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奔波劳碌
    陈青云跟齐盛到达清水县时,拿着齐瀚的名帖先去拜访了知县大人。

    清水县一共有六个镇,大小村落共两百一十八个。

    全部都要走到的话,预计要十天左右。

    这样长的时间对于还是学子的陈青云来说不太可能,他得尽可能地缩短时间,找准方向。

    在衙门县丞的帮助下,陈青云先将清水县大致的村落分布图画了出来。

    简单地吃过午膳以后,陈青云和齐盛坐着摇摇晃晃的马车开始往城外驶去,同行的还有两名带路的捕快。

    陈青云先将齐东来老家的位置圈出来,按照推断,齐东来不会在自家附近买药。

    下午的时候,马车到达白岩镇。

    两名捕快带着陈青云和齐盛走山路,许多村落马车根本去不了,越偏远的地方,人烟越是稀少。

    等到日暮西山,他们也不过走了十几个村落,见了三名野郎中。

    路途遥远的奔波让四人都渐渐有些吃力,尤其山野之外,天黑之后,偶尔还能听到豺狼虎豹的声音。

    无果,好不容易从另外的方向返回白岩镇,陈青云便对着齐盛和两名捕快道:“明天是上巳节,镇上一定会很热闹。”

    “我们分别去五个镇上打听,只有要有人能够具体说出野郎中在什么村?我们便给他两文钱。”

    “收集好所有野郎中消息,我们便可以省下许多不必要的脚程。”

    这样的办法是最快捷的了,不然两百多个村子,他们很难全部都走到。

    齐盛点头附和,挑了一个偏远的小镇。

    两名捕快自然赞成,大家挑好所去的地方以后,陈青云便要掏出银钱。

    齐盛见状,连忙按下的他伸入钱袋的手道:“陈公子,这是书院的事情!”

    “来之前夫人都已经吩咐过了,这一路上所有的辛苦费,都是书院承担。”

    齐盛说完,连忙从怀里摸出一吊钱。

    陈青云的缩回有些僵硬的手,比起他那微不足道的银钱,齐盛的宽裕显得体面而大方些。

    每人两百文分发下去,齐盛私下又补了四百文给两名捕快。

    天一亮,大家各自出发。

    上巳节不算什么大日子,可它在三月三,镇上的集市总是格外地热闹。

    走街串巷的五人很快收集到了具体野郎中的位置,等到汇面的时候,大家哭笑不得地看着对接的位置和人名。

    光是重复的就有二十几个,这也证明了他们所得到的消息,多数是真的。

    除去重复的,陈青云统计了一下,两百一十八个村落,一共有三十二个村落有野郎中。

    而这三十二个村落,靠近清水县城的就有十几个,其余的大部分在大村落,像那种山野里的小山村不过只有一两个。

    歇息,第三天五人再一次分头出发,齐盛去找最远的那两个,陈青云和车夫找大村落里的,而两名捕快找清水县附近的。

    等到晚上的时候,知县衙门汇合。

    春天的时候,乡村里最是热闹。

    田间地里都是劳种的农民,芬芳的桃花里,随处可闻都是清香的气息。

    陈青云一路问着去找那些野郎中,中午的时候,已经找了三个。

    可惜都不是正主,陈青云吃着带来的干饼,偶尔会去乡村里要些井水喝。

    天黑的时候,陈青云只剩下最后的村落了。

    大树村,一共一百二十三户的大村落。

    村里的古榕树很多,遮挡了许多的房屋,再加上一些竹林树影的重叠,刚刚出现在村里的陈青云就听到好几家的犬吠。

    村里出现生人,又是在天黑的时候,大树村的村民们盘算着是谁家的远亲来了?

    陈青云找了最近一家敲门。

    “”的敲门声响起,不一会有一位年约三十的中年汉子开门。

    “你是谁?”

    中年汉子皱着眉头问道,深沉的眼眸带着探究,粗狂的络腮胡看起来蛮横无比。

    陈青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即道:“,我想请问一下你们村的马郎中家住在哪里?”

    “我是邻村的方郎中介绍来的。”

    那汉子闻言,看着陈青云客客气气的样子,这才松开眉头道:“你往前走,左拐第三家便是。”

    “谢谢!”陈青云感激地笑道,随即准备往前。

    那汉子看着陈青云走过去,长袖儒衫,背影清隽,隐隐透着一股书生卷奇的儒雅?

    他疑惑地皱了皱眉,随即把门关上。

    犬吠的声音越来越大,密集得仿佛要包围过来。

    陈青云在竹林里捡了一根棍子,以防万一。

    当他走到左拐第三家的时候,只见马郎中家门口的两条大黑狗立即冲了过来。

    “汪汪”

    激烈的犬吠嚣张无比,陈青云握紧手里的木棍,看着那亮着油灯的房屋喊道:“马郎中,我是邻村方郎中介绍来的。”

    “汪汪”

    两条黑狗不停地在陈青云的身边打转,仿佛准备撕咬。

    陈青云目光凛冽,坚定的步伐再次往前。

    “咯吱”只见那两扇的木门拉开,一个黑瘦的中年男人渡步出来,暗影里,他随意地穿了一件短衫和长裤。

    “方有为那个老东西介绍来的?”马郎中出声道,随即从门槛上走下来。

    宽大的盘子脸上有些暗斑和皱纹,眉峰聚拢,微眯的眼眸透着一丝陌生地打量。

    两条黑狗见主人出来了,摇头晃脑地跑到马郎中的身边。

    陈青云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即扔掉棍子,走上前道:“是的。”

    “进来吧!”马郎中对着陈青云道,将两条狗驱赶远去。

    昏暗的房间里,到处都堆着一些药草,七八个簸箕里都晾着一些棕色药丸。

    “坐吧,你是买药,还是看病?”马郎中出声问道。

    两个人围着黑漆漆的四方形小木桌坐下,马郎中伸手去神龛上拿油灯。

    闪烁的光亮逐渐靠近,只见马郎中手上灰黑色的痕迹在油灯下十分清晰,陈青云瞳孔深了几许,面上却丝毫不显。

    将早就准备好的二十文钱拿出来,陈青云不好意思道:“要劳烦您跟我走一趟了,我是来帮我姑妈请郎中的。”

    “她身体不好有三四年了,县城里的大夫都请了不知道多少回?看不好!”

    “您跟我去的话,不管结果怎么样,回来时我再给您二十文,如果能开方子,另外算!”昨天和今天的读者都很给力,凑足了六个评论。所以三爷履行承诺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