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腹黑伊始
    北苑之中,东厢房外的树荫站着垂首而立的两道身影。

    凝滞的空气如火,仿佛焦烤着最后的理智和风度。

    陈青云深幽的目光穿透门缝,只见那穿堂入寝的帘子被放了下来,他眼睛都盯得疼了,却依旧只能看到那帘子绣着的绿色花纹。

    齐瀚背在后面的手指捏了捏,神色紧绷,面露愧疚。

    早晨齐盛回禀齐东来不见以后,他推算以齐东来身上的伤,最起码也要三天才会有新的动作。

    却不想因为他的大意,差点害了心慧!

    多少年了?

    齐瀚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堪信任,行为有失。

    “青云”齐瀚叫了一声,可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陈青云慢慢转头,只见他的下颚紧绷着,深不见底的眼眸寒意四起,嘴角慢慢勾起一抹自嘲。

    “我不怪老师,今天的事情让我明白,除了我自己,我谁也不能靠!”

    “在这个书院里,真正将嫂嫂视作亲人的,也只有我自己!”

    就算嫂嫂做得再好,那也只是一个外人。

    一个厨娘出事了,对于书院来说,不过是失去了满足他们口腹之欲的厨娘。

    他们也许会难过一阵,会念叨一时。

    可没有人,永远不会有人像他一样,仿佛失去至亲,那内心的伤口触目惊心,鲜血淋漓。

    陈青云闭了闭眼,感觉血液里翻滚着浓浓的热气,而那股热气将他抓狂愤怒的内心推到极致。

    齐瀚看着爱徒桀骜孤冷,仿佛顷刻间从温顺的绵羊变成了一只独自为王的孤狼。

    那种凌厉不凡的气势,阴翳冷漠,再不复从前的低调沉稳,内敛谦逊。

    齐瀚轻叹一声,深邃的目光闪过几丝复杂。

    青云隐匿的黑暗人性激发出来了,城府越深的人,算计越精明,官场就会混得如鱼得水。

    然而,越是这样的人,越难以靠近。

    仿佛天生凉薄得,只有一层皮肉包裹。

    厢房的门被推开,打断了齐瀚的沉思。

    齐夫人陪着余大夫走下台阶,面色不虞。

    捋了捋蓄长的小胡须,余大夫皱着眉头道:“喉咙肿大,估计得好好将养几天!”

    “不过”余大夫面露难色。

    陈青云的心沉到谷底,可那一双漆黑的眼眸却波澜不惊道:“不过什么?”

    余大夫看着面色冷肃的陈青云,疑惑道:“我给她针灸压惊了,按理说她早就该醒了!”

    “可是她现在却依旧昏迷,我怀疑她可能是受惊过度,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这种情况,他之前也遇到过。

    而那个病人整整昏迷了半年才醒。

    他不确定要不要提醒陈青云,毕竟现在这种情况,告诉他等于是雪上加霜。

    陈青云聚拢眉峰,静谧无波的眼眸晦暗不明。

    嫂嫂当日上吊,死里逃生,脖子被勒住的窒息感必然强烈。

    而齐东来用麻绳套住了嫂嫂的脖子,用力强拉之下,嫂嫂必然窒息惶恐。

    往日情景再现,嫂嫂挣扎无果,自然以为必死无疑。

    陈青云点了点头,不顾在场的几人,步伐快速地踏进了厢房。

    余大夫拱手对着齐瀚和齐夫人道:“我下去开方子让人煎药。”

    齐瀚点头颔首,对着齐夫人道:“我们也走吧!”

    齐夫人点了点头,心里吁叹一声,她已经封锁消息了,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翠环翠玉在前头顶着,青云也不肯离开,发生这种事情,她也没脸阻止青云留下来。

    三人慢慢地出了东厢房,齐瀚对着余大夫问道:“可是很凶险?”

    余大夫点了点头,随即出声道:“人生老病死都会有求生的意识,可当一个人以为她自己已经死了以后,这种求生的意识就会减弱,甚至于没有。”

    “陈娘子这种情况,得看她什么时候能够醒来了!”

    “越早越好,反之”余大夫没有说完,然而他不虞神色早已道明一切。

    齐瀚和齐夫人闻言,对视一眼,面色越发凝重起来。

    厢房里

    淡淡的檀香在床榻之上萦绕。

    凝神的气息似乎让的躺着的人睡得更香,那呼吸声均匀细小,一起一伏的节奏缓慢,仿佛周而复始的白天黑夜。

    “嫂嫂,对不起!你起来继续陪着青云好不好?”

    “那个齐东来一定会恶报连连,你相信我,起来亲眼看一看!”

    “以后不论是谁,我都不会请他们照拂你了。从今往后,我只信你,信我自己!”

    陈青云像个傻瓜一样站在床边,絮絮叨叨地说话。

    然而躺着的李心慧却纹丝不动,仿佛失去魂魄的躯壳,已经没有了任何感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送来的汤药都喂了三碗,可药汁顺着李心慧的嘴角流出,压根就喂不进去。

    陈青云的内心仿佛这黑色蔓延的夜空,寂寥,静谧,孤独。

    他恍惚地想起了九岁那年他随娘亲赶集,在镇上的时候遇到了嫂嫂。

    随行几个小姑娘推搡着嫂嫂,嬉笑道:“翠花,那不是你小叔子吗?还不去打个招呼?”

    被推过来的嫂嫂面色含羞,眼眸异常明亮。

    她故作老沉地板着脸,伸过来的手指捏了捏他的脸蛋,顿时嬉笑道:“青云乖!”

    “哈哈!”那一群围上来的小姑娘大笑。

    嫂嫂歉意地看着他,面色赧然!

    他还记得自己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结果瞪大的眼眸里,却只剩下嫂嫂落荒而逃的身影。

    他不爽地在原地跺脚,娘亲温柔的呼唤却在头顶响起!

    那个时候他以为嫂嫂是在躲他,可是后来他才知道,嫂嫂躲的人是娘亲!

    嘴角含着一抹轻笑,没有点灯的房间暗沉沉的,仿佛只有孤寂的心里流淌着泪水的声音。

    坐到床边,陈青云执起李心慧的手,夜色里,他黯淡无光的眼眸却忽然流出了温热的泪水

    一滴,一滴地滴落在李心慧的手背上。

    昏暗的床头,只见紧闭双眸的李心慧眨动着睫毛。

    垂头的陈青云没有看见,悲伤的啜泣过后,陈青云慢慢走出房间。

    书院的西北角有一处小门,是厨房的帮工和婆子们出入的地方。

    这个地方偏僻,门能反锁,只有在里面的人才打得开。

    长康小心翼翼地准备打门,只见那门销的手柄刚刚挪动,背后便响起陈青云冷冷地声音道:“我就知道你会有动作的,果不其然!”

    长康的身形一僵,握着门销的手紧紧不放。开心一刻:

    青云:自此以后,我就要腹黑了吗?

    作者:嗯嗯,所以你可以尽情开撩了!

    青云:撒娇什么的?

    作者:可以有!

    青云:那什么的?

    作者:嗯嗯,如果能硬的话,也可以有!

    青云:我能不能硬你要不要试一试?

    心慧:不是说好要为我守身如玉的?

    青云:作者应该写些鱼肠出来用用!

    作者:吐血三升,她白养了男主了,弄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