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当上大师傅
    天微亮的时候,齐东来就收拾包袱出了云鹤书院。

    齐盛让人跟了一路,结果人到集市就跟丢了。

    齐盛怒斥跟踪的下人,当即回禀了齐瀚。

    齐东来走了,关闭的大厨房重新开放,与此同时,齐夫人正式任命李心慧成为大厨房的大师傅。

    而一直隐隐等待时机的长康,则成为了大厨房的杂工。

    大清早,采买婆子和挑工们从书院的角门进去,一行人忙着搬运东西,压根没有注意到,一个穿着挑夫衣服,背着背篓,带着连帽的中年男人从角门跟着进来

    热热闹闹的早膳过后,大厨房里所有的帮工厨娘,劈柴的,挑水的,甚至于连采买的婆子和八个挑夫全都整整齐齐地站成了三排。

    李心慧穿着一身新衣服,淡紫色的罗裙,素色坎肩夹袄。身材抽条的她看起来婀娜多姿,聘婷玉立。

    一双明亮的眼眸璀璨如星,弯弯的柳叶眉淡墨如画,胸前是套肩的围裙,手上是白色的袖套,远远看着,无声地显露出大师傅的端庄秀丽。

    站在她身后的翠环和翠玉分明拿着账本和银钱。

    “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不是瞎子聋子,该知道的,我想都已经知道了。”

    “以后大厨房由我掌管,那么拖欠工钱,克扣工钱,随意辱骂的事情将不会再发生。”

    “今日先将之前的克扣的工钱发下去,至于以后的采买,管账,人员调动将由我一律掌管。”

    李心慧说完,翠环翠玉便开始点名发工钱。

    等到大家都拿到各自被克扣的工钱以后,那紧绷着的脸上总算是松缓了许多。

    长康站在人群的最末,像是一个失去依仗的孤魂,安静老实。

    他手里拿着补到的工钱,拇指下意识摩擦着铜板的刻印,低垂的视线里闪过一片复杂。

    大厨房的场地宽,光是木桶木盆都有十几个,大灶和小灶加起来也有六个。

    李心慧想到那群像馋嘴猫的学子们,当即用早上送来的新鲜食材接连做了好几道口味不一的下饭菜。

    杀鸡剁碎,上火烹炒,火红色的辣椒比大锅底下的火焰都还要诱人。

    烈酒倒入油锅里,滋滋炸响的声音勾动着大家的食欲。

    只见李心慧先将辣椒都炒得脆脆的,把辣味都去了大半,这才起锅另外翻炒鸡丁。最后出锅时在倒入炒好的辣椒跟鸡丁混在一起,香香脆脆的辣子鸡丁有芝麻的香气,蒜蓉和花椒的香味,还隐隐透出一股弥漫的酒香。

    众人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虽然没有吃到,然后那眼睛却隐隐冒着绿光。

    李心慧行云流水的动作流畅完美,帮工厨娘们只听她的吩咐,牛肉,豆腐,香菇,老姜不一会,一锅香喷喷的牛肉豆腐在火上慢慢炖着,香气四溢。

    长康在灶下烧火,一阵阵香味从他的鼻尖飘过,让他忍不住深吸一口。

    茶香猪肝,三鲜汤,酸辣白菜,牛肉豆腐,辣子鸡丁。

    大盆里的菜肴摆满了条案,江婆子和马娘子连忙拿着厨房里的木盆把大家伙的分量打出来。

    翠环跟翠玉已经把北苑的送去了,食堂里剩下的便是帮工们的事情,李心慧笑着用食盒盛了一份后准备回到北苑再吃。

    学子们午休时间长,而刚好她也可以趁机回去补个觉。

    “上菜喽!”

    江婆子放下木盆大喊一声,众人顿时围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圈。

    长康看着那袅袅远去的背影,当即褪下深蓝色的半腰围裙。

    与此同时,书院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

    “干活喽!”帮工们大喊,走到门口的长康顿时驻足,眉头紧皱。

    “今天我给学子们打菜!”长康出声,返回去端着菜盆径直去食堂。

    帮工们诧异地对视,觉得这个长康没有齐东来的庇护以后,到是挺识相的。

    三月里的园子芬芳四溢,尤其是用心培植的三色牡丹。

    粉色的,黄的,红色,绿叶拥簇下,那片片尽情舒展的花瓣艳丽至极。

    花圃的暗影里,一朵白色牡丹幽幽静开,让人喜之不倦,品味观赏。

    李心慧不知不觉放慢脚步,安安静静的园子只有树叶簌簌的声音,不过偶尔还能听到假山下面的小湖流进了消水洞中,咚咚地响过不停。

    曲径通幽的小道里,阴凉的气息来袭。

    李心慧下意识深呼吸,嘴角的笑意缓缓而出,然而微眯的眼眸只见一个黑影突然窜出。

    微胖的身材挺着肚子,许是尾椎骨不适,那站立的姿态显得高耸而怪异。

    “齐师傅?”

    李心慧皱起了眉头,她听说齐东来今早已经走了。

    齐东来看着李心慧手里拎着食盒,婀娜的倩影在假山下显得楚楚动人。

    “陈娘子,在这书院做工辛苦得很,不如你跟了我如何?”

    “到时候我们联手开一家酒楼,挣些银两,你可就是富家夫人了!”

    齐东来眯着眼,皮笑肉不笑地哄着李心慧。

    李心慧下意识退后两步,只见齐东来一瘸一拐地上前,那深邃的目光透着一股志在必得的阴狠。

    “你想做什么?”李心慧下意识握紧食盒。

    这会夫子们都还在食堂吃饭,根本不可能过来。

    假山这边距离北苑又远,大厨房的帮工们也全都在忙碌。

    李心慧快速地在心里盘算,她知晓齐东来已经摸清了书院的作息规律,所以才有恃无恐地将她堵在这里,幽静无人的小道上。

    齐东来步步逼近,早已抓狂的内心愤怒不甘。

    一走了之的结果就是一无所有。

    想他齐东来七岁被送去齐家看庄子,这么多年了,哪一样不是他自己拼出来的?

    一个长康就想弄走他,一个小寡妇就想替代他,门都没有!

    齐东来猩红的眼眸迸发出疯狂的光芒,只见他冷笑道:“听说你点了宫砂,还是个雏吧?”

    “哈哈,我一定会让你很爽的。就在这假山后面,那里有片荆竹林,摇起来的时候,只有北苑的明月楼才能看得见。”

    “据说齐院长一家吃午膳都喜欢摆在明月楼,等他们赶过来的时候”

    开心一刻:

    作者:据说明天有险情!

    心慧:你不是说你是亲妈?

    作者:是啊,亲妈都会打孩子的!

    青云:呵呵,所以你明天准备家暴?

    作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