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亲密接触
    心里一慌,马郎中便不顾一切地想要逃跑。

    他往后退去,然后跌进了牛车里。

    陈青云眯了眯眼,正想撩开帘子,只见马郎中忽然冲了出来,快速地朝着他的脸上撒了白色粉末。

    眼睛瞬间刺痛,迎面袭来一阵疾风,陈青云感觉有一双大手用力地将他推下牛车。

    仰头栽下去的瞬间,余江快速地拉了一把陈青云。

    结果马郎中见状,当即用力地踢了余江一脚。

    “嘭”的一声,余江跟陈青云坠落在地,与此同时,马郎中驾着牛车快速地朝前跑。

    一股石灰粉的味道萦绕在鼻尖,陈青云不敢揉眼睛,眼前黑漆漆的一片,他什么都看不见。

    着急的内心如同火辣辣的眼珠一样,陈青云慌忙地伸长双手摸索着,大喊道:“来人啊!”

    “贼人驾着牛车跑了!”

    陈青云往前急行两步,眼珠子的疼痛让他的步伐有些慌乱。

    余江明显是故意让马郎中跑的,陈青云没有立场责怪。

    因为这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陈青云只是怕马郎中跑了以后,打草惊蛇。

    远处密集的脚步声急行起来,带着佩刀的声响,余江远远瞟了一眼后,拉住了慌乱往前的陈青云。

    “有人去追了!”

    “好像有两个人过来了!”

    余江出声道,他准备等那些人抓到马郎中以后,把他的牛车要过来。

    马郎中出事,他得去村里通知一声。

    这件事听起来牵扯挺大,他得回去问问族老和里正的想法。

    “陈公子!”

    “眼睛怎么了?”

    齐盛带着车夫赶来,两个人担忧后怕的目光跟夜色一样沉寂。

    “是石灰粉,要用菜油清洗!”陈青云用袖子捂住眼睛,剧烈的疼痛来袭,他害怕会因为流泪而引发更大的伤害。

    齐盛和车夫连忙扶着陈青云往县衙里走,陈青云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跟着,当即对着齐盛道:“这位车夫送我回来的,那牛车是他的,抓到那个马郎中以后,劳烦给他结二十文的车钱。”

    齐盛闻言,感激地对着余江道:“请跟我来!”

    余江也想打听马郎中到底犯了什么事,当即跟随陈青云他们三人的步伐去了县衙。

    县衙内,一更天睡下的知县听说陈青云伤了眼睛,连忙翻身爬了起来。

    要知道陈青云是齐瀚的爱徒,多年来一直带在身边教诲。

    若是在清水县出了什么事情,那他可真没法对齐瀚交代?

    知县有些懊恼自己竟然没有多派几名衙役,好在陈青云用菜油洗过眼睛以后,虽然还是睁不开,但请了县衙里的大夫来看,说是用药水每日清洗,半月即可痊愈。

    可就算如此,知县还是亲自修书一封,向齐瀚表达歉意。

    这一夜,陈青云和齐盛都没有停留。

    处理好伤口,陈青云和齐盛连夜让车夫驾车回定南府城,而被抓住的马郎中则会在第二天被押送至定南府指认黄根。

    只要证明黄根买过药,齐东来的手上也沾染了,那么接下来证据确凿,就不怕齐东来有恃无恐,肆意陷害!

    一路上,陈青云哪怕眼睛再痛,疲惫的神色再困,他都没有睡觉。

    他想第一个告诉嫂嫂,危机解除了。

    就算他的肩膀再稚嫩,但终有一天,也会变得坚硬宽阔,足够为嫂嫂撑起一片安定祥和的天地!

    五更天的时候,亚麻色的天昏昏暗暗的。

    清晨的气息跟寒冬一样,刺骨冷冽。

    习惯早起的李心慧穿好衣服以后,准备去小厨房打书洗脸。

    厢房外面的路径宽敞静逸,两颗槐树被风吹的莎莎作响。

    一股冷气袭来,李心慧不由自主地裹了裹新做好的夹袄。

    结果,当前脚刚出拱门外,只见一股黑影慌张地蹿了出来!

    “谁?”

    李心慧呵斥一声,连忙往后退去。

    陈青云的眼睛看不清楚,隐约只见自己差点撞上一道影子。

    听着声音,是嫂嫂的。

    惭愧窘迫的陈青云往后退了两步,低着头不好意思道:“嫂嫂,是我!”

    “我回来了!”

    “青云?”李心慧往前走了两步,结果陈青云连忙往后退去,恍惚的视线总感觉有人要撞上他。

    脚步踉跄的陈青云很快引起了李心慧的注意,只见她略低着头,伸长着五指在陈青云的眼前晃了晃。

    又见黑影窜动的陈青云连忙往后退去,拱门外的一排花圃都被踩烂了,李心慧看着陈青云不对劲的样子,当即一把拽过他的手腕。

    “你的眼睛受伤了?”

    陈青云感觉嫂嫂的手劲好大,他挣扎了一下,发现根本抽不出来。

    别过脸去,在暗沉的光线里红了脸的陈青云低声道:“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找到那个野郎中了!”

    “他的双手果然是灰黑色的,明天清水县的衙役会把他押到府衙,到时候有他指认黄根,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李心慧仰着头,暗沉沉的天色寒风肆意。

    可眼前的少年穿着单薄的儒衫,风尘仆仆地赶过来,哪怕是受了伤都想让她第一时间知道,她的危机解除了!

    像是随风摇摆的槐树枝,心里轻颤的感觉如浪潮一般起起伏伏。

    李心慧温柔的手指覆上陈青云肿起来的眼眸,低声道:“你一定很辛苦!”

    山高路远,人生地不熟的,想找一个野郎中谈何容易?

    他一定受到了袭击,不然怎么会眼睛受伤?

    有一个人,为她,不顾艰险,勇往直前!

    像是在孤寂的夜晚,突然来一位念叨已久的亲人一样。

    那柔软的内心,如同氤氲的温泉池子,升起了袅袅绕绕的雾气。

    李心慧紧紧地抓住陈青云的手腕不放,深色的眼眸堆满了心疼。

    “你先去我房间歇着,我去给你做些早膳!”

    陈青云想说不,天还未亮,他冒失过来已经很不妥了。

    再进嫂嫂的房间,别人知道了少不得又是闲言碎语。

    他站在原地不动,李心慧拉不动他,转头放开了手。

    陈青云的心仿佛放下了,又仿佛被提起来。

    气氛突然尴尬,他竟然连想说什么都忘记了?

    “咳咳,嫂嫂,我先走了!”

    陈青云伸长手先摸索一下,他害怕一转身就撞墙,那样子也太丢人了。

    可他不知道,他消瘦的身躯像竹竿一样,转身时的小心翼翼,像被折断腰杆子的芦苇,坚强得让人心颤。

    李心慧忍不住用力地拉了陈青云一把,结果,猝不及防陈青云当即跌进她的怀里开心一刻小剧场!

    青云:“嫂嫂,你这是”

    心慧:“咳咳,手误,手误”

    青云:“不想负责么?”

    心慧:“你还小!”

    青云:“古人早熟,我小不小,你要不要试一试?”

    心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