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齐齐针对
    齐东来嗜血疯癫地盯着长康看,他愤怒得早已失去理智,不停地想要撕打长康。

    然而他每动一次,长康必然会冷笑一声,最终他没有够着长康,相反,因为剧烈的动作而让自己痛苦加剧。

    “你入狱了,再也不可能庇护黄根,你说他会不会供出背后真正的指使者?”

    “只有你彻底出不去了,那么你的婆娘和儿子才有可能跟他姓黄啊!”

    “哈哈!”

    长康猖狂而笑,丝毫不觉自己正在火上浇油。

    看着齐东来扭曲震惊的面孔,他心里畅快极了,齐东来这样的结果,果真应了那句善恶到头终有报!

    “啊!”

    只听齐东来一声嘶吼,瞪大的眼眸怒火滔天,潮水般的杀意铺天盖地袭来!

    大壮在一旁看着齐东来恼怒愤恨的样子,冷冷地撇了撇嘴,内心最后一点善意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尝过的那些痛苦,他得让齐东来一一尝上一遍!

    黄根在齐东来进来之后,就上了一次刑!

    那声音跟杀似的,只怕再硬的嘴都熬不到明天了!

    想到这里,大壮冷笑连连,看着齐东来的目光透着一股摄人的寒意!

    “我招,大人,我招!”

    “是我家老爷指使我”

    天亮的时候,齐东来被一阵惊心动魄的嘶喊给吓醒了!

    那声音他太过熟悉,就是给他跑腿的黄根。

    齐东来不愿意相信,心腹黄根背叛了他。

    可他深陷牢狱,黄根失去了依仗,很有可能会出卖他!

    再加上长康的笃定嘲讽,齐东来越想越恐惧,额头上的伤口刺痛着,头晕目眩。

    “你听,黄根已经招了!”

    “哈哈,你竟然得到了众叛亲离的下场?”

    长康靠着门柱上低嘲,仿佛未眠!

    齐东来眼前出现了重影,耳朵也嗡嗡作响。

    他心里一遍一遍地跟自己说,不可以相信长康,说不定长康就是齐瀚送进来迷惑他,搅乱他心神的。

    可他不受控制地一遍一遍地回想长康说的那些话?

    他一个月有二十几天是在书院,偶尔放假也不回清水县。

    家里的美妾常年指使黄根跑腿,日积月累下来,黄根在美妾的心里岂不是越来越重?

    心里的恐惧慢慢累积,额头上密密麻麻都是冷汗,等到衙役来提审的时候,齐东来虚浮无力地被拖去公堂。

    因为是公审,所以衙门外都是围观的百姓。

    齐东来因为头痛发热,全身虚弱无力,向条落水狗一样在公堂之上着。

    耳边都是嗡嗡的声音,时重时轻。

    他看到刘婆子破口大骂,布满褶子的面容又黑又丑,那身上的肉随着她的声音抖动着,跟挂在肉铺上的吸引客人的肥油一样。

    “大人,就是他!”

    “当时我正在园林里散步,他忽然从我后面拿麻绳想要把我套住,也亏了我这身板结实,他一时间拉不稳摔了个狗吃屎!”

    “我自四十守寡已经十年有余,恨不得当场打死这个畜生,就我那双鞋底都打断了!”

    刘婆子义正言辞。

    她穿着一身青布衣衫,膀大腰圆的身材魁梧无比。

    那粗狂的声音刺耳洪亮,外面围观的百姓们听得一清二楚!

    一时间公堂外全是喧哗的笑声。

    陈青云和李心慧隐匿在人群中,像是寻常看热闹的姐弟,众人拥簇着,谁也没有过多关注。

    “大人,我在齐东来身边三年,专门为他管账。这三年来书院的每一笔开销我都有记下,齐东来共贪墨了云鹤书院七百三十二两银钱,这还不算之前七年的。”

    长康跪得身板笔直,说话调理清晰。

    大壮看着奄奄一息的齐东来,当场改口道:“大人,我冤枉啊!”

    “书院的药不是我下的,是齐东来逼我顶罪的。”

    “黄根可以做证,是齐东来让他去买来的。”

    齐东来感觉脑袋快要炸开了,一个个都来针对他。

    嘲讽的,讥笑的,鄙夷的,谩骂的。

    太多太多,他微微仰起头,感觉天旋地转。

    威武的长棍就在他的身边,可他却连跪着都十分勉强。

    黄根还没有来,小也没有,一面之词,能耐他何?

    “大人,小的冤枉!”

    “分明是那书院里的厨娘陈娘子我去园林,被刘婆子撞见以后,怕败坏她的名声,便想杀我灭口。”

    齐东来用力地握了握拳头,喊出心里的怨愤!

    知府大人早已跟齐瀚面谈过,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阴险狡诈的齐东来根本不可能认罪,而那个黄根,到现在还咬牙挺着,不得不说,真是块难啃的骨头。

    “啪!”惊堂木响了起来!

    “放肆,公堂之上,岂是你想攀咬谁就能攀咬谁的?”

    “且不说那陈娘子跟此事毫无关系,就算有,依照你暗害,栽赃嫁祸的事迹,你以为本官会相信?”

    知府徐润泽冷声呵斥,丝毫不去理会。

    齐东来的心慌了起来,他知晓齐瀚跟知府大人交情匪浅,这也是他这些年打着云鹤书院在外招摇的底气。

    可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他所仰仗的那座大山会垮了下来,压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大人,是真的。”

    “我慌乱之中为了自救,拿腰带勒住了那个陈娘子的脖子,只要大人传唤她来,便可知小的没有说谎!”

    齐东来强辩,经过了两天,什么麻绳的印记早已消失。

    反正就是有淤痕,谁知道是怎么勒的?

    他在心里冷笑,想着能把小拖下水也是不错的。

    最好把她的名声彻底败坏,让众人都以为她早就不干不净了。

    人群里,议论纷纷。

    一切都在嫂嫂的意料当中,陈青云掩在袖子里的手指握紧,深幽的眼眸掠过一缕寒光。

    李心慧嘲弄地撇了撇嘴,齐东来这种人,就算是死,也恨不得多拖几个垫背。

    “我大爷的怂包货,敢做不敢认是吧?”

    “欺负了老娘还想栽赃给陈娘子,这两日陈娘子顿顿给学子们做好吃的,她若是脖子上有伤,厨房里谁人不知?”

    刘婆子用力地踹了齐东来一脚,公然撒泼。

    众人看得好笑,纷纷伸长脖子。开心一刻

    刘婆子:想我貌美如花,你咋就不下手呢?

    齐东来:我擦,能硬起来我就先自宫了!

    刘婆子:切得整齐一点,或许我还有用!

    齐东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