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惊险一刻
    齐东来一边幻想,一边勾勒出得意的笑容。

    小跟他有染,不管是不是自愿的,碍于名声,小只有两条路。

    第一是死!

    第二是做他的小妾!

    小出事,齐瀚首当其冲,怎么可能会让小去死?

    到时候

    想到这里,齐东来露出了淫邪的笑意。

    李心慧见势不对,用力地将食盒对准齐东来砸过去。

    “砰”的一声,齐东来用力将食盒挥到一边。

    食盒碎成几块,一地的饭菜洒落,李心慧心里一慌,连忙往后退。

    齐东来做了十几年的厨子,臂力惊人,硬碰硬的话,她不一定能够脱身?

    李心慧低垂的视线落在齐东来那粗硬的膀子上,视线往下,还能看到他粗茧遍布的手掌,以及那右手紧握的麻绳。

    当真是有备而来,李心慧心里一凛,连忙转身就跑。

    “人来啊,救命!”

    “救命!”

    空旷的假山周围,只有在耳边呼啸的风声。

    这个时间段,假山园林这边根本就没有人来。

    齐东来痛,追不了多远,然而他早有准备地对着李心慧甩出了他买来的麻绳。

    粗硬的绳子瞬间勒住了李心慧的脖子,齐东来迅速地一拉,只见那打了活结绳子立即收紧。

    “叫吧,叫吧,大声点!”

    “等到他们赶来,老子早就了!”

    充满戾气的声音张狂邪肆,带着癫狂兴奋的毒辣,让人遍体生寒。

    “咳咳”窒息的感觉袭来,李心慧的手用力地扯着绳子,脸上因为缺氧而涨红起来。

    齐东来快速地收紧,他还有伤,不能耗太长的时间。

    就算什么都做不成,但在齐瀚的人来之前,他得把小的衣服都剥了。

    最好能够破身,那样再保险不过。

    齐东来一边收紧绳子,一边慢慢靠近李心慧,僵直的步伐颠簸怪异。

    眼珠瞪大,强烈的窒息感来袭,仿佛舌头都开始僵。李心慧用力地挣扎,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包裹了她。

    仿佛又看到自己挂在横梁上拼命挣扎的样子,脸部憋成酱紫,胸腔冲撞的气体仿佛即将爆炸。

    太痛苦了,死亡前的征兆迅速汇入她的脑海。

    “啊”

    梗塞的脑路仿佛被一阵白光劈开,李心慧痛呼出声,额头上瞬间布满密汗。

    紧闭的眼睛刺痛无比,那长长的睫毛抖动着,一串串泪珠倾泻而出。

    “翠花,你等我,我一定回来风风光光娶你过门!”少年俊朗帅气的容貌栩栩如生,他笑得张扬肆意,一双星辰般的眼眸熠熠生辉。

    “你是憨包吗?哄骗小叔改嫁都不会?你是要气死我啊?”妇人凌厉的眉峰皱起,那布满风霜的面容紧绷着,怒气冲冲!

    “日后我可娶你!”瘦高的少年在灯影下模糊不清,那深邃幽亮的眼眸却异常坚定,微弱的油灯下,慢慢呈现出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一幕幕锥心刺骨的记忆袭来,李心慧头疼欲裂。

    死亡的恐惧加上窒息的侵袭,竟然激发了前身李翠花的记忆?

    李心慧感觉天旋地转,脑袋的痛苦已经盖过了窒息的恐惧,她感觉自己在飘,仿佛魂出体外

    李心慧彻底软倒下来,齐东来见状,慢慢放松绳子。

    双手钳着李心慧的肩膀,然后将她向假山后面拖去。

    李心慧的双脚在地上拖行,发出“噔噔”的声响,齐东来有些慌乱地将李心慧平躺在地上,然后将她的鞋子脱去,随手扔进了假山的隐蔽之处。

    手忙脚乱的齐东来再次拖起李心慧,被践踏的草丛劣迹斑斑,一眼便可观其不同。

    厚厚的积叶发出一股沉阴腐旧的气息,常年不见阳光竹林里,暗影斑驳,静逸无声。

    齐东来将李心慧随意扔在脚边,一张阴翳的面孔扭曲着,喘着粗气冷笑道:“等你成了我的人,我到是要看看齐瀚能耐我何?”

    齐东来低下头去李心慧的衣服,“嘶啦”一声,李心慧的褙子被来。

    里面单薄的里衣素雅别致,齐东来眼眸一眯,嘴角勾起一抹淫邪。

    只见他一只手去扯李心慧的里衣,一只手快速地自己的腰带。

    “砰”的一声,一根木棍狠狠地砸向了齐东来的脑袋。

    齐东来只感觉耳朵嗡嗡地响,眼前的视线模糊一片,晃动的假山好像随时都会砸向他。

    “砰,砰,砰。”又是致命的三棍子,那力道太大,齐东来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会随之一震。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眼前雷鸣般的闪电,齐东来甚至于没有看清楚袭击他的人,就被人从后面一脚给踹翻在地。

    滚在一边的齐东来抽搐几下,温热的鲜血顺着他的头顶冒出,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襟。

    瞪大的眼眸慢慢翻白,直到视线彻底黑了下来

    陈青云看着昏死过去的齐东来,依旧不解恨地用力地将手中的木棍砸过去,猩红的眼眸遍布杀意。

    如果他来晚一步,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此时的陈青云恨不得手里有一把刀,可以狠狠地捅死齐东来。

    可就算他满腔的怒气无法,可当目光触及到李心慧脖子上套着的麻绳时,陈青云疼痛的眼眸迸发出一股慑人的寒意。

    快速地麻绳,陈青云一把将昏迷的李心慧抱起,连忙往北苑跑去

    片刻后,只见齐盛带着北苑的一帮护卫匆匆赶来。

    昏迷不醒的齐东来还躺在血泊中,齐盛看都不看一眼,捡起地上的麻绳阴冷一笑。

    “来人,连带证据送去知府衙门,状告齐东来混入书院,图谋不轨,被当场捉拿。”

    两名护卫领命,把齐东来一路拖出去,践踏过的路从边,滴落的鲜血尚未凝固,红得刺眼。

    剩下护卫查看周围,很快便提着李心慧的鞋来到齐盛的面前。

    “齐总管,这边找到一双鞋子。”

    素净的鞋子小巧无比,齐盛眼眸一眯,当即握紧拳头。

    好个齐东来,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公然行凶!

    齐盛想到刚刚陈青云看他的目光,当即眉头一紧,对着身边的人道:“送一双刘婆子的鞋去府衙,就是那个专门负责给学子们洗恭桶的刘婆子!”

    “齐东来刘婆子未遂,反被刘婆子打得半死,记住,要一双刘婆子沾满屎粪和血污的鞋子。”

    身边的护卫领命而去,齐盛冷笑一声,连忙将李心慧的绣花鞋送去北苑。

    开心一刻

    作者:当当当,英雄救美有木有?

    青云:呵呵,其实我希望去晚一点!

    心慧:我啥也没有看到。

    作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