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彻底奔溃
    “你不用狡辩,你脖子上有我勒过的痕迹,是与不是,你露出来便知道了!”

    “衣领尚且封不住的脖子而已,难不成你害怕玷污了你的清白不成?”

    齐东来嘲讽。

    众人看着那跪在地上老老实实的小,貌似一直没有见她回过头。

    他们看不清长相,此时却对那脖子好奇起来!

    到底有没有淤痕呢?

    听着那齐东来的口气,到像是真的一样!

    刘婆子鄙夷地瞥了一眼齐东来,冷哼道:“呵呵,你那后脑勺被老娘打开花,现在傻了吧?”

    “我记得我那鞋底当时沾了些屎,是不是敲进你脑袋里去了?”

    “哈哈哈!”

    围观的众人再次哄堂大笑。

    齐东来涨红了连,狠狠地瞪着刘婆子!

    刘婆子见状,狠狠地瞪回去!

    她眼睛大,瞪得跟铜铃一样。

    长期洗刷恭桶,让她的性子又闷又沉,此番凌厉一瞪,到是把齐东来的小心肝吓得不轻。

    他还记得那几棍子

    他妈的太狠了。

    脑袋跟开花一样疼!

    等等,棍子?

    齐东来仿佛瞬间抓住了些什么?

    他眯着眼睛,瞪着李心慧,忽然就一头雾水。

    如果救小的人不是刘婆子?

    那会是谁?

    齐盛?

    齐东来的视线在公堂绕了一圈,最后锁定在长康的身上。

    长康忽然拿着账本出来指证他,不惜跟他恩断义绝,反目成仇!

    难不成是小承诺了什么?

    对的,一定是这样!

    齐东来以为自己猜得分毫不差,当即咄咄逼人道:“不是你我我又怎么会冒险返回书院?”

    “不是你暗下毒手我又怎么会头破血流?”

    “难不成你的不止我一个,你那脖子还有别的痕迹不成?”

    围观的百姓窃窃私语,个个伸长脖子想一探究竟。

    知府徐润泽惊堂木一拍,场面顿时肃静下来。

    “陈娘子,你把头抬起来让本官看看!”

    李心慧闻言,依旧垂头道:“大人,若是脖子上无痕迹如何说?”

    “倘若齐东来再攀咬我,我又用何来证明我的清白?”

    徐润泽蹙眉,一时间犹豫起来!

    紧绷的面容松缓,一双犀利的眼眸也收敛寒光。

    齐东来见状,顿时悬着心,慌忙道:“你莫不是做贼心虚?”

    “我是不是做贼心虚跟你有何关系?本是你刘婆子未遂,攀咬我一口也就罢了,难不成还任由你随口污蔑,难辨清白?”

    李心慧仿佛气急,微微侧过头,狠狠地瞪了齐东来一眼。

    齐东来恍惚看着李心慧那领口处有黑点,当即瞳孔剧缩,心里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只要你的脖子干干净净,那么就算是我脑袋被打晕了,胡言乱语污蔑你!”

    “如果你的脖子要是斑斑点点,那可就是你不干不净了!”

    齐东来冷笑,面露讥讽。

    “你不过是攀咬我你,我便要露脖子,倘若今天你说我身体某位有颗黑痣红痣的,我岂不是要验身?”

    “大人,我宫砂尚在,足以证明我的清白。这两日厨房进进出出的帮工厨娘亦可证明我的清白!”

    李心慧垂首,恭敬之中带着强势的坚持。

    徐润泽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温和的目光闪过一丝赞赏。

    能够不随波逐流,对他人的指控置若罔闻,特立独行地坦荡坚持,不得不说,也算得上是位气场坚定,温婉淡雅的好女子。

    眼见知府大人已经松动,齐东来心慌意乱地扑向李心慧。

    “你一个小贱人在公堂之上竟敢推三阻四的,看老子不”

    慌乱的声音戛然而止。

    众人只见两名衙役立即将齐东来钳制,那小娘子受惊歪到一边,白净的脖子上挂着一块黑斑玉石,衬得肌肤温润细腻。

    徐润泽见状,眼眸一眯,脸色冷肃。

    “哪里有什么淤痕斑点,这个齐东来分明信口开河!”

    “就是,临死也不忘攀扯小,心也太黑了点!”

    “此等满嘴谎话连篇的恶徒,应当先仗打二十大板才是!”

    随风一边倒的议论瞬间冒了出来!

    齐东来眼眸欲裂,不敢置信地瞪着李心慧。

    她那脖子上面干干净净,别说是淤痕,就是连红痕都没有!

    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齐东来忽然跌坐在地上,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个干干净净!

    “啪”惊堂木重重拍下。

    徐润泽恼怒地瞪了一眼齐东来,当即对着衙役道:“公堂之上竟敢污蔑她人清白,满嘴谎言竟无一句实话,重打二十大板再审!”

    四名衙役上前,其中两个将齐东来拖到长凳上去。

    另外两个准备行刑。

    前几日打的二十大板尚未痊愈,头部又遭重创。

    齐东来感觉全身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相反,他体内热气横冲直撞,身体忍不住颤抖着。

    他的内心在张狂,在咆哮,在呐喊。

    明明不是这样的,明明他要的人是小,明明可以把她拖下水!

    可到头来,所有矛头指向他,长康,大壮,刘婆子还有黄根

    齐东来的心彻底慌乱起来,面容扭曲着,神智早已在崩溃的边缘徘徊着。

    “陈娘子无辜受牵,回书院去给学子们张罗吃食吧!”

    徐润泽温声道,面容谦和。

    李心慧慢慢站起身来,直接从公堂往外走。

    路过齐东来的身边时,李心慧低头,轻蔑地勾起了嘴角!

    齐东来彻底奔溃了,那种仿佛的藐视,让他张狂而无着落的内心爆发出一股同归于尽的愤恨。

    用力握紧的拳头青筋爆出,扭曲的面容张狂淫邪。

    板子高高落下时,只听齐东来嘶喊道:“什么洗屎的刘婆子?”

    “老子明明要干的人是你,你那件褙子老子都给你撕碎了!”

    “啊贱人你那白白的胸脯鼓起来浪得要死啊”

    丝毫不知收敛的齐东来在剧痛来袭时,张牙舞爪地宣泄着愤恨。

    似乎想要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过了小。

    然而围观的百姓再也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话。

    甚至于,在李心慧踏出衙门的那一刻,周围都是给她让道的人。

    显然,她那临危不惧,温柔而坚定的气场感染了不少围观百姓。

    重重的板子挥下,齐东来痛得差点咬断舌根,苍白的面容细汗遍布。

    凌乱的发丝紧紧地贴在他的下颚,随着他身体的震动而摇晃着。

    那双不断放大又不断聚拢的瞳孔逐渐被一股股不甘,愤慨,咒怨给掩盖着,慢慢演变成了血色残红的和恶毒倾覆的阴狠。开心一刻:

    齐东来:作者,你确定我死后不会变成恶鬼?

    三爷:我确定你只会受尽折磨,不会死去!

    齐东来:老子咬舌自尽!

    三爷:抱歉,我不写你死,你就得继续活着受罪!

    齐东来:我会狱卒反扑的。

    三爷:嗯嗯,提醒我了,下步写你被轮!

    齐东来:我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