐东来指使他去买的芥根,并且串通好找大壮或者长康顶罪。

    等到陈娘子名声坏了,再想办法强占为妾,以保陈娘子为他所用。

    大壮喊冤,长康将齐东来放药包的事情说出来,一时间齐东来谋害,栽赃嫁祸,图谋不轨等等罪名全部证据确凿。

    齐东来的婆娘原本还想着卖些家产,怎么也要救出齐东来。

    可她没有想到夫妻一场,齐东来竟然想推她顶罪,一时间她冷心冷意,不肯替齐东来辩驳一句。

    因为涉及贪墨,齐东来的置在城里的房产全部偿还给云鹤书院,近三年买下的田地也将折现给云鹤书院。

    齐东来的婆娘当场晕倒。

    齐东来被判西北充军,黄根被判三年监禁,大壮无罪,长康褒奖一番。

    案子落下帷幕,齐东来昏昏沉沉之中,被人拖回大牢。

    这一次,没有人在他的耳边嗡嗡地说话,也没有人讥讽冷嘲。

    齐东来昏睡了几天以后,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之中,他把所有事情都过了一遍。

    结果高烧退了,他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被下套了。

    然而此时罪状已定,他的媳妇变卖家产娇妾,带着儿子远走他乡,再无人管他死活。

    当然这些乃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李心慧出了府衙以后,并没有立即返回书院,而是跟陈青云他们四位学子在府衙对面的茶楼里静坐。

    府衙里的一出接着一出,齐东来的婆娘几欲昏死,周围指指点点的目光犀利万分。

    李心慧皱了皱眉,疑惑道:“这个齐东来怎么会自断后路?”

    柳成元飘忽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最后喃喃自语道:“许是知府大人给他下套了吧?”

    谢明坤闻言,摇了摇头,猜测道:“黄根先前说招供应该是知府大人下的套,不过是让齐东来心慌意乱,认为黄根背叛了他,可这个状告通奸的套,明显是案子开审前就下的!”

    张华看得趣,撇了撇嘴道:“管他是谁下的套,反正下得好就是了!”

    陈青云默不出声,远眺的目光慢慢收回,落在嫂嫂淡雅的面颊之上。

    “坚硬的梁柱断裂了,墙面自然也就倾塌了。”

    “走吧,判下来会出告示的。”

    李心慧点了点头,有长康的证据,有黄根的指控。

    齐东来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唯一的后路是自己的妻子,可他也亲手斩断了。

    这样深的套路,到是让她刮目相看了。

    回去的路上,李心慧忍不住对着陈青云道:“我怀疑是那个长康先乱了齐东来的心神,不过他能在齐东来的身边潜伏三年,能想出这样的深的计策也不奇怪!”

    陈青云的眼眸闪了一下,附和着点了点头。

    “听说他是老师的人,老师出来的,估计心眼不坏!”

    李心慧点了点头,长康如果是齐院长的人就不奇怪了。

    “今天以后,估计又会有风言风语传回村里了!”

    李心慧蹙眉,这个年代最喜欢的就是八卦,因为消遣的娱乐实在不多。

    云鹤书院的厨娘,年轻的小,未遂这等关键词,足以让村里那些人浮想联翩。

    清明节就在眼前,回去的时候免不了又是一番嘲弄。

    陈青云皱起眉峰,淡薄道:“无妨,横竖就呆三天。”

    回到书院,学子午膳都已经吃过了。

    李心慧将脖子上的玉石还给齐夫人,结果齐夫人却亲手给她戴上,说是给她压惊的。

    齐夫人目光真诚明亮,神情温柔典雅,李心慧不好拒绝,便笑着收下了。

    “刘婆子下午收拾东西回乡养老了,她不在,以后提起的人就少了!”

    齐夫人状似无意地说道。

    李心慧笑着点了点头,公堂之上已经证明了她的清白,不会有人盯着她不放。

    不过齐夫人这番心意,她还是心领的。

    书房外的凉亭里,两排修剪整齐的绿丛生机勃勃。

    探头的翠竹清瘦雅致,一眼便可知移栽而来。

    齐瀚负手而立,看着面前点缀的花圃道:“你是要为师出面,让众人知晓那个长康是为师的人?”

    陈青云自斟自饮,深幽的眼眸平静无波。

    “一切都是老师的疏忽造成,自然老师收拾残局。”

    “我已承诺长康,让我嫂嫂收他为徒,如今也该是兑现的时候?”

    齐瀚的脸黑了黑,转头对着陈青云道:“连老师都要算计进去,你也可以出师了!”

    放下茶盏,陈青云整理褶皱的长衫,淡漠道:“这只是开始!”

    齐瀚在原地恨恨地瞪着那远去的身影,心里总有几分不得劲。

    话说爱徒要在自己嫂嫂面前装小,偏偏他就成了大灰狼。

    活了一把年纪,这背黑锅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开心一刻:

    青云:嫂嫂,我是小!

    心慧:嗯,我是大灰狼!

    青云:呜呜,人家好怕怕!

    心慧:天还没黑呢,不怕!

    青云:天黑你想做什么?

    心慧:服

    青云:哇好期待肿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