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替死鬼
    录口供的吴师爷冷冷地瞥了一眼大壮,讥讽道:“现在不招,不过是多受些皮肉之苦。”

    “黄根都招了,说是你跟长康合谋指使他买的。”

    “再加上你的手沾过禁药,人证物证具在,你若是招了,说不定大人会从轻量刑,你若是顽固不化,大刑伺候!”

    吴师爷说完,梁捕头配合着让人上夹板。

    大壮听得心裂胆寒,他想起那一天剁鸡的时候,师傅嘴上说教他,其实暗暗揉搓了鸡肉。

    他分明看到了有白色的粉末撒了出来!

    大壮惊恐的眼眸剧缩着,慌张的视线看着跪在一旁的齐东来,惊恐道:“师傅,我没有!”

    “什么芥根?什么禁药?我都不知道啊师傅!”

    大壮求救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齐东来,仿佛想要在齐东来的嘴里听到证明他清白的话!

    然而,齐东来只不过冷冷瞥了他一眼,然后盯着大壮道:“我已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黄根了,你要是没有做过,他怎么会指认你?”

    “更何况师傅都受你连累至此,你还不赶快认罪,好求得大人从轻处罚?”

    齐东来低垂着视线,游移的目光暗暗撇向耸拉着脑袋的黄根。

    而黄根由始至终,不曾抬头。

    大壮彻底跌坐在地上,死寂的眼眸里空洞一片。

    很明显,师傅是要让他顶罪!

    长康呢?

    不是还有长康吗?

    彻底乱了心神的大壮突然仰起头,仿佛垂死挣扎的鱼,急声道:“不是还有长康吗?”

    “说不定就是长康做了栽赃给我?”

    在一旁跪着的长康露出讥讽的笑意,眼眸里最后一丝怜悯也消散干净。

    他低着头,老实地跪在一旁,听到大壮的话连忙把双手伸出来。

    昏暗的地牢里,只见长康的双手粗糙泛黄,根本没有灰黑色的痕迹。

    “黄根,这是怎么回事?”吴师爷问向黄根,一脸疑惑。

    黄根抬头看了一眼大壮和长康,视线落在大壮灰黑的双手上,冷笑道:“长康以前曾经欺辱过我,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攀咬他?”

    长康握紧双手,低垂着头不发一言。

    吴师爷瞥了一眼阴险的黄根,冷声道:“那你现在为何改口?”

    黄根闻言,摊开双手,只见他的手上少不得还有些痕迹。

    “碰没有碰过,大人一查便知,我又何苦再多加一项诬陷罪名?”

    吴师爷闻言,冷笑道:“现在你到是聪明了!”

    一旁的梁捕头趁机上前对吴师爷道:“这个长康的手没有沾染过芥根,而且在那个大壮的房间里搜出了剩下的二钱芥根!”

    大壮惊恐的眼眸不敢置信地瞥向了齐东来,他原本以为,东窗事发,齐东来不得已才推他出去顶罪!

    可他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有预谋的栽赃陷害。

    “大人,我招,我招!”

    “出事那天我,厨房里的鸡都是我杀的,也都是我剁的。”

    “可是剁到一半的时候,我师傅突然说要教我,我看见他的手使劲揉搓着鸡肉,而且还有白色的粉末掉了下来。?”

    “我当时还疑惑是不是师傅揉面了,现在想来,竟然是师傅在下药?”

    大壮慌张地招供,把潜藏在他心里最大的秘密说了出来。

    齐东来眼眸微眯着,隐藏在袖子里面的手攥得紧紧的,只见他低头垂首,不慌不忙地反驳道:“大人,我正要说,因为当时我摸过鸡肉,所以手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这个徒弟好胜心强,平时遇事动辄破口大骂,这些厨房的帮工都是可以做证的。”

    “陈娘子的厨艺好,我便让陈娘子掌勺,我这徒弟私下好几次抱怨不满,说是想取而代之。”

    看着齐东来那平静叙述的样子,大壮的抓狂无比,他恨不能跳起来,撕开齐东来那副嘴脸。

    他平常是喜欢骂骂咧咧,但是那都是跟师傅学的。

    惊恐无比的大壮看着步步将他逼致绝境的师傅,一时间握紧拳头,瞪大的眼眸露出一股同归于尽的杀意来。

    “你说谎,我是想跟陈娘子学厨艺,可我重未想过要害她!”

    “到是你,几次三番让我去找陈娘子的麻烦!”

    大壮嘶喊道,眼眸已经泛红,神情已经崩溃。

    “呵,你还能指望师傅给你背黑锅不成?再说黄根都已经招了。”

    “你连剁鸡都不会,我随手教了你一下,手上的痕迹也少得很。”

    齐东来晃了晃自己的手心,斑斑点点几块印记,比起大壮的灰黑一片,确实要少得多。

    吴师爷眼眸一眯,拿出一小袋药物晃了晃,扔在一旁的篓子里。

    “人证物证具在,容不得你抵赖推脱。”

    “来人,上刑!”

    眼看着那拶刑逐渐逼近,大壮的牙齿颤抖着,惊恐的双目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惧。

    他知道自己掉进了深渊里,师傅随随便便就可以撇清,所有证据都指向他一个人。

    “长康,长康救我!”

    “你知道我是清白的,我没有下过药啊!”

    大壮想要拉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仿佛只要有一个人替他说话,他就可以洗清冤屈。

    长康看了一眼眼观鼻鼻观心,稳稳当当的齐东来,再看着彻底软成一团,被厄运和恐惧包裹的大壮,故意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道:“你还是认了吧,这里除了你再没有人有嫌疑了。”

    “师傅是大厨房管事,就算是陈娘子出事,他也要负责的。”

    “而我一向听你和师傅的调配,连出头的机会都没有!”

    长康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齐东来。

    齐东来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长康,嘴角慢慢浮现一丝讥讽。

    只见他对着大壮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走错了路,师傅要也有责任。”

    “你放心,你家里的老娘和妹妹师傅会帮你照看的。”

    大壮的眼睛彻底暗了下去,像是失去了挣扎,慢慢没入水底等死的人。

    齐东来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可他很不甘心,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却成了齐东来的替死鬼?

    看到拉开的夹板,想到十指连心的痛楚,大壮额头上的冷汗似流水一般落了下来。

    “我招,我都招!”

    “是我做的,是我嫉妒陈娘子的厨艺,想让她出丑别赶出书院!”

    “都是我做的,我认罪,请大人看在学子们平安无事的份上,从轻发落吧!”

    吴师爷快速地写好罪状,然后让大壮画押。

    大壮的身体颤抖着,惊惧的眼眸一片死灰,最后还是梁捕头让人扶着他按下手印的。开心一刻

    青云:作者,这个齐东来是你相好吧?这么久都还不领盒饭?

    作者:怎么会?整本书从一开始你就是真爱啊!

    青云:哼,那你怎么把我写得这么小,都不能好好运动运动!

    作者:呵,谁说小了不能做?

    心慧:太嫩了我下不了手!

    青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