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冷冷对峙
    柳成元表示,这个时候他一定得站在他娘的这边。

    万万不能流露出让他娘以为他有多在乎这个陈娘子?

    “咳咳,如果娘亲愿意每日多给孩儿一些银钱,让孩儿在外面吃的话,孩儿是无所谓的。”

    柳夫人看着柳成元紧绷着脸的样子,当即好笑道:“你就别装了,这个陈娘子的手艺比名膳楼的厨子都还好。”

    “算了,让书院每日安排人试菜!”

    柳夫人松口,其实她也隐隐察觉这一次的事情有些蹊跷。

    大清早的,整个定南府城都传遍了,说是云鹤书院的有个美艳的小勾得学子们神魂颠倒,学子们吃了她做的饭菜后腹泻不止,然而却没有人公然讨伐?

    “你过来!”

    柳夫人对着李心慧招了招手,目光带着打量。

    齐夫人暗暗给了李心慧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她上前去。

    “柳夫人好!”李心慧行了半礼,站在一旁。

    浅蓝色的坎肩夹袄,烟灰色的素雅襦裙。身姿犹如春柳抽条,面容如水仙初开,那清透明亮的眼眸从容淡然,无声地透出一股坚韧不屈的气场!

    柳夫人挑了挑眉,探究道:“你认识我?”

    李心慧点了点头,目光扫向柳成元道:“我家小叔跟柳公子乃是同窗。”

    柳夫人回头看了一眼面色不变的儿子,随即道:“你守寡多久了?”

    “一年有余!”

    “可有孩子?”

    “我守的是望门之寡!”

    李心慧从容淡定,丝毫不弱于柳夫人的气场震慑了众人。

    柳夫人看着李心慧小小年纪气质不俗,一双黑亮的眼眸清透淡然,仿佛守寡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丝毫的影响。

    “书院人多嘴杂,你就不怕流言蜚语?”

    柳夫人审视着李心慧,仿佛想要看透她的伪装。

    然而李心慧却无所畏惧地笑道:“望门之寡,不惧人言!”

    李心慧的底气和自信感染了柳夫人,她有些意外于一个的明朗和坚韧。

    “你可知今日定南府城到处都是你的闲言碎语,学子,所做吃食不干不净!”

    “切”学子们听到这种不实传言,全都愤恨不满。

    柳夫人扫了一眼众学子,然后又将目光落在李心慧的身上。

    “传言与我何干,偌大的定南府城,总不会日日围绕着我这个在转?”

    “在乡下时,我早已点上宫砂以正清名。再说,这世间会欺负孤寡的,便不算是人!”

    “说得好!”

    齐夫人带头鼓掌,众学子见状,激情澎湃地连忙鼓掌。

    那些市井长舌妇和地痞,以欺负孤寡为乐的,确实不算是人。

    柳夫人意外地看着李心慧,她总觉得这个小的身上有刺,而且很锋利。

    “呵呵,陈娘子不用借机颠倒黑白,昨做的鸡汤确实让众学子感到不适。”

    一瘸一拐的齐东来走了进来,端着一碗冰冷的鸡肉,老远的,他那阴狠的目光便落在了李心慧的身上。

    齐夫人皱了皱眉,呵斥齐东来道:“你到是喜欢争锋相对,怎么?就见不得陈娘子好?”

    齐东来闻言,冷笑道:“怎么会?总的要让学子亲眷们知道,昨天的鸡汤到底有没有问题?”

    “不知道齐师傅这碗鸡肉是昨天我做的,还是今天您做的?”

    李心慧出声问道,目光落在齐东来端着的大碗上。

    齐东来闻言,讥讽的目光带着明晃晃的恨意道:“自然是昨天你做的!”

    “哦,既然是我做的,难不成齐师傅一早就知道这鸡汤有问题,所以留到现在才拿出来作证?”

    “呵呵”

    几位学子忍不住轻笑出声,齐东来脸色涨红,用力地捏着大碗。

    “鸡汤起锅太晚,我准备吃的时候就听到学子们上吐下泻。”

    “昨晚我本来准备给院长查验的,谁知道”

    齐东来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齐夫人。

    齐夫人忍不住冷笑,她知道齐东来是准备撕破脸皮了。

    “牵狗来?”

    齐东来对着外面等着的大壮和长康道。

    两个徒弟磨磨蹭蹭地带着两只狗进来,黄色的土狗有二十斤左右,瘦骨嶙峋的,看起来像疯狗一样。

    学子亲眷们连连往后退去,只见齐东来将鸡汤和鸡肉分开。

    两条狗同时吃下鸡汤和鸡肉。

    结果吃下鸡肉的黄狗当即呕吐,全身抽搐。

    而吃下鸡汤的黄狗上吐下泻,全身无力地趴在地上抽搐。

    “嘶太恐怖了!”

    “儿啊,昨天你真的这样吗?”

    “天啊,这分明就是毒啊?”

    学子亲眷们担忧又后怕的声音响起,齐东来冷冷地打量着李心慧,仿佛已经看到了她的结局。

    李心慧看着因为抽搐的两条黄狗,恶心奇臭的味道来袭,众人连忙奔出食堂。

    齐夫人带着李心慧走到后面,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别怕,大不了咱在小厨房做!”

    齐夫人更喜欢让李心慧待在小厨房,只不过这污名如果洗不干净,以后再想洗干净就难了。

    李心慧知道齐夫人在安她的心,当即回笑道:“不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呵呵,好!”

    “咱们不怕!”

    齐夫人笑了笑,觉得心里踏实多了。

    食堂的外院,所有学子觉得再多的解释都显得苍白。

    而所有学子亲眷都抱有怀疑的态度。

    齐东来让大壮和长康把狗拖下去,冷冷地嘲讽道:“怎么样,陈娘子没有话说了吧?”

    “如果再让你继续待在小厨房,只怕下一次不知道学子们还有没有命在了?”

    李心慧根本不惧齐东来的挑衅,只见她往前一步,挺直的背脊透出一股坚不可摧的气势来。

    “齐师傅何必危言耸听,自从我书院起,从未踏出过书院一步。”

    “鸡是你买的,笋是你买的,就连油盐酱醋都是你提供给我的。”

    “你嫉妒我的手艺,偷学不成便想陷害,你以为你瞒得了所有人?你不要忘记了,在这书院之中,比你聪明的比比皆是。”

    李心慧的嘴角流出一丝冷笑,那充满鄙夷的目光更是透出了不屑。

    众学子一时间议论纷纷,齐东来见好不容易扭转的局面被小几句话给带过去,当下紧张道:“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我都做了十年的掌厨,怎么可能偷学你的手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