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暗中布局
    长康的身形一僵,握着门销的手紧紧不放。

    紧张的面孔覆上一层惧意,长康连忙道:“我没有害过陈娘子,今天发生的事情,与我无关。”

    “我知道,我来是谢谢你今天特意提醒我去园林里。”陈青云淡淡地笑起来,深幽的目光落在长康手里攥着的包袱上。

    “听说你给齐东来记了三年的账,我猜你一定有齐东来贪墨的证据吧?”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陈青云从暗影里走来,一步步靠近长康。

    清晰的脚步声响起,长康挺直背脊,攥紧手里的包袱。

    陈青云看着惊弓之鸟的长康,继续道:“你知道齐东来一定会返回书院,所以你一早就知道我嫂嫂会遇险。”

    “你想去救,可你又不能刻意暴露你自己,不能让人认为你就是踩着你师傅上位的阴险小人。”

    “所以,就算有证据,你也不会亲自去指认齐东来,你会去找大壮的亲人,让他们反击。”

    陈青云嗤笑,那玩味般的口味透出一股阴冷的气息。

    长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陈青云猜得分毫不差,他手里有齐东来贪墨的证据,可就算齐东来再坏都是他的师傅。

    如果他去揭发,去指证,去落井下石都会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到时候就算他能留在云鹤书院,也必定不会长久,甚至于当场会被辞退。

    他谋算着,知道齐东来一定会回来,整个书院,齐东来唯一的出路就在这里!

    他这一招守株待兔,本想自己去救陈娘子,最后再将贪墨的证据拿出来。

    然而这一步步走得太稳,刻意明显,以齐院长的机智必然一眼看出他早有预谋。

    整个大厨房不能由他掌控,就算弄死齐东来,到头来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早就打定注意踩着齐东来上位,可他不想自己踩不稳,摔下来。

    “你想让我做什么?”长康低沉道,都到这一步了,他不想功亏一篑。

    “就继续你的计划,不过”

    “不过什么?”长康警惕起来,他知道陈青云不会轻易放过齐东来。

    今日下午,学子吃食再次从小厨房送过来,虽然那些吃食都很好,可长康知道,那根本不是陈娘子的手艺。

    陈娘子所做的菜肴,根本不会让人感觉到油腻,可今天下午的菜肴,明显是用油来遮掩,企图蒙混过关。

    学子们虽然三三两两有些议论,可肉多汤腻,只当是陈娘子多加油水,殊不知那根本不是陈娘子的手艺。

    “我要你状告齐东来贪墨,亲口告诉他”

    陈青云凑过去,阴鸷的眼眸寒意四起。

    压低的声音简短得很,然而长康却听出了一头冷汗。

    齐东来将芥末放在他口袋里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师徒情分便已经走到了尽头。

    他不可能成为另外一个大壮,所以齐东来必须离开云鹤书院。

    可他从未想过弄死齐东来,然而听了陈青云的话以后,长康却知道,齐东来会比死更加痛苦一百倍,甚至于一千倍!

    想到这里,长康紧绷的面孔闪过一丝挣扎。

    “你提供证据帮大壮洗脱嫌疑,必然牵涉其中,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会让我嫂嫂收你为徒!”

    陈青云嘲弄道,他知道长康最想要的是什么?

    在见识过嫂嫂的手艺以后,只怕一个书院的厨房管事已经不足以满足长康精于算计的城府。

    暗沉无波的内心涌起一阵热潮,长康用力握紧拳头,漆黑的眼眸闪过一抹纠结。

    然而不过片刻,他立即做出选择。

    “好,我答应你!”

    “你得保证,就算我声明尽数毁去,陈娘子也定会收我为徒!”

    长康回过头来,坚定不移的目光闪烁着,在黑暗中尤为醒目。

    齐东来招惹了陈娘子,以齐院长的立场来说必定不会放过,再加上他提供的证据,齐东来不是充军就是流放。

    他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既然都要选择下手,手黑手白显得并不重要。

    陈青云要的是结果!

    而他要的是前途!

    “你敢破釜沉舟,我便能排除众议,你放心,等齐东来坐实罪名,我会想办法帮你洗尽污名。”

    陈青云笃定道,一个小小的厨子,他并未放在眼中。

    可经过这次的事件,他却深深地明白了,一定要在嫂嫂的身边放一个自己的人。

    而精于算计,冷静聪明的长康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天微亮时,李心慧总算是睁开了双眸。

    她感觉自己很疲惫,像是奔波劳碌了许久,全身肌肉紧绷酸痛。

    “嫂嫂?”陈青云试探地唤道,那睁大的眼眸闪过一丝惊喜。

    李心慧恍惚地眨了眨眼,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她记得自己的魂魄游荡在医院的廊道上,看着她的挚友韩越细致耐心地照顾着另外一个她。

    那个占着她身体的女人温顺柔美,一颦一笑含羞带怯,对周遭的一起都排斥着,唯独信任韩越。

    医院沉闷的白色像是女人毫无着落的内心,她时而蹙眉,时而落泪,时而惶恐。

    可只有看到韩越时,她才会露出安心浅淡的笑容。

    李心慧一直观察着,最后才恍然大悟。

    原来她跟李翠花不是死了,而是魂魄互换了。

    黑夜来临,她站在空荡荡的廊道里,看着韩越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的嘴角微微翘起,无声地含着一抹宠溺。

    而那个她,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像是童话城堡里的小公主,不谙世事,纯洁无暇。

    李心慧的心渐渐沉了下来,她感觉自己真正像一个孤魂野鬼,回不去了。

    可就在她觉得自己伤心无助时,遥远的呼唤一声接着一声,她仿佛感觉有灼热的液体烫伤了她的魂魄,让她忍不住为之一颤。

    想着那在暗夜里压低咳嗽的少年,想着那在晨曦里为她清洗恭桶的少年,想着那跋山涉水只想为她洗清污名的少年

    不知不觉中,李心慧看到自己的魂魄慢慢变得透明,她感觉沉沉的困意来袭,当她闭上眼时,才恍然如梦地清醒过来。

    开心一刻:

    青云:所以,我嫂嫂出轨了吗?

    三爷:咳咳,预知后事,梦里分享!

    心慧:原来爱情的火花都是跟魂魄擦出来的啊,那我这胸,这腿,这细腰

    青云:非常重要。

    三爷:天下男人一般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