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一滴清泪
    看着少年耳根子都红了,像是一只煮熟的鲜虾,让人莫名想要去尝上一口。

    李心慧的眼里渐渐浮现一丝笑意,轻轻地扶着陈青云下床,低头去给他穿鞋。

    惊慌的陈青云双脚乱动,连忙伸手阻止。

    羞意涌动的时刻,李心慧早已为他穿好了鞋子,顺带调侃道:“老实点!”

    “你坐着,我蹲着,要是你不小心摔倒,可就要压着我了!”

    陈青云闻言,脸颊更是烫得厉害,他慌忙起身,头顶撞到床架子。

    “嘭”的一声。

    “啊!”吃痛的陈青云面色微变,神色窘迫。

    “呵呵,真是禁不起逗的小叔子?”

    “别害羞了,嫂嫂又不会吃了你?”

    李心慧看似安慰,实则言语更加暧昧。

    她想逗一逗这一本正经的小叔子。

    好让他知道,面容绷得再紧,青涩的苹果总是会红的。

    陈青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感觉胸腔里的热流肆无忌惮地流窜。

    慌张无措的他想抓住些什么?

    却发现连自己想抓住的东西都弄不清楚?

    嫂嫂的话语是无心还是有意?

    那戏谑的调侃是暗示还是捉弄?

    陈青云心思复杂地想着,紧绷的面容严肃极了。

    “要吃午膳了,早上你睡得沉,我没有叫你!”李心慧噙着笑意,牵着陈青云慢慢往前。

    “劳烦嫂嫂了!”陈青云小声道,面容紧绷,身体僵硬。

    可唯独那发烫的耳垂,却红得彻彻底底。

    李心慧但笑不语,扶他坐下后,给他盛了一碗豆腐羹。

    “吃吧!”李心慧舀了一勺豆腐羹递到陈青云的嘴边。

    陈青云的唇瓣碰到嫩滑的豆腐羹,淡淡的盐味溜进他的嘴里。

    “嫂嫂!”陈青云愕然,不敢置信。

    李心慧看着少年呆呆愣愣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你看不见,我喂你吃!”

    “等你吃完以后,我请齐管事送你回学子寝房。”

    陈青云知道,再留下去必然不妥。

    所以吃得越快,当然越好。

    只不过当他含住那汤勺时,仿佛感觉那豆腐羹不仅仅滋润了他干渴的喉咙,更滋润了他那颗脆弱敏感的心。

    一勺,两勺

    有挑去鱼刺的肉,那是鲫鱼,小刺非常多的鲫鱼。

    乡下小河里多的是,他跟大哥经常去捞,所以鲫鱼的味道他十分熟悉。

    可他也知道,要吃上一口鲫鱼肉,得挑多少根鱼刺?

    嫂嫂一口一口地喂他,也不知道一个人挑了多久?

    还有擦眼的药水,敷眼的药膏,陈青云的心有些沉重地颤抖着。

    他无法形容心里的那种感觉,像是河水涨潮,漫过堤坝,终于到了无法阻挡的地步。

    静逸的气氛里,咀嚼的声音微乎其微。

    李心慧看着少年的一滴清泪落进汤里她端着碗动了动,惆怅的内心堆满心疼。

    如果一个人,因为一顿饭,知道从心里感恩。

    那么这一颗赤诚之心,必然是阳光温润。

    如同一颗墨竹,身姿坚韧地朝着温暖的方向倾斜。

    李心慧装作没有看到一个少年的脆弱,她继续给他喂吃的。

    陈青云很配合地吃着。

    可是他们都知道,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他们离的更近,更亲,更加信任。

    当少年柔软的内心摊开在眼前,李心慧除了心疼,便还掺杂着宠溺。

    她想给这个少年更好的一切,充实的银钱,明朗的未来,幸福的以后。

    在异世当中,仿佛突然找到了一个目标,支撑着她继续更好的走下去。

    陈青云被搀扶回去的时候,柳成元很是震惊。

    于是片刻,谢明坤,张华,余大夫都现身守着他。

    齐盛送陈青云回来的时候,同时带来了药水和纱布药膏。

    柳成元不放心,非要余大夫给陈青云再看一遍。

    结果余大夫解开了陈青云的纱布,只见他的眼睛已经消肿了,只不过还有一点红。

    “谁给配的药啊,效果很好!”

    “这样下去,不出三天便可痊愈了!”

    余大夫惊叹,拿起纱布细细地闻起来。

    柳成元嫌他恶心,推他远点,余大夫也不恼,笑着往后退了几步。

    陈青云想起嫂嫂给他涂抹药水的感觉,清凉又舒服。

    而且药膏包上去的时候,他的眼睛也不疼了。

    现在揭下来,那种刺痛的感觉又出现了。

    “怎么样?”

    “能看得见吗?”

    谢明坤有些担忧地问道,眼睛就是学子的命。

    眼睛都看不见了,那么学子的前途也就没有了?

    想到这里,谢明坤暗暗给柳成元使了一个眼色,柳成元会意,当即冷声道:“放心,只要他进去,我一定让他人好好侍候他!”

    陈青云知道柳成元说的是齐东来,如果不是齐东来兴风作浪,他也不会去清水县跑这一躺?

    眼睛自然也不会受伤。

    不过,如果不是这一趟,也许他根本不会知道,在嫂嫂的心里,他比名节更加重要。

    想到这里,陈青云微微勾起了嘴角。

    张开视线微弱的眼睛,陈青云指了指嫂嫂让他带来的药水和药膏道:“你们帮我换药,先涂抹几遍,然后再敷药膏。”

    张华灵巧,快速地窜过去拿药。

    结果半道被余大夫劫走,只听余大夫拿着闻了闻,眼眸一亮道:先消肿,后止痛!”

    “这副药配得极好,而且温和的药性不会有副作用,恐怕是对石灰粉灼伤后最好汤药了!”

    柳成元看着陈青云眨动眼睛,那红色的眼皮就跳几下,当即不耐烦地对着余大夫道:“再厉害能强得过你?”

    “废话少说,快点给青云涂上!”

    余大夫笑呵呵地上前,慢慢地给陈青云清洗眼睛,只见他一边洗一边惊叹道:“如果是我的话,估计想不到用药渣捣烂成药膏止痛,所以配这个药的人,深知将药效和药性发挥到极致,是我所不及的。”

    柳成元时常听到余大夫骂什么庸医,废物之类的,冷不防听到他不停地夸赞,当即好奇道:“青云,你在清水县遇到神医了?”

    陈青云想起在清水县衙,那个大夫说十天半夜方可痊愈。

    可是嫂嫂给他涂抹药水以后,他就觉得好多了。

    他好记得之前嫂嫂说过会配些药材,当时他不以为意,想不到今天却亲自试药了?

    “是我嫂嫂配的,乡下人时常挖些草药换钱,所以她应该是知道一些土方子!”

    乡下挖草药卖的人很多,许多野郎中就是原先挖药卖的,这些都是常事!

    柳成元等人到是没有觉得奇怪,不过是治疗眼睛的偏方而已,说不定还真是哪个野郎中传的?

    然而余大夫却耿耿于怀,他心里隐隐跟猫抓一样,想要知道这副药的由来小剧场:

    青云:作者,你把我写哭了有意思吗?

    三爷:你不感动怎么以身相许?

    心慧:所以,你们两个是在算计我喽?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青云:滚,上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