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节妇之名
    “有没有偷学,大厨房里所有人都可以做证!”

    “做了十年掌厨的人,连发面都发不好,除了偷学,我想不出你为什么栽赃我?”

    冷然的李心慧步步紧逼,丝毫不肯示弱。

    “你”

    齐东来眼眸欲裂,愤恨地指着李心慧,那模样像是随时准备跳起来动手。

    所有人怀疑探究的目光直视过来,齐东来心里一抖,额头瞬间布满冷汗。

    “前些日子大厨房的采买一直都是你在下单子,负责采买的婆子和挑夫都是跟你交接的。”

    “我每日在厨房监督你,自然会被你以为是在偷学。”齐东来愤慨不平,仿佛受到冤枉的人是他!

    “那又如何?我有什么动机要对学子们下手?”

    “到是你,等我被赶出大厨房,自然没有人会威胁到你的地位?”李心慧毫不示弱的眸光落在齐东来的脸颊之上。

    只见齐东来鼻青脸肿的面容扭曲着,透出密集的细汗,那一双闪烁的眼眸晦暗低沉,冷戾如霜。

    “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昨天根本没有碰过厨房里的菜肴。”

    齐东来大吼道,眼眸燃起了熊熊火光。

    李心慧冷冷一笑,丝毫不慌地陈述道:“你碰过了,而且是鸡肉。”

    “忘记你教你徒弟如何剁鸡块了吗?所有大厨房里的人都能作证?”

    齐东来彻底慌了,这一次,他忽然发现自己根本拿小没有办法。

    相反,到像是把自己拖进了水里,而他此刻在死命挣扎。

    “众目睽睽之下,不过片刻?我能做什么?”

    齐东来嘶吼,仿佛极力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癫狂的目光透着一股阴狠之意,反观淡然处之,从头到尾语气波澜不惊的李心慧,齐东来早已失态。

    “你也会说众目睽睽之下,我自己做的,我自己尝过。”

    “依照往常,所有在大厨房里的人都会分到一份鸡汤,然而昨天负责炖鸡汤的大壮几次三番被你叫出去,等到最后起锅晚了,大家才没有吃上。”

    “是非曲直,一眼便知。你说再多,你预谋再精细,可你忘记了给我加上了动机二字。”

    “而你所谓的证据确凿,不过是谁都可以参与的栽赃陷害!”

    齐东来彻底被震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盯着李心慧看,这样咄咄逼人的女人,根本不像是一个小?

    她像一位威风凛凛的女将军,踏马而来,高高在上。

    那浑然天成的正气,那丝毫不惧的神态,仿佛他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连在她面前张扬的机会都没有。

    齐夫人深幽的眼眸闪过一丝赞赏和复杂,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女人坚强不屈的一面。

    她那种姿态,就是京中的贵女都不具有她的神采。

    学子们早就被那铿锵的口吻和坚韧挺拔的身姿给震撼了,他们的手掌不自觉地合十,发出了激烈的掌声。

    眼前这位陈娘子,不能用一位来形容她的身份,她像是菩萨净瓶里的柳条,虽然细小,然而却极富力量。

    谢明坤的眼眸不知不觉深了几许,此时此刻,他忽然想看陈青云的神态。

    然而,当他的目光转了一圈,没有找到陈青云的时候,一层担忧浮上了他的眼眸。

    “我没有做过,你休要污蔑我!”齐东来心慌地喊了一句,他看着周围审视的目光,仿佛已经看透了他惶恐不安的内心。

    那种锋芒刺骨的感觉,让他身体僵硬,口齿也渐渐变得麻木。

    “你有没有做过?天知地知,你知!”李心慧退到齐夫人的身边,磕下眼眸,收敛讥讽的神色。

    她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没有害学子们的动机。

    然而,齐东来有,因为她威胁到了他的地位!

    此时揭发齐东来,他还有一个大壮可以顶罪,就算是逐出书院,他也会卷土重来。

    跟人渣结怨,最好的办法便是彻底将他变成渣渣。

    看着李心慧站到自己的身边,齐夫人瞬间觉得自己才是最威风那一个,而心慧则是她的左膀右臂。

    凌厉的眼眸闪过一丝精光,齐夫人对着齐东来道:“是与不是书院都会查清楚的,这几天你就带着你徒弟在长工房里待着,哪里都不许去!”

    齐东来知晓齐夫人是想他,可比起在众人刺探深究的目光下,他更急需好好冷静思量一番。

    横竖没有证据,最多将他赶出书院。

    想到这里,齐东来便冷哼一声,一瘸一拐地走出去。

    柳夫人对李心慧的凛冽姿态很是欣赏,她出自江南镖行,自幼带着一股匪气。

    在她看来,李心慧这种英姿勃发的神态便是她年轻时所特有的匪气。

    赞赏地看了一眼李心慧,柳夫人了然道:“你说得很对,这书院之中聪明的人比比皆是。”

    “可我们这些学子亲眷也不傻,以后大厨房的吃食便由交你亲自掌勺!”

    李心慧闻言,笑了笑道:“乐意至极!”

    “嗷呜,好哎!”众学子欢呼,欣喜异常。

    “呵呵,不过还是得有人试菜啊,齐夫人你说是不是?”

    柳夫人看着露齿而笑的儿子,转头看向齐夫人,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对视,传达一抹深意。

    齐夫人点头称是,她知道柳夫人担心什么?只要齐东来还在书院里,那么隐患必然就在。

    可就算将齐东来逐出去,书院也未必安宁。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个人永远都蹦跶不起来。

    “我得问柳夫人借余大夫坐镇书院呢,过几天必定备礼送他回去!”

    柳夫人知晓齐夫人的深意,当即点了点头,吩咐一旁的余大夫暂时留在书院。

    学子亲眷们来得急,去得快,还没有到早膳呢,看热闹的老百姓们便议论纷纷。

    “据说云鹤书院厨房里的大师傅妒忌新来的厨娘,故意惹出是非?”

    “嘿嘿,据说那位厨娘厨艺了得,吃过的人全都口齿留香!”

    “听说不仅是厨艺了得,人还长得周正,只不过人家点了宫砂的,死心守寡,算得上是位节妇了!”

    因为学子亲眷的有意相帮,不到下午,李心慧的节妇之名便处处开花,博得了一致的赞扬。

    然而这些对于李心慧来说,都不最重要的。

    当她得知陈青云带着人去乡下找野郎中时,那颗坚硬的心脏忽然下来,隐隐升起一丝氤氲的温度。亲们放心,这个文有存稿,后面一定会加更的。目前推荐中,只要每日有五个小伙伴留言,三爷必定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