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漂亮的翻身仗
    几位有身份的学子亲眷派了下人前去查看,不一会,暗中告知厨房有肉有鱼。

    柳成元都忍不住冷笑,齐东来这块老骨头,果然难啃。

    “齐院长,不论如何,齐东来也好,那位不露面的陈娘子也罢?”

    “我们这群学子亲眷都不会允许他们待在书院后厨,所以您看”

    柳夫人冷硬道,藐视的目光扫了齐东来一眼,仿佛在看沾满屎臭味的恶狗。

    齐瀚闻言,笑呵呵地道:“也行,不过”

    “不过什么?”柳夫人的声音有些动怒,她以为明白事理的齐院长会站在她那边。

    结果齐瀚却对着众学子道:“你们今日这么一闹,你们师母知晓你们没有吃早膳,便让人在小厨房做了早膳!”

    “现在只怕都送去食堂了,你们先带着亲眷去吃,等到吃饱了,谁走谁留都好说!”

    齐瀚充满暗示意味的话让众学子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就连情绪低落的柳成元都忍不住了嘴。

    他就说老师不会这么容易妥协的!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众多学子亲眷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众学子连拖带拽地带到了食堂。

    一早得到齐瀚传话的李心慧知道,今天这一仗,真功夫才是说话的本钱。

    所以在众学子给她打掩护的时候,她便带着齐夫人给她的人手,在小厨房里做着有史以来最隆重的大锅饭。

    因为时间紧迫,而且人员众多。

    李心慧不得不使出拿手卤味,将秘制的卤汁调好,然而将煨得浓稠的高汤慢慢炖着洋芋,鸡蛋,豆腐,以及排骨和鸡块等等。

    齐夫人知道学子们必然会大闹,一早就准备了许许多多的食材,虽然鲜虾和肥鱼不适合卤味,李心慧还是手脚麻利地做了盐水虾以及鱼香煲。

    早晨适合清淡的口味,李心慧还用各色粗粮做了五色粥。

    当学子们饿了一早上,喝着养胃的五色粥,再加上提神醒脑的卤味,营养丰富的鲜虾,以及香气扑鼻的鱼香煲,那喟叹舒服的感觉,像是整个人飘在云端,哪里还有什么不满的怒气和怨气?

    齐东来在食堂的廊道里站着,不敢置信地看着纷纷称赞的学子亲眷,一时间仿佛天昏地暗。

    “怎么样?老远都能闻着香味了!”

    “论起食物的养生之道,你还差得很远。陈娘子是夫人亲自去接来的人,就算她不在大厨房,也会在小厨房!”

    齐东来的背脊忽然绷得僵直,他低着头,慢慢转身。

    只见云淡风轻的齐瀚就站在他的身后,仿佛来了许久,只不过他一直没有察觉。

    齐东来的眼眸闪烁着,握着的拳头紧了紧,不甘心地垂首道:“小的也不是容不下陈娘子,等这件事过去以后,院长将她调回来便是!”

    齐瀚闻言,深幽的眼眸落在齐东来狼狈的身影上。

    齐东来是想求和,然而

    摇了摇头,齐瀚点明道:“只怕不是你容不下她,而是她容不下你了!”

    看着学子亲眷频频点头,满意至极的目光,齐瀚知道,这位侄媳妇的翻身仗打得很漂亮。

    让空有阴谋诡计而丝毫不知进取的齐东来跌了一个大跟头。

    看起齐瀚远去的背影,齐东来握紧的拳头青筋凸起。

    阴翳的目光折射出恶毒的冷意,齐东来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他如果留不了的话,怎么也要把小弄出去。

    食堂里,大家都吃得很饱了。

    可那的目光还一直盯着各种吃食不放。

    “都吃饱了没有啊,没有的话,来点点心!”齐夫人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来,而李心慧自然而然地跟在了她的身边。

    一股酥香芝麻的味道涌入,众人不自觉地吸了吸鼻子,原本愉悦的眼眸更显透亮。

    只见齐夫人方方地让人撩开带来的几个托盘,一个个小巧可爱的芝麻团子炸开小嘴一样的缝隙,引诱众人一探究竟。

    “这是什么点心,好精致,好逗趣!”

    柳夫人问道,吃得意犹未尽的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小团子。

    “呵呵,我侄媳妇说,叫鲜酥开口笑呢!”

    齐夫人对翠环使了个眼色,翠环当即给柳夫人盛了一盘。

    众人见了,连忙争相索要。

    不一会,满满当当地小团子就被分食干净。

    齐夫人看着一众吃货惊叹的样子,当即牵着李心慧的手道:“诸位学子亲眷,刚刚你们吃的所有吃食,都是我这位侄媳妇陈娘子所做,包括昨日学子们所食用的晚膳。”

    “不论是昨天吃的,还是今天吃的,我这位侄媳妇都是自己先尝过的。可惜她不好意思吃太多,所以让学子们昨天受苦了。”

    “她很不好意思,今天说是要给大家赔罪,我寻思着是我带她进书院的,也是我安排她去大厨房的,这件事要怪得怪我。”

    “所以,我今天就是跟各位学子以及各位学子亲眷们说一声,以后我这侄媳妇便只在北苑的小厨房做菜,只管我齐家的吃食,书院会另外聘请厨子,一定不会让各位再吃她或者齐东来做的饭菜了。”

    齐夫人说完,下面瞬间议论纷纷。

    众多学子亲眷一开始还不明白,这会就算不明白,也明白了。

    怪不得自家孩子怎么说都不听,感情这位陈娘子做的菜肴跟那个齐东来的比简直天差地别。

    而且连院长夫人都吃她做的,可见她做的吃食没有什么问题。

    昨天那个,也许就是意外?但也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搞鬼?

    “师母,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吃了陈娘子的菜,我们上课也不打瞌睡了,精神也好了。”

    “昨天的事情根本不怪陈娘子,您都说了,她也吃了。更何况昨天许多学子都没有事,许是我们常年膳食不均,虚不受补罢了!”

    张华委屈地出声,他爱死了这一道道出乎意料的菜肴,每一次都带给他们无限的惊喜。

    如果以后吃不到陈娘子做的菜,他们一定会生不如死的。

    “对啊,对啊,师母可怜可怜我们吧!”

    “劳请师母高抬贵手,让陈娘子继续给我们做菜吧!”

    “就是啊,求您了,师母!”

    众学子央求的声音震耳欲聋,学子亲眷们面容纷纷变色。

    谁也不愿意看着自家孩子如此低声下气,而且还是想要一个厨娘?

    学子亲眷们不约而同地开始松动了,连一向坚定的柳夫人都忍不住看向儿子我还能说点啥?你们都不理我,就让本作者自艾自怜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