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长康反水
    长康因为没有证据,无罪。

    而齐东来因为手染痕迹,被打了二十大板,还是长康搀扶着走出知府衙门的。

    天已经黑尽,官街两旁的铺子早就关门了,黑漆漆的道路上只有一瘸一拐的两道身影。

    “没有想到大壮是这种人,他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齐东来忍着火辣辣的疼痛轻叹出声,仿佛带着一丝惆怅和失望。

    黑暗中,长康的眼眸露出冷冷的讥讽,嘴角轻勾道:“师傅一定很好奇,那个药袋怎么不是在我的房间里搜出来的?”

    “学子大闹的那一天,师傅你悄悄放进我的口袋,却不知我转身就放进了大壮的房间。”

    “师傅的心真狠,一个徒弟拖下水还不够?为了让黄根的口供不会有问题,连我也要暗害!”

    长康说完,扶着齐东来的手慢慢放开,步伐稍稍后退。

    齐东来仿佛被鱼刺卡住喉咙,脸色发紫涨红,黑暗中,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长康翘起了嘴角!

    那种熟悉的嘲讽和鄙夷,像闪电一样照亮了齐东来眼底的寒意。

    眼前的人再也不是任由他捏扁的少年了,齐东来僵硬的身体仿佛是竖在寒风中的一堵墙,好半天都没有动静。

    “呵呵!”长康嗤笑!

    真是意外!

    他跟齐东来算是远亲,齐东来的母亲是他的亲表姨,然而这层亲眷关系所得到的却是齐东来光明正大的压榨!

    克扣工钱,任意辱骂,动辄挥手。

    跟在齐东来的身边三年,他学会的不过是谄媚,勾心,图谋。

    想想都觉得可笑至极。

    “回到书院收拾好东西就走吧,看在我们师徒一场,大壮的事情就算了!”

    “大壮明知道的人是你,然而他却改口招认,不过是希望你会在事后想办法救他,如果让他知道,你就是存心让他替你顶罪,并且根本不会伸手!”

    “到时候再加上我的证词呵呵不知道这个案子还会不会有转圜的余地呢?”

    长康的阴笑太刺耳了,带着嘲讽和威胁!

    齐东来握紧拳头,深色的瞳孔收缩着,脸上的青筋凸起。

    他千防万防,算计这个,算计那个,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被自己的徒弟给算计了?

    “我们可是亲戚?”齐东来冷硬道,躬着身子,上的疼痛一抽一抽地钻入心脏。

    长康闻言,仿佛听到最大的笑话!

    “亲戚?”他嗤之以鼻,仰头露出深不可测的瞳孔,清瘦的轮廓布满阴霾。

    “还记得你让我跪在你家院外的稀泥里吗?还记得你差点把我耳朵打聋了吗?还记得你拿着我娘的棺材本去狎妓宿柳吗?”

    “你现在主动离开书院,我们还是师徒和亲戚关系,如果你不愿意离开,那就原谅徒儿不孝,要大义灭亲了!”

    黑沉沉的眼眸比周围的夜色更加寒凉,带着破釜沉舟的威慑。

    齐东来气得肝疼,到头来,他没有把小赶出去书院,到是把自己给套进陷进里去了。

    长康光明正大地威胁,不过是仗着大壮暂时收押,他还有兴风作浪的机会!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齐东来阴冷道:“好,小子,算你有种!”

    “老子今天算是栽在你手里了,你给我等着!”

    齐东来说完,一瘸一拐地朝着前面走去。

    长康冷冷地瞥了他的一眼,从另外一侧的街道离开。

    等到那两人的身影逐渐远去,隐匿在暗处的一群黑衣人快速地原路返回。

    柳江给柳成元传来消息的时候,齐东来跟长康都还没有回到书院。

    “我外公之前给我一批人,都是江湖上有些名堂的,等闲人就算是查出来也轻易不敢招惹!”

    “我原本想着今天让他们耍耍威风,教训那个不知死活的齐东来,没有想到却得到他二徒弟长康反水的消息!”

    柳成元说完,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陈青云听着柳成元没头没尾的话,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齐东来的身边竟然还有一只黄雀?

    “长康想要齐东来离开云鹤书院,听他的口吻,好像有本事能继续留下来?”

    “而且以齐东来的性格,根本不会这么容易认栽?”

    陈青云说完,连忙眼上的纱布。

    他慌忙的样子让柳成元大为意外,连忙搀扶着他道:“你想做什么?”

    陈青云摸索着找到了盆架,没有水就用湿毛巾将眼睛上的药膏擦去。

    经过一天的修养,他的眼睛虽然还是看不太清楚,可是火辣辣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

    视线里不再有重影,陈青云慢慢走出门道:“我要去找老师,如果齐东来狗急跳墙,我不能让嫂嫂出事!”

    柳成元瞬间就想到了陈青云的担忧,他紧皱的眉头闪过一丝厉色。

    不过大晚上的,他们去找老师可以,去找陈娘子就不妥了。

    柳成元思量片刻,当即叫上谢明坤和张华,三人快速朝着北苑赶去。

    陈青云摸黑走路,视线时而模糊,时而漆黑。

    脚下的石板路仿佛一直很长,长廊的尽头是园子,假山,然后才会是北苑。

    他走得很快,跌跌撞撞的,有时候膝盖都会撞到岩石。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三人赶过去的速度也很快,然而还是没有追上陈青云,可见陈青云急行的步伐有多快。

    里的假山树丛,到处都是可以藏人的地方。

    齐东来和长康不可能当夜离开,所以这才是陈青云最担心的地方。

    北苑的主院跟厢房是分开的,嫂嫂如果有什么情况,主院的人根部顾忌不到。

    陈青云到北苑的时候,因为守在知府衙门等消息的齐盛刚刚回来,恰巧院门还没有落锁。

    “陈公子?”齐盛上前扶着沾满泥土灰屑的陈青云,深色的眼眸闪过一抹惊诧。

    “带我去见老师!”

    陈青云对着齐盛道,他的眼睛又隐隐痛了起来,泪痕湿湿,模糊一片。

    “还有我们!”不远处的柳成元连忙喊道,只见谢明坤和张华也连忙招手。

    齐盛看着四位风姿俱佳的学子急匆匆地赶来,连盏油灯都没有提,一时间眉角几下。开心一刻:

    青云:招呼一声,明天作者两点直播,想知道本书作者长什么丑样的,一定不要错过!

    心慧:卖力推销作者才行,你这样,小心她给你多写几个情敌!

    青云:情敌有那么重要吗?我以为你在乎的还是关灯以后的效果!

    心慧:太直白了不过好喜欢好期待肿么办?

    作者:本人不丑,貌似比女主漂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