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公堂反击
    “啪!”

    “肃静,公堂之上再敢喧哗,全都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知府略微生气地道,然而那微微转动的眼眸却闪过一丝恶趣味。

    像齐东来这种人,就该遇到泼妇一样的刘婆子。

    刘婆子老实下来,跪在齐东来的旁边,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道:“老娘这般貌美如花,你多看一眼都是侮辱!”

    齐东来原本就头昏眼花,被刘婆子这一踹,心里越发恶心。

    他强忍了一会,重要还是忍受不住胃里的翻滚之意。

    “呕”齐东来对着刘婆子就呕吐起来!

    “哈哈哈!”

    外面的百姓们许是觉得这一幕太过滑稽,全都大笑起来!

    李心慧浅浅地勾起嘴角,觉得齐东来恶有恶报,此番境地根本不值得同情。

    “他吐过以后,精神就会好点了!”

    “我出去等着传唤了!”

    李心慧对着陈青云挑了挑眉,嘴角的笑意缓缓加深。

    陈青云点了点头,却在她转身的时候,跟了上去。

    等到了衙门边上的小门,李心慧看着身后跟来的陈青云,诧异道:“你不去看热闹?”

    “有什么好看的?”

    “横竖知道他的结局就好!”

    陈青云不以为意。

    李心慧听到陈青云笃定的口吻,当即好笑道:“知府大人都还没有宣判呢,你怎么知道他的结局?”

    “西北战事还没有平定,我猜多半充军。”

    李心慧也猜到了,不过她远远看着拥挤的人群,当即摇了摇头道:“若是变卖家产去交些银两,也有可能判个三五年或者流放。”

    “到时候不过换个地方过活而已。”

    在这个朝代,只要不是死罪,都是可以用钱赎罪,可以轻判。

    “带云鹤书院厨娘陈娘子前来问话!”

    衙门里传来声音,陈青云看着嫂嫂推开了小门,当即道:“他一定会去充军的。”

    李心慧闻言,回目一笑,窈窕的身影穿堂而去。

    陈青云在原地站了一会,转身往衙门口的方向走。

    远远赶来的柳成元,谢明坤,张华连忙叫住陈青云道:“子恒,等等,我们奉老师之名前来证明陈娘子清白。”

    陈青云意外地挑眉,转身看着风尘仆仆的三人。

    这个时间段,只怕连午膳都还没有来得及吃。

    “不用了,她不会有事的。”

    陈青云挤进了人群,目光瞥向公堂。

    柳成元三人见状,连忙跟着挤进去。

    “大人,我跟这个齐东来有些旧怨,今做好学子早膳时就出来了。”

    李心慧跪在刘婆子的旁边,隔开了齐东来的目光。

    齐东来听到声音,抬起头观看。

    结果只见小侧颜恬淡,竖起的立领遮挡了他的视线。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齐东来的心暂时稳了下来。

    只要能把小拖下水,到时候

    “大人,就是她我的。”

    “说什么想我想得紧,拉着我在那园林之中就要行那龌龊之事。”

    “她耐不住寂寞想要投怀送抱,作为男人我只好笑纳了,谁知道她看见刘婆子来了,便想打晕谋害我,声称我想玷污她,以此来证明她的清白。”

    齐东来朗朗上口,仿佛在心里早已默念了千百回。

    一旁的长康忍不住冷笑,齐东来现在越是张狂,一会就会越痛苦。

    从高处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齐东来,你到是说说,我是几时约你的?”

    “你又是几时到的园林,我们相会时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在哪里?”

    李心慧略微低着头,冷冷地嘲讽道。

    齐东来以为小是不敢抬头,心慌地想找借口理由脱罪,当即回道:“你是早上约我的,我们是在学子午膳时相会的,地点就是园林的假山后面。”

    “啪,啪,啪。”李心慧双手鼓掌。

    周围顿时静了下来,众人似乎还没有见过这等临危不惧的小娘子,一时间惊讶万分。

    “说得好!”

    李心慧嘲弄,随即轻笑道:“所以我是在知晓你被打了二十大板以后约你相会的,所以你开花了也要应邀现身?“

    “更为难得可贵的是,你涉嫌离开书院,再也不是书院的厨子。”

    “未经允许私自出入书院视为图谋不轨,你脑子进水了吗?既然已经不是书院的人,为何不等伤好了约我出来更为方便?”

    “诚如你所说,我不甘寂寞,想要你相会?”

    “既是如此,你何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又老又丑的男人,顶个肚子像怀孕六个月的妇人,走到大街上跟赶去宰的一个模样!”

    “我是年轻的小又怎样?我耐不住寂寞又如何?我家小叔乃是十三岁的秀才,学识过人,知书明理,我若心想改嫁又有何难?再说我脑袋又没有被揍晕,狗屎跟黄金还是分得清的。”

    李心慧一席含枪带棒的话下来,众人只差拍手叫绝了。

    齐东来被气得半死,涨红着脸,指着李心慧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知府大人的眉头几下,紧绷的下颚抿成了一条好看的弧线。

    “你”

    “泼妇老子瞎眼了才想上你!”

    齐东来大骂,眼眸猩红。

    李心慧闻言,依旧没有抬首,没有回视。

    反而饶有兴趣道:“所以是你想,而非我想?”

    “你栽赃,陷害,污蔑。一局又一局,我也真是佩服了,一个明明是想偷黄金的人,怎么却偏偏抓了屎?”

    “就是!”刘婆子配合出声,她夫家没人,娘家也没人。

    这些年在云鹤书院虽说脏,臭,累,可至少也存了养老钱。

    再加上齐夫人承诺她的那一笔,她完全可以回去收拾包袱回乡养老了。

    想到这里,刘婆子嘴角勾起了明晃晃的笑意,整个人竖着跟座假山似的。

    外面围观的众人“哈哈”大笑,这算是初春以来,他们看到最有趣的案子了。

    齐东来并不知道是陈青云救了李心慧,他以为是牵扯进来的刘婆子。

    所以他推断是齐瀚夫妇想要顺水推舟,摘出小。

    可惜

    齐东来在心里冷哼一声,他可没有忘记,小被他用力勒住脖子窒息昏迷的。

    那脖子上面的淤痕,只怕要五六天才可以消除。

    而现在不过才过去两天!

    开心一刻:

    齐东来:作者,你还有良心吗?

    三爷:怎么了?

    齐东来:对一个要领盒饭的人说屎啊屎的,你是想我连盒饭都不要了是吧?

    三爷:嗯,下章继续屎!

    齐东来:我咬舌自尽,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