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狼狈不堪的齐东来
    齐夫人的注意力没有在药物上,不过听到时间刚好时,她当即拍手笑道:“果真恶有恶报,这一次我到要看看这个恶奴的下场!”

    在齐夫人的心里,齐东来不过是她提拔起来的奴隶,她有的是手段,只不过那些控制人性的手段,她已经渐渐收敛了。

    陈青云明亮的眼眸闪过一丝暗沉,垂下的双手不自觉握紧。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去靠任何人。

    长康连夜捧着三年来暗暗偷记的账本敲响了府衙大门。

    尚在大牢里昏迷不醒的齐东来没有想到,他身上背负的罪名又加了一条。

    也正是这一条,将他置在城东的房产和这几年增添的田产等等都被监管起来,既不能过户,也不能继续佃租。

    齐东来一朝出事,乡邻震动,他的一妻两妾连夜进城,直接住进了府衙外的客栈里。

    事情涉及云鹤书院,百姓们乐得探听八卦,一时间齐东来十年贪墨,涉嫌嫁祸,未遂等等罪名四处传播,而这个案子也将公开审理。

    齐东来醒来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一天。

    他的脑部遭受重创,整个人奄奄一息,精神大不如前。

    牢房里,长康跟就在齐东来的对面,而大壮则在齐东来的旁边。

    “醒了吗?”

    “快醒吧,明天就要开审了!”

    “真想看看你痛不欲生的样子?”

    长康嘲讽着,隔着那粗硬的柱子,他仿佛预知了齐东来的结局。

    齐东来迷迷糊糊醒来,周围都是一股屎尿味,粗糙的稻草咯得他的脸颊生痛。

    地牢里很暗,他隐隐看到有个人影在他的面前,听声音似乎的长康的。

    “这是哪里?”齐东来出声问道,声音虚弱无力。

    他隐隐猜到,心里突突地跳个不停,极其不安。

    “噗!”

    长康嗤笑,那冰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鄙夷嘲讽。

    齐东来的心更沉了,呵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谁打了我?”

    那副言语张狂的样子,仿佛恨不得还击回去,以受害者身份讨个公道!

    长康摇了摇头,暗自冷笑。

    对于这样不知所谓的人,他竟然还有过片刻的善念?

    齐东来到现在都不知悔改简直死不足惜!

    “你企图洗恭桶的刘婆子,结果却被刘婆子打得半死不活。齐院长说了,你行为败坏,品性恶劣,云鹤书院将会追究到底,连你这些年所挣所花之银两都会查个一清二楚!”

    长康漠然嘲讽,坐在大牢里的他着草根,看起来极为悠哉。

    “什么?”

    齐东来眼眸欲裂,心神震动。

    他想要的人是小,根本不是什么洗恭桶的刘婆子?

    他知道那个刘婆子,满脸的麻子,牙黄口臭,又高又胖,丑得跟屎一样!

    而且那个老女人都已经五十岁了吧?他去一个五十岁,满身屎臭味的婆子?

    齐东来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火辣辣地痛,横冲直撞的怒气跟一把凌迟的尖刀一样,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呢?”

    “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没有了我,你也保不住你自己了?”

    齐东来冷嘲,剧烈的疼痛让他连翻身都不容易。

    干枯的稻草发出吱吱的声响,像是里老鼠啃噬的声音。

    “呵,你以为所有人都会跟我一样替你顶罪吗?”

    “齐东来,长康是来指证你贪墨的!”

    大壮迫不及待地阴笑道!

    托长康的福,他不用跟那群凶神恶煞的犯人关在一起了。

    不过才两日光景,他牙都被打掉了两颗。

    周身疼痛,鼻青脸肿,彼时他才知道,原来还有犯人被活活打死的。

    许是大壮的目光太过阴狠,齐东来莫名心虚起来,连那深不见底的目光都开始飘忽。

    “你在这里?”

    齐东来疑惑道?

    像大壮这种已经认罪的,一般都会跟那些囚犯关在一起!

    “我当然要在这里,长康要告你贪墨,我可就是证人啊?”

    大壮瞪大的眼眸恶狠狠地盯着齐东来,仿佛打算同归于尽。

    齐东来收回目光,瞥了一眼长康。

    早些年的时候,大厨房还是有账本的。

    后来他做的时间长了,齐瀚夫妇便不再查账。

    他也渐渐懒得做表面功夫,对外只说是忙的。

    现在去查,能查到什么?

    “你不过跟了我三年而已?”齐东来冷笑,额头的剧痛让他看起来狼狈不已,可那阴翳的目光却带着毒辣的狠意。

    长康乜斜的眼睛折射出讥讽的冷意,只见他歪着头,似笑非笑地勾起了嘴角!

    “是啊,三年,这三年你一共贪墨了七百三十二两银子。”

    “账本我已经交给知府大人了。”

    齐东来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他没有记账的习惯,不过这三年他确实有六七百两的进项。

    仿佛一条毒蛇爬上了背脊,齐东来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

    “你就不怕我会报复?”

    齐东来看着长康那侃侃而谈的样子,微眯的眼眸寒光闪烁!

    可事实摆在眼前,现在苟延残喘的人是他自己!

    “你以为黄根出来以后,还会为你卖命吗?”

    “哈哈,他跟你婆娘早就搞在一起了,你那个金贵的小儿子就是他的种!”

    长康置若罔闻,居高临下地藐视道,看着死狗一样的齐东来,多年来积胸口的闷气一扫而空。

    齐东来不敢置信地翻动着身体,挥舞的双手扯动着铁链,瞪着青灰的眼睛龇裂道:“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婆娘跟黄根早就搞在一起了,还有你那两个美妾,你常年累月不回去,你以为她们还是你的人?”

    “那个装着芥根的荷包就是你婆娘亲手绣给黄根的,你以为你还摘得清楚吗?”

    威逼利诱,害人,栽赃陷害,未遂,哪一项是可以脱罪的?

    长康肆意而笑,明亮的眼眸淬着耀眼的火光。

    他还记得第一年的年礼,他备得轻了,齐东来让他跪在雪地里反省,让人看尽了笑话。

    而他的膝盖到现在都还有寒意,这三年动辄辱骂,齐东来喝醉时,次次动手。

    他想着总有一天会站在齐东来的面前他的面孔,可是他没有想到,会是现在,看着齐东来狼狈不堪的模样。

    虐完渣渣好啊!

    留言,留言,留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