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早有对策
    马郎中是午膳十分押送知府衙门的,当天下午便招供了。

    指认了黄根用五百文钱,让他配一副腹泻呕吐的虎狼之药,而且量要微小,最好是银针也试不出来的。

    为了五百文钱,马郎中卖给了黄根三钱芥根粉末。

    当年那件用错芥根致七岁孩童死去的案件震动乡野,许多野郎中知其名而不知其状,所以芥根算起来也有十几年不曾显露人前。

    却不曾想,还有人敢用这种禁药?

    齐盛从知府衙门回来的时候,脸色阴沉,连走路都跟刮风一样。

    北苑的下人们见了,个个小心谨慎,害怕撞到枪口上去!

    书房里,齐瀚研磨着茶杯,不紧不慢地道:“你是说,黄根招了!”

    “不过指认的人是齐东来的徒弟大壮和长康?”

    “正是是如此,知府大人说,黄根被单独关押,根本不可能跟齐东来串供!”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在之前就已经通了鼻息,推出大壮或者长康做挡箭牌!”

    齐瀚没有想到,齐东来这步步为营的棋到是走得不错。

    大壮跟长康作为齐东来的弟子,逢年过节少不得要孝敬师傅。

    如此一来,跟为齐东来跑腿的黄根自然是熟悉的。

    黄根咬定证词,大壮跟长康必然逃不了干系!

    “你去回禀知府大人,都是需要清理的鼠辈,不管黄根咬谁,一律逮捕。”

    “至于齐东来”

    “呵呵!”齐瀚轻笑,他到是像看齐东来极力撇清自己,推人顶罪的模样。

    “不是还有洗不干净的手吗?让知府大人把动静弄大些,看看毫无防备的齐东来怎么招架?”

    齐瀚说着深邃的眼眸透出一股冷意,退出官场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想要将一个龌蹉小人的面皮给撕来。

    齐盛得到齐瀚的指使以后,又去了一趟知府衙门。

    长工房里,耳房和后罩房里的大壮和长康跟齐东来一样,也一直都被起来。

    日暮西山的时候,一阵紧凑的脚步声传来。

    “嘭”的一声,长工房的院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带路的齐盛伸长着手指给八位捕快指路道:“就是这里了!”

    “走,全部抓走!”

    突然的响动引起齐东来的注意,他知道最坏的结局已经来了。

    整理好衣衫,在捕快推开门的那一刹,齐东来眯着细长的眼睛笑道:“不知各位差爷有何要事?”

    为首的梁捕头看着齐东来那粗胖的大手上隐隐有些灰黑色的斑点,当即对着身边的两个捕快道:“涉嫌,带走!”

    齐东来的瞳孔具缩,心里惊跳道:“差爷何出此言,我一直在书院从未出去过?”

    梁捕头闻言,冷笑地瞥了一眼齐东来的手。

    “废话少说,去了衙门就知道了!”

    一旁的两个捕头当即上前一左一右地架起了齐东来。

    齐东来的身体有些僵硬,他看着几位捕快的架势,好像证据确凿。

    他暗暗捋了一遍发生过的事情,确定没有留下把柄才稍稍放心。

    不远处,大壮左右挣扎着,嘶喊道:“放开我,我没有”

    “师傅,师傅救我,我没有!”

    被抓出来的大壮看着齐东来的身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齐东来的胳膊被压着,自顾不暇,听到大壮那惊恐的声音,当即冷声道:“慌什么?”

    “你要是没有做过,差爷还会冤枉你不成?”

    一旁的长康低着头,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大壮指望师傅救他,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

    殊不知,害他的人正是师傅。

    三人一经会面便被八名捕快押解出去。

    学子们三三两两地得到消息,都各自猜测着,肯定是因为上一次的吃食事件。

    别问他们为什么这么肯定事情与陈娘子无关?

    因为在他们的心里,陈娘子就如同她所做的吃食一样,品格和修养都是极高的。

    不像齐东来的馒头,总有夹生和发硬的部分,所以内里早就坏透了。

    柳成元得到消息的时候,第一个奔回学子寝房。

    “师徒三个都抓走了,这一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陈青云躺在床榻上,一双眼睛都纱布抱起来,像是安静祥和的儒雅公子。

    “他有没有说些什么?”

    陈青云怕齐东来狗急跳墙,说些污言秽语诋毁他嫂嫂。

    柳成元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当即道:“放心,没有说嫂嫂的坏话!”

    “说来也奇怪,我听老师院子里的下人说,除了他那个大徒弟嚷嚷几声以外,他跟那个二徒弟都很配合?”

    陈青云覆在眼上的纱布动了动,他伸长手扒着床沿想要起来。

    柳成元见状,连忙去扶着。

    “像蚂蚱的齐东来怎么可能会安静,除非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

    “并且已经想好了对策!”

    陈青云思量着,回忆起当日大厨房的所有细节?

    鸡汤是嫂嫂炖的,可跺鸡块的人一定不是嫂嫂,因为她的手是白皙如玉的。

    如果跺鸡块的人也沾染了药,而齐东来不过是摸了几下

    紧皱的眼眸闪过一丝跳痛,陈青云有些徒然道:“如果你是齐东来的徒弟,你会不会愿意顶罪?”

    柳成元的眼眸一暗,细细思量以后,点了点头。

    “当然会,最有人脉和能力的人是师傅的话,如果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顶罪以后还有可能获救?”

    “在这样的情况下,权衡利弊,明知道是陷进也会跳下去的。”

    柳成元在心里冷哼着,他到是没有想到,这个齐东来会无耻到这种地步?

    “看来对付小人,得用非常手段!”

    陈青云不用想也知道柳成元在打歪主意,忍着心里的恼恨,陈青云叮嘱道:“你不要乱来!”

    “到时候他反咬你仗势欺人,于你的名声不好!”

    柳成元想起齐东来那副嘴脸,当即冷笑道:“你放心,我总是会让他叫不出名字来!”

    同一时间,府衙里的审讯正在进行。

    大壮先是被打了二十大板子,剧烈的疼痛让他看起来狼狈不堪,凌乱的发丝沾染汗珠紧贴在他的下颚,只露出一双惊恐无助的双眼。

    “大人,真的不是我下的药啊!”

    “我的手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大人,我冤枉啊!”

    大壮的声音颤抖着,带着恐惧求饶的哭腔开心一刻

    青云:最近似乎没有人理会作者了!

    三爷:错,是理会你们!

    心慧:我瞅着还是让我牺牲一下,来段吧!

    青云:这个可以有。

    三爷:最近扫黄。

    心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