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亲自上药
    柔软的身躯仿佛有火,带着少女特有的弹性,陈青云瞬间狼狈退去。

    少年踉跄的步伐慌忙稳住身形,面容在天色的掩盖下暗暗发烫,气息絮乱无章。

    李心慧深幽的眼眸划过一抹笑意,她握紧陈青云的手不放,感觉心里有一个位置暖暖的,甜甜的,想要酝酿成久违的幸福感。

    “你才十三岁呢,等你十六岁了,再避嫌吧!”

    “现在去我的房间休息,我去给你做早膳!”

    “如果你敢擅自开溜的话,你以后再也不用来了!”

    李心慧说完,强势地牵着陈青云的手,一步一步走向她的房间。

    陈青云感觉热气从手心一直传到心脏的位置,热烘烘的感觉氤氲满满。

    走路的感觉是飘的,可沉默无声的气氛里,他却觉得这像是偷来的幸福。

    他甚至于不敢大声地说些什么?

    害怕惊醒了他自己,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南柯一梦

    小厨房里

    翠环和翠玉发现今天的陈娘子心情很好,揉面的时候嘴角一翘再翘,那黑葡萄一样的眼眸,透出星辰般的光芒。

    火炉里的干柴烧得噼噼啪啪,连同砧板上甩动的面团一样,发出让人心里愉悦的声音。

    “听齐管事说,陈公子连夜赶回来的。”

    “他的眼睛被石灰粉伤了,大夫嘱咐要好好静养的。”

    翠环以为李心慧还不知道陈青云已经回来了,便借机说给她听。

    石灰粉撒在眼睛里,严重的话,整个眼球都会被灼伤。

    李心慧皱了皱眉,她没有想到,陈青云这一趟会这么凶险?

    “让所有帮工婆子都揉面吧,今天我教你们做手抓饼!”

    “好嘞,保证她们揉得跟金丝一样扯不断!”翠环调笑,又能学到一样新鲜的吃食,她可别提多高兴了。

    齐东来被,大厨房这几日彻底关了,所有吃食一一律在小厨房做。

    大家嘴上喊累,一个个的把眼睛都笑成了细缝,那眼缝里透出来的光,贼亮贼亮的。

    陈娘子从不藏私,每日所做吃食,都会跟她们讲一遍食材,步骤,调料,还有烹煮时间。

    这样好的心胸,让她们自叹不如。

    李心慧揉好劲道的面团以后,切开,抹上油,撒上芝麻,然后卷起擀平,最终成为薄薄的一片放在簸箕里。

    围观的几人连忙动手跟着学,李心慧一共做了六个以后,便让翠环和翠玉带着几个婆子去做了。

    杀了一条鲫鱼,李心慧用早晨新鲜水嫩的豆腐慢慢地炖,然后上油锅煎手抓饼。

    新鲜的生菜配上金黄色的煎蛋,唯一遗憾的却是没有番茄酱。

    李心慧想起多年前某位吃货的调侃,说是西红柿最早名叫“狼桃”,因其艳丽诱人而被误认为有毒,根本没有人敢食用。

    直到近代才被食用。

    可具真实的历史查证,其实中原很早就有人食用西红柿并且有野生西红柿的存在。

    只不过因为地域的原因,中原的西红色非常的细小,而且是一株一株挨着的小圆形果实,像极了野生葡萄。

    西南地区有小西红柿的,名曰:红茄。

    李心慧想,也许她应该让人去给她寻一些种子。

    而且狼桃要快要传入中原了,如果她幸运一点,能够在海运船商那里找到一两株作为观赏品的也不错!

    西红柿最大的优点便是可以插枝成长结果,也能在寒冬腊月里结果,对于爱好美食的人来说,少了西红柿,光有辣椒也是会吃乏味的。

    炖好鲫鱼汤以后,李心慧吩咐大家可以上锅煎饼了,并且要给学子们准备蔬菜和煎蛋,另外煮熟磨好的豆浆和豆花,然后配上调料送去食堂。

    而她则带着六个手抓饼和一罐鲫鱼汤去了厢房。

    陈青云早就靠在圆木桌上睡着了,几天几夜的奔波劳碌,他早就困极了。

    一开始他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能睡,要撑着。

    可眼皮什么时候磕下来的都不知道。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微微张开的嘴巴,他仿佛困到了极致,连她推门都没有感觉。

    放下鲫鱼汤和手抓饼,李心慧看了看陈青云瘦高的身躯,想着自己能不能抱起来。

    前身李翠花作惯粗活,有些力气,而她本身练过柔道和空手道,也有些许巧劲。

    想了想,李心慧还是收拾好床榻,然后将陈青云抱去床去睡。

    怀里的少年很沉,也许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看着很瘦,却很坠手。

    他骨节修长,笔直有力,垂下的无声地晃动着。

    好不容易将人抱到,李心慧觉得她的小蛮腰受到了强烈的震荡。

    就这具元气大伤的身子,她觉得应该把自己的防身之术练起来了。

    食堂里热火朝天,学子们吃得那个叫畅快。

    一去就先来碗豆花润润嗓子,然后再吃两三个手抓饼填肚子,最后再来一碗豆浆簌簌口。

    那滋味,怎么说呢,滋滋,真是一种神仙般的享受。

    李心慧没有想到,她来云鹤书院第一次出去,竟然是为了给陈青云配药!

    那家伙的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明显看过的大夫医术一般。

    李心慧分别抓了,茜草,蒲公英,忍冬藤,半枝莲,桃仁,然后将全部磨成粉,熬成汤汁以后放凉,捣烂药渣成膏状,放在纱布里备用。

    陈青云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他的眼睛上涂抹着药水。

    冰冰凉凉的感觉降低了眼睛的疼痛,他舒服得想要,微张的红唇吐露一丝舒叹。

    李心慧给陈青云慢慢地涂抹着,她坐在床边,如同当初陈青云照顾她一样。

    慢慢涂抹的感觉很舒服,药效很快被吸收了,凉凉爽爽的感觉覆上陈青云的双目。

    早就没有睡意的他,紧张地拉扯着被子,眨动的眼睛想要睁开。

    “别睁开,先这样躺一会。”

    李心慧叮嘱道,再一次慢慢地给他涂抹着。

    静逸的气氛仿佛窜出了闷热的气流,陈青云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脖子,感觉耳朵和脸都是火辣辣的,跟冰凉的眼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嫂嫂哪里找来的药?”

    “很舒服!”

    陈青云想说点话缓解气氛。

    然而李心慧直接回了他一句:“我配的!”

    陈青云顿时哑然,微张的红唇动了动,一时间到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李心慧看着药涂抹得差不多了,然后便将纱布给陈青云包上。

    先是扶起,然后在绕到他的身后去。

    温柔的手指和淡淡的呼吸都在陈青云颈部徘徊,他仿佛感觉到了琴弦紧绷的力道。

    那根绷得的弦,套在了他的心上,微微用力都会让他呼吸困难。

    可这种感觉,却让他起了贪恋。开心一刻

    青云:嫂嫂,听说你今天占我便宜了!

    心慧:人证物证吗?

    青云:我上有爪印!

    心慧:人证呢?

    青云:作者和读者貌似出没过!

    心慧:所以?

    青云:负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