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齐瀚动怒
    厅堂里,气氛压抑无比。

    “嘭”的一声,齐瀚的茶盏重重地放在桌上。

    凌厉的视线扫了一眼以陈青云为首的四位学生,齐瀚气闷无比!

    “简直就是胡闹!”

    “这个时候北苑都已经落锁了,你们几个急匆匆地过来是想干什么?”

    “明知故问!”柳成元嘀咕,乜斜的视线上挑。

    “什么?”齐瀚提高音调,柳成元下意识闭嘴,偷偷打量了一眼身边安安静静的三个家伙!

    “我刚才收到消息,说是那个长康跟齐东来反水了,我这不是怕”

    “怕什么?”齐瀚怒斥,暗如雨夜的目光阴沉沉地直视柳成元。

    柳成元小心肝一抖,无声地撇了撇嘴,多余的话却是说不出来了。

    “老师,我过来想请余大夫给我诊治一下眼睛!”

    陈青云打破凝滞的气氛,这件事是他关心则乱,失了分寸。

    柳成元撇了撇嘴,无语地盯着陈青云看。

    只见陈青云眼睛又红又肿的,下颚紧绷着,泪痕沾湿的睫毛在眼睑下落了一层阴影。

    这家伙,明明就很担心,这个时候到是撇得干净!

    只有他有资格给陈娘子出头,他们三个跟着来的家伙,到像是白痴一样。

    更白痴的是,他们三个健步如飞地赶来,一路上竟然连盏灯都没有提!

    “老师,我们怕青云看不清路,陪他过来诊治的!”谢明坤眼眸一转,俊秀的轮廓浮现一丝笑意,**裸地忽略陈青云那沾满灰屑的衣袍。

    张华的嘴角抽搐着,低下头不言语,明明他们追了半天,到了北苑才看到青云人影。

    “嗯,余大夫在西厢房,你们过去吧!”

    齐瀚看着四位还没有蠢透的学生,脸色稍霁。

    急匆匆赶来的四人在齐盛的带领下又急匆匆去了西厢房找余大夫。

    偌大的厅堂里,只余齐瀚绵长的叹息声。

    齐夫人掀开帘子,好笑地看着自己丈夫愁眉不展的样子。

    “青云担心是常理,他的身边可就只有这一位亲人了!”

    齐瀚点了点头,却略显担忧道:“我就是怕他太在乎了,早晚有一天,会陷入泥潭当中。”

    “这有何难?”

    “若是心慧再嫁,青云牵挂再深都不会惹人诟病,相反还会有益名声。”

    一个小叔对再嫁的嫂嫂多番照料,岂不是证明他心存仁义?

    齐瀚转头看向夫人,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连额间的皱纹都浅了些许!

    “不过还这个得看心慧的意思?”齐瀚捏着胡须,细细思量。

    “偌大的书院,总不会个个学子都会高中吧,再有那落第的秀才,挑一个人品好的,家境殷实的。”

    “我去保媒,到时候留他们夫妻一个教书育人当夫子,一个钻研美食当厨娘,岂不是既安了青云的心,也能慰陈夫子在天之灵?”

    一个女人要的,莫过于安定生活,幸福的归宿。

    她瞧着心慧通透伶俐,胸有丘壑,不会是一个愚昧固守的女人。

    到时候她寻到合适的人选,再从中牵线搭桥,保证让心慧有个好相公就是了。

    齐瀚见夫人胸有成竹,当下也露出了松缓的笑容。

    然而想到齐盛带回来的消息,一时间他又蹙起了眉头。

    “齐东来能够脱身,证明他还是很有谋略的。”

    “你让翠环和翠玉去东厢房陪着心慧,在派人去知会青云一声,免他多想。”

    齐夫人闻言,娇嗔地瞪了一眼齐瀚道:“还用你说,连聘婷都过去了!”

    “我让四个厨房的粗使婆子搬到了东厢房的耳房,放心吧,没事的。”

    想着女儿圆鼓鼓的脸蛋,齐夫人的笑容更深了几分。

    可惜啊就是没能有一个傍身的儿子!

    想到这里,齐夫人看向齐瀚的目光温柔缱绻,淡淡地显露一丝惆怅!

    冷情的东厢房一下子热闹起来,齐聘婷和翠环翠玉更是住进了李心慧的房间。

    四位芳龄少女将罗汉床铺好了,一晚上都是说不完的俏皮话。

    上排的两间耳房各住了两个粗实婆子,原本昏暗的过道也点了油灯,套上灯罩。

    李心慧知道是齐氏夫妇在安她的心,所以让粗使的婆子住过来。

    可她没有想到,圆鼓鼓的齐聘婷也会过来,而且还跟她一起睡。

    看着齐聘婷眼里的崇拜,仿佛根本没有贵贱之分,那明亮的眼睛跟珍珠一样漂亮!

    “嫂嫂,我也要学做吃的。”

    “娘亲太坏了,她不让我学,说是怕我以后把自己吃成一个胖墩嫁不出去!”

    齐聘婷抱怨,把双丫髻放下来的她黑发垂腰,圆润的小脸配上微翘的小嘴,像是一只隐隐发胖的小猪。

    “噗嗤,小姐,你真的要控制食量了!”

    “不然别说是夫人,就是陈娘子都不会给你做吃的了!”

    翠环笑道,觉得自家小姐真可爱,整天想的都是吃的。

    翠玉看着小姐鼓鼓的腮帮子,也出声道:“不如让陈娘子给小姐想想办法瘦身吧,这样夫人就不会控制小姐吃东西了,而且说不定还会让小姐学厨艺的!”

    “嫂嫂”齐聘婷故意瘪着小嘴,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情。

    央求的双手摇晃着李心慧的手腕,眨动的眼眸带着期盼的目光。

    “你呀?”李心慧上辈子只有哥哥,没有妹妹。

    看着软萌可爱的小丫头对她撒娇,心里别提有多温柔了。

    只见她点了点齐聘婷的额头,拉着被子盖好道:“等学子放假的时候,我出去想想办法!”

    “哇,太好了,嫂嫂对我真好!”

    齐聘婷欢呼雀跃,连忙一头钻进李心慧的被窝里。

    李心慧给她盖好被子,勾起的嘴角露出宠溺的神情。

    躺在罗汉床上的翠玉起来熄灯,夜深人静,东厢房里的呼吸声渐渐平和。

    西厢房里,余大夫看着送不走的几位公子,嘴角微微抽搐着。

    他看了一眼自家公子翘起的红唇,貌似还很不爽。

    “知道齐院长为什么生气吗?”

    “当局者迷,你们也太冒失了,北苑入夜就会上锁,而且还有巡夜的护卫。”

    “齐东来别说是没有长翅膀,就算他长了,那他进来的下场可想而知!”

    余大夫说完,陈青云默了片刻。

    他确实有些草木皆兵了,所以造成了现在尴尬的局面。

    柳成元皱了皱眉,感觉自己跟白痴一样,竟然连简单的问题都不过脑子了!

    “走吧,难不成真的在这边过夜?”

    “老余也跟我们过去,对外就说青云的眼睛又严重了,需要请老余过去坐镇!”

    背锅的老余打了个哈欠,打着灯笼随着陈青云他们回去。

    题外话

    今天作者两点直播,所以提早更新了。

    喜欢三爷的亲们可以去看直播,相信三爷吓不着你们的!

    呵呵,另外说一声,作者是亲妈,不会虐恋情深。

    小桥流水似的徐徐渐进,喜欢的亲们可以跳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